遏制突击花钱,需各方发力
 

年末的一个月中,各级政府在2007年花掉1.2万亿元,2008年花掉1.5万亿元,2009年花掉2万亿元。而今年,财政部门不得不在余下的近两个月中确定超过3.5万亿财政资金的去向。“突击花预算”是各个部门、各个单位普遍存在的现象,缘起于中国曾长期实行的“基数预算”。比如:一个单位去年的预算是100万元,但是只花了80万元,节约下来的20万元不仅全部上缴,而且第二年的预算会因此被削减为80万元。在中国的各级政府机关,对预算经费的节约不仅没好处,而且还会吃亏。这是一种错误的引导:不花钱,你就是蠢材!

网友互动郑州市政工程警惕年底突击花钱
  转播到腾讯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年底突击花钱的“潮声”哗哗袭来
年底突击花钱的“潮声”哗哗袭来

中国现状:突击花钱是“预算执行的需要”

在政府每年“突击花钱”的众多“败家”行为中,还有很多荒诞的故事,“突击花钱”其实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据财政部相关负责人介绍,从历年预算执行情况看,财政支出进度均呈“前低后高”走势:一季度各月支出进度较慢,二、三季度逐步回升,第四季度则进一步加快。   

这些多是普通人的只言片语。时至年底,广州网友“音乐虫子”突然发现,家门口被修路搞得“灰沙飞扬,路面坑坑洼洼”,可仔细看看,整个工程只不过是“把旧砖挖出来,又运了一些新砖回来铺上”。每个人似乎都能讲出几个发生在自己身边的、类似的小故事。一名税务局的公务员抱怨年底买发票的人太多,因为“太多工作项目集中在年底开展”;一个网友编出了打油诗:“年初预算足,年底突击花……” 【详细

原因探究:对单位领导而言,“不花钱,就是蠢材”

 在过去的很长时间里,中国一直实行传统的“基数预算”。在这种模式下,每一年的预算决策都是在上一年拨款的基础上增加一定的数额,并且结余全部上缴。   叶青举例说,一个单位去年预算是100万元,但是只花了80万元,节约下来的20万元不仅全部上缴,而且第二年的预算会因此被削减为80万元。   

“节约不仅没好处,而且还吃亏。”叶青说,“这是最大的问题。”他和其他财税学者大力提倡的,是另一种模式的“零基预算”:每年的预算都从零开始,不考虑上一年的金额。 

不过,在持续十余年的政府预算改革中,“人们还是习惯上会把上一年预算花销的数额变成下一年的金额”。发展理念也是一些问题的来源。广州地铁2号线实际花销比原本预算节约了18个亿,可负责人卢光霖不仅没得到奖励,反而因为“钱没花完、绩效不好”挨了批评。“我花钱有结余,你还来怪我,这是逼着我大手大脚花钱。”卢光霖说,“这是一种错误的引导:不花钱,你就是蠢材!” 【详细

 
 
 

人们曾寄希望于修改中的《预算法》。这部被财税法专家评价为“重要性仅次于宪法”的法律,从2005年起便进入修改程序,但直到今天,仍然没有最后通过施行。各方博弈是主因。专家透露,2010年的《预算法》修改稿与1997年的版本相比,不仅没有进步,反而在一些地方退步了。如今,最新的消息总算带给人们一些希望。11月1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并原则通过了《预算法修正案(草案)》。其中一项基本原则是:收入和支出都被纳入预算的范围内,各级预算向社会公开。不过,在此之前,人们首先要面临的,仍然是已经拉开帷幕的年底“突击花钱”乱象。江曾培记录下了这段对话,并评论道:“我仿佛听到了年底突击花钱的‘潮声’哗哗而来。”

 
 
 

熊传东,《决策与信息》杂志社总编助理。多家知名网站评论员和特约评论员,多家知名网站“十大优秀评论员”。三十未立又未稳,来自“九头鸟”之称的湖北恩施土家山寨,既逊于“九头鸟”的智慧与傲慢,更贫于“九头鸟”的神勇与强悍。行走的文化,指点的江山。大学读的是法学,却偏爱上了新闻,特别是钟爱写新闻时评、热点冷评、焦点热评、难点快评、世态观察等文章。先后在《人民日报》、《人民论坛》、求是理论网、理论网、新华网、光明网、中国经济网、中国日报网和本网等报刊网站发表近千篇新闻及评论文章。

熊传东代表作品

·网友熊传东:2011年,作者网友与大河同行
·卢展工“五个第一”给力河南给力媒体!
·联合国当立法留学生“常回国看看”
·春晚“叫春”为何如此悲壮?
遏制政府部门年终“突击花钱”刻不容缓

年底“突击花钱”的悖论

出现诸如此类的“败家”行径,自然有财政预算制度不合理的原因。只有把这种预算的“负激励”效应彻底扭转成“正激励”效应,加强预算的合理性和科学性,挤干财政资金预算中的“水分”,“突击花钱”、“花完预算”的现象才能真正得到遏制。

