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聚焦河南正文

地下炒金公司关门也能“躺着挣钱” 处无监管状态

2012年05月24日08:33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4月底还在拉客户,5月初已人去楼空

  □策划闫广道

  首席记者孙斌实习生章冠博文图

  核心提示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托尔斯泰的这句名言众所周知。如今,这句名言对于众多炒金者而言,应叫做:幸福的家庭各有各的幸福,不幸的家庭都是相似的——蒙受巨大经济损失,精神受到极大摧残。

  “摧残”人的手人人可看得见抓得住,可为什么炒金公司就天不怕地不怕呢?

  【现状】

  “几乎一天倒闭一家炒金公司”

  位于郑州经三路思达数码大厦16层的郑州市光大世纪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是该大厦9层天津日鑫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交易所138号会员)河南地区总居间商。4月初至4月25日,这家居间商的业务员小张和“六月青枣”(QQ名),不断电话邀请记者到公司炒金。5月7日,记者应约前去签订炒金协议时,上述两家公司已人去楼空。

  光大世纪在网上发布的《公告》,将其关门之前的大招商讽刺地定格:“现在因为业务发展的需要,特诚招全国省市代理加盟商……我们承诺,定会以业内最高的返佣比例和最好的后期服务,支持分公司和代理商的工作!”

  小张和“六月青枣”一样,两个小姑娘还未等到青枣到六月发育好,便和公司一起消失,不再为客户提供“最好的后期服务”。记者拨打光大世纪公司客服电话和相关业务员的手机,要么停机,要么不接电话。

  记者与其上家“日鑫客服”取得联系。客服说,“因股东调整及内部装修,故公司搬迁至原注册地天津”,并称不知道光大世纪的情况。

  思达数码大厦物业人员说,这两家公司像是商量好的,是在“五一”期间关门走人的。记者在思达数码大厦16层和9层发现,所谓“内部装修”并不存在。

  5月15日,记者前往郑州农业路省汇中心大厦、紫荆山路金城国贸回访发现,3月份还在招商的数家炒金公司,也已蒸发。

  “郑州几乎一天倒闭一家居间商(即炒金公司)。”面对记者对炒金公司迅速蒸发的不解,两家炒金公司客户经理竟说出了一模一样的话,“炒金公司关关停停太正常了。”

  【赚钱】

  地下炒金公司“倒闭”后也能“躺着挣钱”

  记者糊涂了:既然这么多居间商快速倒闭,为什么仍有居间商飞蛾投火般拥入这个行业?郑州文化路一家居间商经理,道出了行业秘密。

  该经理说,只要有客户,炒金公司就能赚大钱,正因为太挣钱,不少公司纷纷加入其中。炒金公司倒闭原因有二。一是拉不来客户就赔钱,只好关门走人,二是招到客户后也快速关门。后者倒闭,是为了攫取更大的利润——居间商关门后,其上家会员的交易平台还在,投资者炒金炒银并没有受到影响。可投资者不知道的是,虽然炒金公司关门了,但投资者每交易一手,发生的交易费、点差费、过夜费、交货费、提货费等等的返佣,会员按合同还必须划到炒金公司的账户上。炒金公司“倒闭”了,房租、水电费、物业费不用再交,员工开支也不用支付了,完全可以“躺着挣钱”。

  郑州经三路某炒金公司的经理张莹(化名)说,如果挣到钱的居间商还有“雅兴”,在A城“蒸发”后,再到B城另起炉灶如法炮制,再招居间商和有人脉的业务员,承诺高返佣、高薪,等他们招到一定规模的投资者后,再快速“闪人”。居间商快速“倒闭”,缘于暴利的驱使和公司过于压缩成本的需要,一些人看出了这条发财捷径,越来越放肆。

