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很盛行“中国式过马路” 从众心理是主因

2012年10月25日07:48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交通陋习调查2】

  被堵的一肚子怨言 过马路的一肚子委屈

  中国式过马路:无奈还是无视?

  □记者孙亦舒解元利文晋远图

  核心提示  

  也许是与网络的热炒有关,在本次调查中,中国式过马路的超高人气多少有些出乎记者的预料。中国式过马路在郑州的状况又是如何?一周来,记者在郑州多个街头实地调查,对包括中国式过马路在内的高点击率交通陋习进行郑州体验,希望能给所有的交通参与者一个启示,共同努力营造好的交通氛围。

  A

  中国式过马路在郑州很盛行

  中国式过马路在郑州的情况如何,上周五,记者利用半天多的时间,在郑州北区和东区的三四个点进行实地体验,发现中国式过马路在省会郑州的盛行程度,一点也不比网络上热炒的北京等地逊色。

  早上9点半,丰庆路北段庙李附近,在记者观察的20分钟左右的时间里,共目睹大约十来拨中国式过马路人群,平均不到两分钟就一次,这还不算零星的个体。记者发现,这个路段的中国式过马路,大致步骤一般显示一两辆自行车或者一两个行人越过线前行一两米占住一个据点,随后跟随者就会越来越多,当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使得正常行驶的机动车不得不慢下来,此时就给这些人带来了机会,先是一两个勇敢的尝试者逼停车辆,随后大部队蜂拥而上,顿时,车辆就像人海中的一叶叶小舟,等这波高峰过去,才能慢慢开始行进。该路段的中国式过马路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与公交车的联系非常紧密,一辆公交车的到来,总能引来一到两拨中国式过马路的发生。

  上午10点半,记者在花园路与东风路交叉口体验中国式过马路。虽说早高峰已经过去,但这里的中国式过马路同样很盛行。与丰庆路不同的是,这个路口因为有红绿灯,而中国式过马路多发生在绿灯的后半段。此时大部分车辆已经通过,于是,一些性急的行人或者电动车开始慢慢向前蹭,一旦这些行人形成一定的规模,或者一看前面没有车辆通过,他们就会迅速前行到双黄线附近。当绿灯开始闪烁,左转信号尚未放行的时候,行人和非机动车已经开始行动,大摇大摆地开始过马路了,而左转的机动车只得小心翼翼地前行,后面有性急的司机已经按捺不住,开始鸣笛了。

  随后,记者在经三路与农业路交叉口、黄河路与经三路交叉口等地观察,情况与东风路相差无几。行人,车流,若想找到最恰当的字眼来形容中国式过马路,那一定非“织”字莫属。人与车穿插在一起,车流向西东,人流奔南北,车进则人退,人进则车停。变换的红绿灯只可为这“织”字做个点缀,提示人们此刻到底谁在违规……

  B

  翻护栏“无畏者”的危险游戏

  有人说,如果不看信号灯过马路是最典型的中国式过马路,那抄近路翻护栏就是中国式过马路血缘最近的一个近亲。而在郑州,这种抄近路翻护栏的现象,与中国式过马路也有一比。

  上周五下午四点左右,中州大道与货站街交叉口附近,从机场高速下来的车辆与从航海路过来的车辆会合在一起,车流密度骤然增大,但好多司机还没有从高速行车的感觉中反应过来,车速仍然很高。就在这高速通行的车流中,一位男子从路西快速穿过马路,一跃而过路中间的护栏,让多辆自南向北正高速行驶的车辆又是鸣笛又是刹车,而这位男子就趁着这工夫,穿过车流,扬长而去。

  下午六点多,天气已经暗下来,正是下班的高峰期,丰庆路北段的庙李附近,车流和行人的密度达到了一天的又一个峰值。三个结伴而行的男性从庙李村走出来,直接穿过马路,跳过护栏,然后走进路东面的一家饭店,全然不顾护栏两侧拥挤的车流。而记者发现,就在距他们翻越护栏不到20米的地方,就有供行人过马路的斑马线。

