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聚焦河南正文

河南高考作文材料引热议 专业作家和网友纷纷亮剑

2012年06月08日07:32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河南省2012年高考作文题目

  船主让漆工给船涂漆。漆工涂好船后,顺便将漏洞补好了。过了不久,船主给漆工送了一大笔钱。漆工说:“工钱已给过了”。船主说“这是感谢补漏洞的钱。”漆工说:“那是顺便补的。”船主说:“当得知我的孩子们驾船出海,我就知道他们回不来了。因为船上有漏洞,现在他们却平安归来,所以我感谢你!”

  考生根据材料自拟题目,写800字作文。

  □记者谭萍杜一格王灿吴战朝

  核心提示

  昨天,河南省的高考作文题目,在大河报官方微博、大河·沃3G生活门户、大豫网、大河报96211社区网中,“引爆”网友们的创作热情。这厢,本报约请的作家们纷纷“亮剑”;那厢,大河报的“新生代”们也写下“微作文”。哪篇作文你最欣赏?快来看看吧!

  作文秀 1

  船洞的本质

  乔叶(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文学院专业作家)

  这个小故事,我是把它当作寓言来读的。读后,脑子里油然而生的第一个念头是:穿过具象的表层,这个油漆工所补的那个船洞,到底意味着什么?

  在我的解析中,这个船洞,就是公共道德。

  这个油漆工,显然是个有公共道德的人。船底的小洞本不关他的事,可他做了。在他的意识里,修补这个小洞是他力所能及的最正常不过的事,所以,在面对老板的酬金时,他才会那么淡然地说是随手小事。

  但船老板显然不是那么想的。因为在他的定式思维中,这个洞该是修船工的事。所谓各门各道,隔行隔山。也因此,当这个油漆工突破他的定式思维做了越界的活儿,他才会惊喜不已,感恩戴德。

  像船老板这么想的人,一定很多。所以我们的城市道路才会三天两头被开膛破肚,因为下水道,燃气管道,自来水管道,暖气管道……每个管道都在各行其道;所以我们的食品安全才警报声声红灯闪闪,因为卫生、工商、税务、质检、商家……每个部门都在各行其道;所以我们的教育才会学生沉重老师痛苦家长焦虑:小学是素质教育,中学是应试教育,大学是放任教育,社会是功利教育……每个环节都在各行其道;所以我们的社会才有许许多多的问题:老人倒地没人敢扶,孩子被碾轧的时候路人漠不关心地走过,节水、节电、环保、垃圾分类、关爱艾滋病人……在绝大多数人的各行其道中,这些公共领域的事情,都不过是空空荡荡的口号或概念。而在现实中畅快运行的,则多是如此哲学:“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明哲保身,但求无过”,“咸饭可吃,闲事莫管”,对了,还有最经典的那句:“各扫自家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每当听到这样的话,我就想在后面接上两句:“大家都是这么想,所以大街格外脏。”

  ——如果没有任何可以预期的酬劳,如果单凭个人的自觉修为,在我们这个已经习惯了各行其道的国度,到底会有多少双手去主动修补那个船洞呢?

  答案恐怕很难看。

  从这个意义上讲,那个小小的船洞所意味的内涵,一点儿都不小。因为任何国家任何民族任何社会,也都仿佛是一艘船,每艘船的船底也都有或大或小的洞,那些个洞,可不是一个油漆工能够补得了的。如果坐船的人不齐心协力地补洞,毫无疑问,船一定走不远,且一定会沉。

  作文秀 2

  无操守的漆工和无原则的船主

  郭灿金(作家,河南大学教师)

  我不得不说,这是一则来历不明的故事,也是一个蹩脚的故事,因为,在这个貌似温情的故事里,我看到了一个缺乏职业操守的漆工,更看到了一个无原则的船主。究其实质,我觉得这不是“故事”,而更像“事故”。

  “事故”在于,我们见识了一个无职业操守的漆工。

  在一个社会分工日益细化、日益明确的社会里,每一个人的职业角色应该是单调的,同时也是固定的。不同的职业需要不同的技能,不同的技能成就不同的职业。不能因为职业相近而混淆其界限。譬如,外科手术和屠宰都需要动刀,但我们不能因此就给一个熟练的屠宰工发放医师资格证书。也因此,这名屠宰工哪怕技术娴熟超过庖丁,他也不能径直走向手术台。无他,这就是简单的职业分野。

  所以,我看到如此的漆工,看到如此的“买一送一”,我发自内心地感到了滑稽——尽管我和你一样,相信漆工修补漏洞出于其善良的天性。但善良的天性不是其越界的理由,因为,任何时候,善良的天性都不能为错误背书。试想,漆工是如何判断他所看到的“漏洞”就是漏洞?他怎么能保证他所看到的“漏洞”不是一个技术上预留的“排水口”?