在遏制“天价采购”方面,西安市的做法可供借鉴。通过电子化政府采购平台,两个以上品牌、多个供应商先通过“网上大卖场”电子竞价,再变专家评标为专家验货,政府与中标供应商签订合同,财政局再支付相应款项,由此实现降低价格、节约财政资金的目的。【详细

年底“突击花钱”的祸根

有鉴于政府采购腐败和突击花钱年年如此,有识之士连年呼吁修改《预算法》对政府采购实施严厉监管,并对“突击花钱”予以追责。然而《预算法》的修订却一向慢吞吞,呈“太监急而皇帝不急”状。其实,就算修订了《预算法》,政府采购过程的挥霍无度和年底“突击花钱”也不可能有根本的改观。   

因为问题不只在监督和处罚跟不上,而在于政府预算自己制订、自行拨付、自主花钱、自我监督的“四自财政体制”已提前埋下了挥霍浪费的种子,铸就了年底“突击花钱”的祸根。这才是问题的根本所在!【详细

年底突击花钱不只是浪费问题

在“年底突击花钱”的背后,牵涉的不只是作风不正,抑或腐败浪费。财政支出的不合理,还与政府的绩效目标紧密相关。纳税人的钱没能花在刀刃上,各级政府制定的各类目标又如何真正实现呢?在这个意义上,审视“年底突击花钱”现象,必须结合各类制度改良。   

“年底突击花钱”的一再出现,跟预算制度的负激励,跟预算执行管理的不到位,跟预算支出责任缺少有效担当等,都有关系。在此背景下,既要改变预算制度的负激励,也要完善预算支出责任制度,引入绩效理念,更要透明公共支出,确保预算执行的公开。【详细

 
如何让“年底突击”花钱退出舞台?

“突击花钱”就像冬天的一把火

 “突击花钱”之病持续多年,随着财政收入快速增长,病症也日趋严重。说起来,解决办法也并不复杂,无非是改革预算制度,采用“零基预算”,将下一年度预算和上一年度所用资金脱钩;加大监督力度,削减浪费财政资金的政府部门预算。这与现行《预算法》并不矛盾,因其规定的是“编制预算应参考上一年度执行情况和本年度收支预测”。   

“突击花钱”就像冬天里的一把火,燃烧着你我纳税人的血汗钱——每人两千多块。如果人们再像往常那样,只是临近年终才关注这一病状,一过年便将其抛在脑后,那这个病怕还是会继续发作。要想拧紧年终“突击花钱”的水龙头,我们不能只指望财政部的禁令,或坐等政府关门修改《预算法》,而是要通过公民行动,呼吁人大尽快改变预算审批办法。不改变,不罢休。【详细

遏制“突击花钱”需打好监管“协同战”

表面上看,年底“突击花钱”似乎是各级政府机关钱多了花不完,才导致各地上演“突击”闹剧;实际上,却并非是钱多钱少的问题,而是不合理的财政预算编制“发病”的一种表现。

如果将预算、财政、审计、监督等多个部门进行整合,一方面加强预算体制的改善,使预算趋于更科学、合理,另一方面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集中“发力”,使遏制“突击花钱”成为“一条龙”监管,再将具体预算、费用开销的“帐本”及时进行公开,让人大和公众都有充分的监督权,如此一来,别说政府花钱难以出现“突击”,恐怕连日常的开销都可纳入监管之中。从这个角度看,只要打好监管“协同战”,遏制的就不仅仅是年底“突击花钱”,还将对治理包括“三公经费”在内的政府花费问题具有积极的借鉴意义。【详细

遏制年底突击花钱需人大发力

 “年底突击花钱”之所以年年如是,固然有人大会议时间滞后导致资金延后支出的原因,但最根本的原因无非两个方面:一是预算的软约束。预算编制不够细致,非但不能像香港那样细致到桌椅板凳,有些“其他”项目甚至粗放到千万元,这无疑给相关部门使用预算资金留下了巨大的随意空间。换言之,财政预算资金安排过于宽松,本身就是非年底突击不能花完。   

二是决算的软约束。审核政府决算对于资金使用效率没有一个严格的考核,不关注花钱的质量,只关注花钱的数量,并以之作为下年预算编制的参考。【详细

有缺陷的制度是造成年底突击花钱的制度之源。不从制度改革入手,仅凭年底发通知,无济于事,当务之急,是赶快修改预算法及其相关制度,从制度上遏制年底突击花钱的顽症。因此,对年底突击花钱者,要依法依纪作出严肃处理,直至追究刑责。还有,把花不完的钱,通过人大的法律程序,用于民生工程,用于扶贫助困,给困难群体发“红包” ……如是,年底“突击花钱”才可能退出舞台。(本期责编:莫韶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