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辛庄简介  
西辛庄村位于濮阳县城南45里处,西辛庄已形成一个拥有近30家企业,吸纳周边9000余个劳动力、位列濮阳市八大村级工业园区之首的著名工业园。 全国人大代表、西辛庄村党支部书记李连成说:“2011年全村年产值十几亿、人均收入2.6万,解决就业人口九千多人。” 2012年两会上,李连成提出:要建中国第一个村级市。让村里人和城里人一样,有良好的教育、医疗资源、便利的交通。 2012年5月8日,中原大地将诞生中国首个村级市。河南濮阳庆祖镇西辛庄村,将正式挂牌更名为西辛庄市。 当然,西辛庄市只是名称上的改变,没有行政区划之分。
图片报道  
西辛庄“村级市”挂牌  
西辛庄“村级市”挂牌 李连成高唱吃亏歌
李连成说,虽然我们是“市”了,但这只是一个符号,我们就是想让村民过上城里人一样的生活,我其实还是一位基层的支部书记。
李克强肯定西辛庄建村级市的梦想 称是新模式
李连成底气十足地向李克强汇报:“我们要把西辛庄村建成西辛庄‘市’!”“你这是又要创造一种新模式啊。”李克强副总理点评说。
 
一石千层浪  
李连成:西辛庄要建中国首个村级市
新型农村社区什么样儿?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濮阳县西辛庄村党支部书记李连成心里已经“有谱”。3月2日,李连成在大河网北京“两会”会客厅受访时透露,“三化”协调发展之路,他已经走了十几年,他今年的议案就是围绕新型农村社区的“标准”展开,他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中国第一个村级市可以在西辛庄村挂牌。
 
 
西辛庄要建中国首个“村级市”成网络热点
大河网首发的新闻《李连成:西辛庄要建中国首个村级市》在网上反响强烈,数十家网站进行了转发,在百度搜索,能找到4万多条结果。网友“@直播人生”评论说,西辛庄建设我国第一个“村级市”的想法,太有创意了!河南建设新型农村社区,又有了新的探索。河南的“一条路子”、城镇化引领,为我国农村发展、城乡协调摸索出了宝贵的经验。
 
视频播报  
 
公众质疑  
外界对“村级市”的争论和质疑,李连成并不在意,他说,“概念和内容是两回事,俺这个‘村级市’并不是行政级别上的‘市’,是村级‘市’。一没公务员,二不设行政机关,成立后还是正村级,我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支部书记,说到底就是一个由附近15个村组成的大型农村社区,我们建市的目的就是想让老百姓过得更好一些。”
李连成说:“这一想法是我提出来的。其实,‘村级市’就是新型城镇化的一种创新模式,就是改革开放30多年体现在西辛庄的成果和结论,就是‘市有啥俺有啥’,但不包括公务员、机关以及种种‘市病’。”在李连成看来,他心目中的“村级市”“有学校,有医院,有宾馆,有超市,有水电气暖,有下水管道”,但城市堵车咱不堵车。  
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教授党国英:多少年来,我国城市化速度加快,原有行政区划制度已经不适应新的形势。行政区划制度改革不仅要尊重人口布局规律,还要统筹全局,形成大思路,不能单兵突进。
  我国城市化发展的趋势不可逆转,各类城市应该有一个合理比例。把该是城市的地方按城市管理、该是农区的地方按农区管理,以更大的力度保护农业用地,让专业农民得到更多的支持,使城市居民羡慕农民。通过改革,要实现“城市像城市,农村像农村”这样一个基本的国土景观塑造目标。
 
“建市”历程  
  *2012年3月2日,李连成在大河网北京“两会”会客厅受访时透露,不久的将来,中国第一个村级市可以在西辛庄村挂牌。
  *3月19日,李连成兴奋地对记者说:“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今年5月8日我们的城市就要挂牌儿了,名字就叫——河南濮阳西辛庄市(村级)。
  *4月1日,河南省社科院召开新型农村社区建设报告会,李连成受邀做报告时透露,西辛庄建市进入筹备阶段。
  *4月12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嵘微博说“又一个扯蛋的改革“,引爆西辛庄建市讨论热潮,各方网上论战持续半个月。
  *4月18日,河南省社科院在西辛庄召开村级市理论研讨会。
  *4月20日,人民日报重磅关注:西辛庄建村级市,是创新还是折腾?
  *5月4日,李连成对记者说,西辛庄市将如期持牌。
  *5月8日,西辛庄在争议声中挂牌“村级市”。
 
网上论战  
于建嵘质疑全国首个“村级市” 大河网邀李连成和网友讨论
导语: “村级市”到底是一种改革还是胡闹,这条路子是对还是错?对李连成的设想是该批评还是肯定、鼓励和宽容?大河网就这一话题制作了专题,邀请李连成、于建嵘、专家、网友“上坛”讨论,以期对中原经济区建设,对以城镇化为引领的“三化”协调的路子,对新型农村社区等问题有所启发。
 