  C

  从众心理是中国式过马路主因

  如果说中国式过马路是因为行人安全意识淡薄,这话看似有几分道理,但却与事实有差距。在记者的采访中,这些行人并非没有安全意识,更多的则是在从众心理下加入了中国式过马路的大军。“别人能过,我也能过”,正是在这种意识下,“凑够一撮人就走,与红绿灯无关”的中国式过马路方式才盛行起来。

  “只要没有车辆直行,看着点过马路还是很安全的。再说大家都走了,我为啥不走啊,要是等绿灯,还要多等半天呢。”一个闯红灯过马路的行人回答记者的问题很是理直气壮,反倒让记者有些底气不足。而这种从众心态,是行人和自行车闯红灯的主因。

  “有些人闯红灯的劲头大得很,你喊都喊不住。”经三路与农业路交叉口,一位协管员告诉记者。说话间,一辆自行车就直接闯到了路中间。虽然协管员哨子连响几次,但骑车人只是回头看了看,依然坚守在路中间。看到有机可乘,有三四辆自行车和几个行人也跟了上去。

  除了从众心理,有些客观因素也助长了中国式过马路,比如信号灯设置不合理等。上周五下午两点左右,农业路与经二路交叉口,虽然东西向已经变成红灯,但南北向仍然是红灯,一位老人已经开始横穿马路。“没办法,年龄大了,腿脚不方便,南北向的绿灯时间又比较短,如果不提前走,我就被隔在路中间了,那更危险。”这位老人说。记者通过实际体验发现,这个路口南北向的绿灯时间,年轻人正常走路的速度正好,如果稍微磨蹭点,就要占用几秒的红灯时间才能过完。而这个绿灯时间对于老人来说,确实有点紧张。

  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对行人闯红灯的,交警可处以5元至50元的罚款或警告。《河南省道路交通安全条例》第50条规定,行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处警告或者5元以上10元以下罚款。但现实中,行人因为闯红灯而被处罚的,少之又少。“规定是这规定,但执行起来,难度太大了。”一位交警说,“现在的交通压力这么大,交警的疏导任务非常重,而如果真处罚闯红灯的行人,搅缠起来半天也处理不了一个,那时候,路口的交通已经变成一锅粥了。”

  D

  双管齐下治理 过马路乱象

  毋庸讳言,所谓的“中国式过马路”,其实已经成为城市交通管理的一种“痼疾”,这一现象折射出的,不仅是管理手段的乏力和无奈,还有国人规则意识的淡薄。

  按理说,行人、非机动车、机动车都有相应的“路权”,任何一方都不能侵犯他方的交通空间。但在道路资源有限的背景下,各方相互争夺、吞噬他方“路权”的情况比比皆是。

  路权是人人应享有的一种权利。对路权的争夺,并不是一定要分出输赢的比拼,而是要平衡各方权益,实现道路资源共享,进而达到共赢目的。在交通设施完备的前提下,行人、非机动车、机动车本应各行其道、遵章守纪,才能改善交通秩序,减少事故隐患,实现道路安全畅通,这才符合大多数人的利益和要求。

  正如一位人士所说,凑够一撮人就走是陋习,同时也不能否认,是一种民间智慧,是野蛮生长的产物。人们之所以需要“野蛮成长”,与生活在充满丛林法则的社会脱不了干系。破除丛林法则并非无法可循,让老百姓生出道德约束的自觉性,还要破除丛林式的社会法则。而此两者,前者需靠时日培养,后者要靠决心贯彻。

  【关注交通陋习】系列调查

  交通陋习调查一:中国式过马路和夜间开远光灯最让人烦

  交通陋习调查三:郑州街头非机动车越线停车、扎堆快车道现象严重

  交通陋习调查四:开远光灯、扔垃圾等习惯位居机动车交通陋习榜首 

  此前报道:

  中国式过马路原因何在?侥幸心态是“罪魁祸首”

  郑州每月因“中国式过马路”致交通事故达四五十起

责任编辑:郭同欢
分享到: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