  招多少投资者和资金就不赔钱了呢?数家炒金平台及居间商表示,做外盘有3~5个有效客户,入金总额达到1万美金即可。

  【噩梦】

  亲戚朋友都受害,整天背着良心债

  炒金公司倒闭,交易平台仍存在的,对投资者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因为,他们还可以继续在“黄金大道”上做着一夜暴富梦。而对那些随公司倒闭、交易平台也关闭的投资者来说,则连梦也没了。

  郑州的李先生,原是河南广兴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的客户经理。2009年12月初,他看到该公司的“公司为有梦想的人提供合法可靠的平台,月薪十万绝对不是梦想”的广告,应聘当上了客户经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一脸悲愤:他和近20名经理怀揣月薪十万元之梦,按培训内容,像传销一样四处给亲朋好友打“炒金理财”的电话。每天,经理们或代客户操作,或指挥客户频繁买进卖出尽快获益,一晚上交易四五次为常态。可他们不知,每次产生交易,公司都要收取交易手续费400元。还没有等大家醒过来,公司法定代表人和高层卷钱后人间“蒸发”,亲戚朋友炒金的上百万元无处可讨,整天背着良心债东躲西藏。

  去年8月上旬,安阳中金黄金交易服务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李文红去向不明,业务员帮客户存完钱后给公司打电话,才发现联系不到李文红和财务科负责人。业务员们这时才心里发毛,因为所有客户的资金,都打进李文红的个人账户。500多名客户多年的上千万元积蓄,就这样没了。

  这还不算最狠的。今年1月,运作不足1年的湖南维财金大宗贵金属交易所有限公司的炒金交易平台因举报被警方关闭。全国至少有3.7万个炒“维财金”的人成为受害者,涉案资金达2亿多元。

  而此前的2008年6月,杭州市世纪黄金公司被查封取缔时,发现招揽客户1万余人,涉案金额高达600亿元。2009年12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的一起非法炒金案,涉案金额高达771亿元。

  【探因】

  炒金公司处于“无监管状态”

  人们追问的是,炒金对社会危害这么大,为什么炒金公司还无所畏惧地公开运营呢?

  “难言之隐助长了炒金公司的为所欲为。我投入炒金损失了20万。”在郑州做生意的张女士说,“人们都说,商人精明得能给蚂蚁戴笼头,这事说出太丢人现眼了。”

  郑州的初先生说,他的朋友是位官太太,她拿100万元炒金,结果半年内全交了“学费”。她从不敢对外声张,怕有关部门追查财产来源不明罪,把丈夫的官帽弄丢了。

  做过两年地下炒金的李女士说,法律的滞后让炒金公司为所欲为。至今,黄金市场唯一一个管理条例,还是1983年颁布的《金银管理条例》,其中对炒金这块几乎没有涉及。只要不戳下天大的窟窿,法无禁止即自由。

  省黄金管理局和省黄金协会工作人员说,他们管理的是黄金开采和冶炼企业,炒金公司处于“无监管状态”。

  “有监管啊,我们最上头有交易所监管,交易所下面有会员监管,市居间商有省居间商监管。”交易所一家居间商说。但这话被另一家居间商直接驳了回去:“说监管那是笑话。利益集团做着庄,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老子监督儿子,哥哥监督弟弟,老公监督老婆,他们的胳膊肘还能往外拐?”

  调查发现,大多数炒金公司在注册时,都是打着咨询公司、贵金属运营公司等幌子躲避工商监管的,取得营业执照后换个地址炒起金来。如此简单的“跨界游戏”,让炒金公司迅速成长壮大,这已是公开的秘密。

  维权成本非常高。很多炒金公司签订协议后,将投资者的合同扣留,投资者要起诉他们,往往手中没有扎实证据。如果炒的是国外金,到国外起诉就更不现实。即使公安机关逮住了涉案人,索赔也难。《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18条规定:“因参与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受到的损失,由参与者自行承担。”

  提示

  地下炒金无监管,众多炒金者的“黄金梦”变成“黄粱梦”。那么,“操盘手”的“金手指”,在无监管的空间里,又是如何舞动的?请继续关注本报报道。

 责任编辑:张黎光
分享到: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6101。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