  退一步说,即使真的是一个漏洞,漆工“顺便”修补漏洞的行为也暗含风险。船只是行于江河湖海之上的交通工具,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船只随时可能遭遇不测。因此,船只自身的坚固与否就显得十分重要。如果漆工不具备过硬的修补技术,其越俎代庖的行为,必然会为船只的安全出行留下风险。因为,正是他的修补,带来了船只表面的光鲜,表面的光鲜却会掩盖内里的大患。这样的修补行为难道不更可怕?不要告诉我,船主的孩子平安归来了,因为在我看来,漆工补船而没有酿出事故,这只是“瞎猫撞见死耗子”的小概率事件。船主的孩子们能活着回来,他们应该感谢上帝,感谢命运,感谢风平浪静,而不应该感谢漆工。

  因此,出于职业道德的要求,看见了船体上有漏洞的漆工,应该及时向船主通报情况,而不是随意而且“顺便”地补上。他补上了他看到的船体上的漏洞,却露出了自己职业操守上的“漏洞”。

  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说比漆工更不靠谱、更可怕的是船主。

  如果说漆工“多此一举”出于善良,那么,漆工轻而易举就能发现的漏洞,船主居然视而不见,其行为往小处说,是没有原则,往大处说,就是麻木不仁,就是犯罪!因为,身为船主,他就应该对自己的船只负全责。至少他应该将安全放在心上。可是这位“伟大”的船主怎么做的呢?即使自己的直系亲属要驾船出海,走之前他居然连安全检查这一类的基本功课都付之阙如。船主连自己子女的安全都可置之度外,他还能在意谁的安全?还能在意谁的生死?我们不知这样的船主平时在忙些什么!在灯红酒绿?在迎来送往?在醉生梦死?在“麻将”“二奶”?

  也因此,当船主看到自己的孩子侥幸平安归来,他才会不反思自己,而是送一大笔钱给别人。试想,如果他的孩子葬身鱼腹,他会起诉那个善良的漆工吗?你不要以为他不会!对于这样没有原则的船主,他既会在高兴时送来“一大笔钱”,也会在恼怒时血口喷人,推诿责任!我们身边,这样的船主还少吗?

  我们喜欢“故事”,害怕“事故”,因而,我们不能将“事故”当“故事”,如果我们总能把“事故”当“故事”,那么“故事”就会源源不断成为“事故”!(有删节)

  作文秀 3

  微善大义

  尹西明(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本科生经13班,去年河南省高考文科第三名)

  犹记得那句朴实无华的赞叹:“他来自人群,像一粒尘土,微薄、微细、微乎其微,寻找不到,又随处可见。他自认渺小,却塑造了伟大,这不是一个人的名字,这是一座城市的良心。”

  时隔六年,我渐渐明白,“他”,不仅仅是这位“顺便补了漏洞”的漆工,更是四海之内无数位平凡却不平庸的陌生人,他们正如这位朴实的漆工,在“英雄渐远”的时代,用举手之劳的“微善”,于不经意间“漆”出时代的大义。

  微善,并非可有可无。

  没有滴水的相聚,岂能有久旱逢甘霖的惊喜与甜美?没有星辰的相拥,怎能有黑暗夜空的多彩与光亮?倘若你我他——我们这些大千世界的芸芸众生以善小而不为,多少出海的孩子们会“理所当然”地不再归来?

  微善,润物无声,芬芳春天。

  复旦大学的女博士、坦然面对癌症的乐观女孩于娟在生命日记《此生未完成》里提到了她小时候用自己的零用钱资助一个安徽巢湖的小女孩学费,两人虽从未谋面,后来也十多年不曾联系,但是那位小女孩却辗转找到了于娟并亲自看望她。于娟感叹道:“现在不够打的费的32块钱,而当年这般去用了,就能积善,就能改变世间某个角落某个小女孩的一生,实在是很美妙的一种感觉。”

  微善,微言显大义。

  也许有许多人自嘲无法改变环境,但是这不妨碍我们在路过生命的每一天中,像那位漆工一样,顺手而为之,举手之劳亦可让我们的心灵“更高、更富、更帅”。(有删节)

  大河报“新生代”微作文

  参与微作文的不仅有热心的网友,正在大河报带薪实习的2012届毕业生们也都交出了自己的微作文答卷,瞧瞧,哪一篇你最欣赏?

  梁宁(人的权责界限虽划分得泾渭分明,但生活之美往往成就于许多不以为意的举手之劳。油漆工在完成本职工作之外,顺势将漏洞补好,挽救了船主儿子的性命,这不正是一桩无心插柳柳成荫的美事吗?能拥有一颗不计较、不贪图、轻描淡写的举手助人之劳的心,虽不见有大功效,但助人轻便,彼此施与,总是一桩美事。)

  王惟一(漆工一个不经意的小善举,却化作阻挡死亡的伟大力量;而船主的知恩图报,也让人看到一种“善的循环”。在这个浮躁虚荣的时代,“善”是幽谷深处那朵召唤我们心灵的兰花,她原始而朴素的美令人感动。心存善,行则善,我们不妨时常问问自己被浮华世界牵着走的内心,是否能够带着善意上路。)

  王楠(“举手之劳,不足为谢”的如此美誉能否经受得住当今经济社会发展的考验?作为与不作为应有分内与分外之别。漆工的好心值得鼓励,但船主(管理者)不应一味依靠如此“好人”去弥补制度缺位。“出海后才想起船底有洞”不以为完善控制制度为安全做保障,总是寄希望于个人作为,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责任编辑:张黎光
分享到: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6101。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