 
于建嵘:西辛庄建市是瞎胡闹,村长叫囯王不是更威风?
于建嵘在微博中说,西辛庄建村级市,又一个扯淡的改革,媒体来电想让他谈谈这一改革的重要意义。他对媒体说,这不叫改革,这是瞎胡闹。于建嵘还调侃说,干脆让全国六十多万个村长都成为巿长,或者干脆叫某某国,村长全叫囯王不是更威风?!
  该微博发出一天多时间,网友转发5756,评论2000多条。网上瞬间质疑之声一片。
 
李连成回应:一没公务员,二不设行政机关,三我还是一个支部书记。
听说农村发展研究专家于建嵘说“村级市”是“瞎胡闹”后,李连成并不在意,他说,“概念和内容是两回事,俺这个‘村级市’一没公务员,二不设行政机关,三我还是一个支部书记,我们建市的目的就是想让老百姓过得更好一些。”
  李连成说,我们这个“市”,并不是行政级别上的“市”,是村级“市”。成立后的西辛庄市是正村级,我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支部书记,说到底这个“村级市”就是一个大型新社区。
 
 
于建嵘:弄清楚村、市两种概念,可依法设市,不能不伦不类
于建嵘微博中回应说:我批评炒作“村级市”与这个村发展状况无关,与这个村领导人让农民过上城里人生活的发展思路无关,只是强调不能把作为行政建制的“市”和社区组织的“村”混为一体。如果某些地区的发展规模和水平达到了设市的水平,可依法设市,而不是什么不伦不类的“村级市”。
 
李连成:建好了“村级市”,农村人可以不去大城市“凑热闹”
“城市有啥,西辛庄村级市也有啥,城市里有宽马路,有绿化,有工厂,有宾馆,有超市,有饭店,有好学校,有好医院,有休闲的地方,有天然气,有水、电、暖,现在这些功能,西辛庄村级市也都有。”
  “‘村级市’如果建设好了,条件也好了,我相信更多的农村人上不会再去大城市“凑热闹了”。李连成说,自己村里就是“市”,哪还有农村人去城里打工、生活,这样将极大地减轻大城市压力。
 
 
李连成微博邀请对方给西辛庄作指导,于建嵘欣然“接招”
“我不管找您难度多大,我想要北京拜访你。”4月20日,李连成通过微博向质疑“村级市”的于建嵘发出真诚邀请。李连成表示,向关注西辛庄的中国社科院专家于建嵘老师表示真心感谢。想进京拜访于老师并想邀请于老师给西辛庄作指导,想让西辛庄作为于老师的一个联系点。
  4月21日,于建嵘对李连成的邀请作出回应,“欢迎李连成书记。有时间,我一定前往西辛庄村向李书记和村民们讨教农村发展的有关问题。我反对的是‘村级市’这个提法,担心这种可能影响国家规制,为一些地方行政扩张提供借口。但绝不是反对农村社区服务城镇化这一发展方向。”
 
网友:看看发达国家就知道,“村级市”是发展方向
大河网友“天下响惊雷”说,“村级市”是个方向。发达国家的都是一些什么人住在乡村?到过发达国家旅游的中国人就会告诉你:都是一些有钱人,生活上有讲究的人住在乡村。中国人富裕起来后,会选择哪?住在乡村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村级市”更是一个很好地选择。因为,它“是一种新模式”,是一个方向。
  更有网友指出,“村级市”是个道路。他们说,河南正在探索走一条以新型城镇化为引领的“三化”协调科学发展的路子,这是破解三农问题的重要尝试,也是河南这样一个中部省份坚持科学发展的必然选择。“村级市”就是个道路。
 
 
整体规划  
让西辛庄附近几十万人生活在社区里
“市”中心是一个大型广场,“市”四周设4个仿古大门,周边是两层楼。4个角是12层小高层,已经设计并动工了。
“市”里还要建一个能容纳2000名孩子的幼儿园、一所2000名学生的小学、一个2000人规模的疗养院……
未来“西辛庄市”的规模将达到6万至10万人,让西辛庄村附近几万人、甚至几十万人住在社区里,工作就在社区附近的工厂或者农业企业里,真正享受着城市的生活。
 
在线调查  
 
现实基础  
21年的积累,已基本实现多数城市功能是西辛庄村的底气
2011年,西辛庄20多家企业产值有十几亿元,村民人均收入2.6万元,全村有8000多名外来务工人员,解决周边村庄就业人口1万多人,并建设成了位列濮阳市八大村级工业园区之首的著名电光源产业工业园。
看到西辛庄村条件越来越好,周围15个村的群众纷纷表示自愿并入西辛庄,有一个村全部村民都摁了手印。在西辛庄村所属的庆祖镇政府,记者看到了这个联名书,上面是密密麻麻的亲笔签名和按下的鲜红手印,据说当地几个村庄90%以上的村民同意。
李连成透露,西辛庄村13层高的居民住宅楼规划,已经在和河南建业集团一起进行勾画,未来住在楼内的村民,享受的是城市的生活,工作就在社区附近的工厂或者农业企业里。
事实上,从一个穷乡僻壤到全国文明村,再到提出成立全国首个村级市,西辛庄村用了整整21年时间,实现了“家家有工人,户户有股份”,由传统纯农业村向新型工业村的转变。
 
