近日,一个名为“中郡县域经济研究所”的机构在各大媒体公布第十一届“全国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百强县(市)”“中国中部百强县(市)”“中国西部百强县(市)”等评比榜单,其中竟出现17个国家级贫困县,引发公众的关注和质疑。经记者调查,“中郡县域经济研究所”是北京一家注册资本仅10万元的普通公司。(《京华时报》2011年10月11日) 详细内容>>>

“贫困县”成“百强县”,如此怪胎?
 
>>社团敛财乱 奖牌“满天飞”
 

记者调查发现,以敛财为目的的社团组织往往有几个招数:   

一是虚张声势,夸大宣传。动辄以“全国”“中华”的名义搞活动,如“共和国脊梁”;二是狐假虎威,偷梁换柱,拉拢一些权威机构作为合作方,甚至直接盗用这些组织的名义;三是境外注册,境内活动;四是公开或变相收费;五是利用手中资源“强行”收费。如中国电子商会利用其旗下“315消费电子投诉网”约谈被投诉企业收取费用,“无故不接受约谈的,将联合工商、质检、工信系统及媒体等进行查处曝光”。 [详细内容]


>>“贫百强”是怎样的一个怪胎
  既是可怜兮兮的“国家级贫困县”,同时又是响当当的“全国百强县”。为何这两个看似水火不容的身份,竟然实现了神奇的“合体”,并且这样的地方还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大群呢?面对“贫百强”这个无与伦比的怪胎,或许有人会赞叹“这是一个奇迹”。实际上,只要略谙中国国情者对此都不会感到太多的意外。 [详细内容]
 
>>贫困县花钱买“百强县”,不仅为荣誉
 

“贫困县”花钱买“百强县”,除了这些地方的党政领导没有树立正确的政绩观外,与一些地方的考核体系不科学、一些媒体的推波助澜、一些民间机构的见钱眼开也有很大关系。“全国百强县”评比之所以很多地方都趋之若鹜,是因为国家统计局在2007年以前曾主持发布过“全国县市社会经济综合指数前100名评比”(简称“全国百强县评比”)。

虽然这个评比2007年以后取消了,但“全国百强县”的称号对一个地方的党政领导来说,还是一块非常诱人的“大饼”,因此,当山寨版的评比机构出现后,很多地方不惜花大钱想方设法去争取似乎也就顺理成章了,出现“贫困县”变“百强县”的新闻也就是迟早的事了。[详细内容]

 
>>网友热议:“魔术”露破绽,既用错了道具又不够资质
 

这个名为“中郡县域经济研究所”的机构,能让贫困县跻身“百强县”,有点类似于“魔术”手法,上演的是一场“古彩戏法”。

“中郡县域经济研究所”把贫困县变成“百强县”的“戏法”,之所以出现了破绽,首先是用错了道具。把一个年度财政收入只有4.3亿元,支出却要25亿元的“国贫县”,变成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百强县,要盖住“一些村民的土墙房在秋雨冲刷下,有的已经出现垮塌,有的积水、漏水严重”的烂摊子,就不是“毯子身上盖一盖”能做到的。

[详细内容]

“百强县”榜单是谁下的“蛋”
>>谁给小公司评比“国家百强县”的权力?
 

谁有权评选“国家百强县”?毫无疑问,只有国家有关部门、国家级研究机构在国务院的授权下,才有资格评选“国家百强县”。事实也是如此。从1991年开始,国家统计局主持发布“全国县市社会经济综合指数前100名评比”,简称“全国百强县评比”,但2007年该评比已经中止。

中郡所则采取鱼目混珠、抽梁换柱的手法,在国家统计局中止评比后它接着评。同时,多次召开研讨会、发布会,邀请各地的众多官员、权威专家到场,以增加“百强县评比”的迷惑性,使很多人误认为是政府主办的严肃评比而受骗上当。 [详细信息]

