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得奖后遭遇幸福的烦恼:疲于采访,过度消费

2012年10月16日09:39来源:中国新闻网 刘欢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当地时间10月11日,瑞典皇家科学院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宣布中国作家莫言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图为2007年7月22日,莫言参加香港书展举行的《阅读香港》名作家讲座系列时发言。中新社发 武仲林 摄

  中新网北京10月16日电(刘欢)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未颁之前,中国作家莫言已是“麻烦”缠身。因为登上博彩公司赔率榜榜首,莫言时而被传给诺奖评委好处费,时而被媒体追问对诺奖的看法。一贯低调的莫言,索性回到山东老家“躲清净”。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莫言更可谓遭遇到了幸福的烦恼。

  疲于应付各种采访见面 宣称不再接待任何人

  10月11日晚到12日,近百家海内外媒体涌进小县城山东高密。刚刚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在老家的“任务”,便是接受媒体采访和会见政府领导。经历过长枪短炮的轰炸,回答完几尽重复的问题,莫言宣称不再接待任何人。然而,莫言真的能清净吗?

  莫言随后的行程可以预见。全国各地的新书宣传,读者见面会,研讨会,各种相关荣誉,各种褒奖。走到哪儿,都会有媒体约见,有读者围追。有评论称,宣传莫言,可以热情但不要过分,否则,只是将莫言神化、推向神坛。客观、有节制地对待莫言,其实是在保护莫言。

  好在,莫言还能保持“冷静”。对于由诺奖引发的关注,他恳切地表示:“我不希望引起莫言热,如果不幸引起的话,我希望这个‘热’尽快冷却。顶多一个月,让大家赶快忘掉这个事情。”

  奖金想用来买大房子 遭网友调侃仅够120平

  莫言获奖,最受关注的热点之一,便是750万元的奖金怎么花。莫言笑言,他准备在北京买套房子,大房子。“后来有人提醒我说也买不了多大的房子,5万多一平米,750万也就是120多平米。”有网友调侃道,果然是魔幻现实主义,写的作品魔幻,也逃不过中国房奴的命。

  地产界大佬潘石屹在微博上直接向莫言抛出了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莫言,有北京户口吗?”更多期盼莫言佳作的网友们则“劝告”:“莫老师,别冲动,在北京买啥房子啊,那个空气不养人,建议在高密买块地建个庄园好好写作。”

  一贯高调的陈光标再次豪言,欲将其位于北京的两套别墅中任选一套,作为礼物赠送给莫言。他表示,想让莫言能腾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创作更多反映民族优秀文化的作品来。莫言好友、莫言文学馆馆长毛维杰回应称,将与莫言老师进行沟通,但他未必接受。

  然而,莫言真的买不起大房么?莫言得奖后,迅速掀起一股莫言热,首当其冲的,便是图书的热销。近日媒体报道中频率最高的词,便是“抢购”、“断货”、“卖疯了”。莫言获奖后,有网友调侃道,“印刷机为莫言轰鸣”。 中国作家富豪榜创始人吴怀尧甚至预测,2013年莫言版税收入可能破亿,很有可能冲击中国作家富豪榜首座。

  莫言曾说过,真正的作家其实不需要太富贵,文学创作的人太贫困不好,但是太富贵了也不好,亿万富翁对写作肯定有负面影响。或许,在不久的未来,莫言不是为不能买大房子烦恼,而是为这上亿元的财产烦恼。

  获诺奖引“连锁效应” 称从不希望引起“莫言热”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后,政府立即颁发巨额奖金,开发商奖励海景别墅,山东高密县修建莫言纪念馆和塑像,莫言就读的小学更名为‘莫言小学’……”在诺贝尔文学奖揭晓后,立即有网友贴出这样的微博。网友没有预料到的是,莫言获诺奖产生的“连锁效应”远超于此。

  山东省高密市与济南市邮政局在第一时间推出纪念邮戳各一枚,供社会各界用邮和收藏。山东邮政部门表示,此次推出的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纪念邮戳堪称“姊妹双戳”,图案分别嵌以莫言肖像和诺贝尔文学奖金牌的正反两面的图案,并有莫言的手书。

  位于山东高密县的莫言文学馆,仅有两层小楼,展览面积千米左右,在莫言获奖后已无法满足接待需求。现在,其家乡政府已经设计出二期规划,欲将其重新建设成莫言纪念馆,打造红高粱文化品牌。

  莫言和红高粱已经成为山东高密的文学地标。“当地的旅游单位也在整理莫言旧居,想作为红高粱文化品牌的一个景点挖掘出来”,高密市的文联主席张家骥表示。据悉,莫言本人是反对修缮故居的,然而以他个人的力量能否阻挡,还是一个未知数

  一些与莫言有关无关的产品也搭上了诺奖的便车。莫言获奖的纪念邮戳、纪念T恤一时走俏;淘宝还推出了不少T恤,T恤上印着莫言的头像,以及中英文的“诺贝尔文学奖”的字样;更有 “高密火烧”、烤鸡被标注“莫言故乡”,白酒广告打起了“莫言牌”。

  这一系列的荒诞事,已经完全与莫言的文学无关,有的只是商业利益。对于此次获奖的效应,莫言仅希望能由此引起读者的文学热情,希望读者能够把更多时间用于阅读文学作品。

  基于以上,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莫言被董倩追问“你幸福吗”,给出的答案是“我不知道”。因为在他看来,“幸福”就是什么都不想,一切都放下,身体健康,精神没有什么压力。莫言坦言,“我现在压力很大,忧虑重重,能幸福么?我要说不幸福,那也太装了吧。刚得诺贝尔奖,能说不幸福吗?”

  或许,让莫言漫步在故乡的高粱地,或者安坐于老房的小楼上,构想自己的文学世界,那才是最幸福的莫言吧。

责任编辑:娄恒
分享到: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