滚动报道  
 
承载的梦想  
生活在农村,享受城市生活
今年87岁的李志勤告诉记者,“现在村里吃水不要钱,有线电视不要钱。天然气每月每人免费使用6立方米,超额每立方米只收两块钱。用电每人每月能免费用7度,超额每度也就5毛多钱,老百姓得到了实惠。”记者了解到,村里有自己的幼儿园和全市一流的标准化小学,全部免收学杂费。村里有高规格敬老院,孤寡老人供养一律免费。2009年村里投资8000万元建起了一家县级非营利性医院,由村民控股,所有居民都是股东,看病也基本上全免。
“我所说的建西辛庄‘市’,是指要像城市人一样生活的‘市’。现在农村的80后,他高中毕业也好,大学毕业也好,第一想法就是打工挣钱。他挣了钱要干什么?第一买手机,第二想买电脑,第三想买汽车,第四想买高楼大厦,这就是80后的四大件。他想有城市人一样的生活。我们要建‘市’,就是想叫农民享受市里的生活水平,不能再是农村了。”按照李连成的设想,不只是80后要在村里找到城里人的感觉,80后的父母也渴望享受城市生活。
  对于这个怀抱城市梦想的村子而言,真正的机遇在2012年年初。当时,新型农村社区建设作为河南中原经济区新型城镇化建设的一个战略基点,正逐步进行河南全省推广。
当许多人将西辛庄“村改市”视为一场闹剧一笑置之,并试图用舆论力量将其扼杀于“襁褓”中的时候,长长的城乡鸿沟被遗忘于不屑与嘲讽背后——正是坚冰难融的二元结构所导致的城乡社会在居民收入、公共服务、基础设施等方面的巨大差距,让农村、农民被严重标签化——这种阶层歧视的后果之一便是,即使少数村庄可以站在财富高地上“一览众山晓”,但被深深烙在心底的自卑心理却并不能随之消释,经济上的“翻身”反而更激起了他们的“去农化”欲望,他们需要努力摆脱被标签化甚至污名化的身份所带来的伤痛。
  我们可以将“村级市”视为一个“可爱”的怪胎,是农民的身份认知被长期压抑后的一次“冲动式”发泄。而这种“冲动”,则是对城乡二元结构的一种变相抗争和绝妙反讽。
 
新闻评论  
 
深度思考  
西辛庄建市能否成为引领“三化”协调科学发展的一条探索之路
河南省社科院院长喻新安:“市”的规模不在大小,关键是城市元素能不能像个小城市,这就需要工业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的综合协调发展,只有当村子发展到这种程度时,城市的灵魂才会真正融入,“市”才能名副其实。并不是说今天挂牌就能怎么样了。所以,对于这种基层农民自身的探索应多理解,让他们在实践中不断完善未尝不可,不必过于较真。
  河南省情特殊,人口基数大、居住密集,即使大中小城市一起发展,也无法解决农村人口城市化的问题。河南提出:以新型城镇化引领“三化”协调科学发展。由传统单一的农民进城,改了两条腿走路,使农民就地城镇化。村级市就是这个背景下提出的。
记者采访了几位濮阳市民,他们觉得叫“市”也就是更好听一些,因为毕竟15个村并到一起了,基层组织管理也要由村民自治变为居民自治。但了解西辛庄的人还提醒,更现实的一点是,挂牌后摆在西辛庄面前的除了招商引资外,如何吸引年轻人安心地在村里上班将是必须思考的问题。目前村里80%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留守家里的不足20%。
尽管我们的城镇人口已经超过农村人口,但毕竟是刚刚跨入城市化的门槛,城市真正吸纳农民工永久居住就业的能力还有待于进一步提升,完善各种保障制度的道路仍然漫长。而对于广大农民工来讲,并不是所有人都向往城市生活,假如在家乡从事农业生产经营一样能够过上好日子,很多人依然会选择重返乡村。
  引导鼓励农民工重返乡村与帮助他们融入城市同等重要。在积极帮助农民工融入城市的同时,鼓励和引导一部分农民工返乡创业、让他们服务于未来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尤为重要。   
  鼓励和引导农民工回归农村返乡创业,是发展现代农业、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迫切需要。在这方面,西辛庄建市的想法和做法,恰恰是为我们作出了有益的探索。
 
村情村貌  
 
 
 有没有一种城市模式,是城市包含乡村,乡村包含城市,实现乡村与城市的共生?
 
作者:刘静沙 郭俊华 尚国傲 王书栋  责任编辑:万大珂 孙华峰 娄恒 刘勇 吴勇 王晓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