>>小公司何以玩转“百强县”评比
 
  所谓排行榜,就是对某一专业领域进行系统全面的横向比较,在采集大量信息的基础上进行筛选、比对,从而发布比较权威的综合排位信息。毫无疑问,这需要庞大的人力物力以及技术力量为支撑,所有这些工作,显然是一家注册资本仅10万元的小公司所不能承受之重。那么,一家小小的公司何以玩转“百强县”? [详细内容]
 
>>“百强县”榜单是谁下的“蛋”
 

 从表面上看,“百强县”榜单是“中郡县域经济研究所”下的“蛋”,但实际上,“百强县”榜单也是不合理的官员考核指标和选拔方式下的“蛋”。什么时候我们的地方政府从花钱买虚荣,转变成为让公众来评比、评议政府,“百强县”或许才能真正进入到执政为民的轨道。

网友
“国贫县”成“百强县”,谁人落泪谁人欢?
隐私何以成为争夺地盘的工具?
http://img.dahe.cn/2011/10-12/100884041.gif
>>全国百强梦空醒,铜臭斑斑难附强
 

又一出“双赢”的好戏,“中郡所”借此契机大肆敛财,地方县领导贪图政绩,“全国百强”的帽子花点钱就能戴上,自然不推脱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各取所需,说来也无可厚非,只是这般充满文革遗风的“大跃进”最终伤害的还是贫苦百姓。作为国贫县的居民,本可享受一些财政上的补助,被升级为百强县的“先富一代”之后,不仅没有了相关优惠政策的照顾,还要多缴税金,地方领导这是赤裸裸地将自己的幸福建立在百姓的痛苦之上。[详细内容]

 
>>“国贫县”成“百强县”,谁人落泪谁人欢
 
教训再次告诫我们,必要的评比达标应该有的,否则工作和建设就没有标杆榜样,失去了先进导向。但是,过多过滥、没有多少效益的评比达标,则是绝对不可以有的,必须坚决叫停。该有的要限制,不该有的决不能有,否则后患无穷。实践反复验证,无论是什么样的评比达标活动,只要一沾染上铜臭味,成为创收的工具,成为地方官的政绩,就会迅速霉变腐烂,严重败坏党风、政风和社会风气。 [详细内容]
 
 
 
熊传东

熊传东,《决策与信息》杂志社总编助理。多家知名网站评论员和特约评论员,多家知名网站“十大优秀评论员”。三十未立又未稳,来自“九头鸟”之称的湖北恩施土家山寨,既逊于“九头鸟”的智慧与傲慢,更贫于“九头鸟”的神勇与强悍。行走的文化,指点的江山。大学读的是法学,却偏爱上了新闻,特别是钟爱写新闻时评、热点冷评、焦点热评、难点快评、世态观察等文章。先后在《人民日报》、《人民论坛》、求是理论网、理论网、新华网、光明网、中国经济网、中国日报网和本网等报刊网站发表近千篇新闻及评论文章。

 

熊传东代表作品

·网友熊传东:2011年,作者网友与大河同行
·卢展工“五个第一”给力河南给力媒体!
·春晚“叫春”为何如此悲壮?
·联合国当立法留学生“常回国看看”
·“何平九论”给力中原给力1亿人
·卢展工高赞“我爸是共产党员”!
·卢展工带头“做好两件事”开创务实新风
·“贫百强”是怎样的一个怪胎
·贫困县花钱买“百强县”,不仅为荣誉
·“魔术”露破绽,既用错了道具又不够资质
·谁给小公司评比“国家百强县”的权力?
·“百强县”榜单是谁下的“蛋”
·“国贫县”成“百强县”,谁人落泪谁人欢
·全国百强梦空醒,铜臭斑斑难附强
你认为“中郡县域经济研究所”什么性质?
真正评选机构
盈利性质的
不发表意见

 
你怎么看待这样的行为?
这明显是机构盈利的行为。
这个事件无法判断。
支持中郡县域经济研究所。
保留意见。
往期回顾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