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裕禄在洛阳的日子:昔日工友讲述他心中的"老焦"

2013年09月10日08:23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大河网客户端,发送短信“大河”到12114或登录k.dahe.cn点击下载。

 前排正中间是焦裕禄

 赵广宜在原来和焦裕禄一块工作过的车间讲述当年的故事

 图为焦裕禄同志肖像。1953年6月至1962年6月,焦裕禄在洛阳矿山机器厂(今中信重工,以下简称洛矿)工作长达9年。1957年秋,从苏联进修回国的“海归青年”赵广宜一踏进洛矿,便和“车间主任焦裕禄”结下了不解之缘。

  昔日工友、洛阳矿山机器厂退休干部赵广宜讲述他心中的“老焦”

  编者按

  “站在这个储存了焦家无数精神宝藏的小院里,每一次,焦家后人们的表情无一例外都显得格外凝重。这份凝重,与半个世纪以来那些关于父亲的鲜活不灭的记忆相关……”同样对焦裕禄珍存“鲜活不灭的记忆”的,还有曾与他朝夕相处9年的洛阳工友们。连日来,大河报记者穿街走巷寻访当年“洛阳矿山机器厂焦主任”的旧友故交,聆听那些白发老人对“一个伟大灵魂”有着怎样的“别样认知”……

  今天起,大河报连续推出“焦裕禄在洛阳的日子”讲述特刊,敬请关注。

  □记者陈骏文 李斐斐摄影

  核心提示|“要把焦裕禄精神作为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学习教育的重要内容,作为照镜子、正衣冠的生动教材。”2013年7月,省委书记郭庚茂一席话,为恒久激荡的“县委书记的好榜样”以及“焦裕禄精神”注入了全新内涵。对身在洛阳的赵广宜来说,虽然远离兰考,但有关焦裕禄的每项活动、每个报道,他都关注着。“省领导去看望老焦了,我特别欣慰;《永不磨灭的精神圣火》我读了好几遍,哭了好几场。”赵广宜口中的“老焦”就是焦裕禄,面对大河报记者,赵广宜毫不掩饰自己的心情。

  车间主任拜年轻属下为师

  “冬天总是披着黑棉衣,穿着露棉花的大棉鞋……”随着赵广宜的讲述,时光倒流到50多年前。

  1957年10月,在苏联斯大林诺市“共青团十五周年矿山机械厂”进修一年多的赵广宜,回国后不久,被分配到洛矿一金工车间。在这里,赵广宜第一次见到了“老焦”——焦裕禄。

  “那前儿(那时候),老焦也就三十五六岁,个子不算高,最明显的是很黑。第一次见老焦时,他正看一本叫《机械工业企业管理概论》的书。”半个多世纪的岁月并没冲淡赵广宜对“老焦”的记忆。看着焦裕禄桌上摆放的各种书籍,赵广宜对这个“黑黑”的车间主任多了几分敬重。

  “小赵,你是从苏联学成归来的,我这个外行就拜你为师了!”焦裕禄要拜年轻下属为师,这让赵广宜感觉有点不可思议。后来赵广宜才知道,在他来车间之前,焦裕禄已把他的情况搞了个门儿清:苏联进修、会讲俄语。

  就这样,赵广宜成了一金工车间“西跨”工段的工长兼苏联专家翻译,也成了车间主任焦裕禄的“师傅”。

  苦学俄语他练肿了舌头

  焦裕禄拜下属为师并非作秀,遇到生产中的问题,他都会认真地向赵广宜请教。

  那时,厂里的设备和图纸几乎全是从苏联引进,不懂俄文的焦裕禄面对图纸与机器上的俄文大感头疼。一天晚上,一金工车间轮到焦裕禄和赵广宜值班。过了夜里12点,准备上楼休息的赵广宜在楼梯口遇到了焦裕禄。“小赵,今天请你教我学学俄语,从最简单的字母开始,不懂俄语图纸都看不懂,这不行啊。”焦裕禄边给赵广宜让烟边认真地说。

  两人一起来到办公室,“今天学字母,学不会,不睡觉。”焦裕禄提议。学俄语,焦裕禄遇到了新的难题,特别是俄语字母“P”,发音时舌头要颤动才能发得出。这让说话带有浓重山东口音的焦裕禄犯了难。赵广宜说两遍,焦裕禄重复三五遍,两个小时过去了,焦裕禄仍然发不准“P”的音,这让赵广宜颇为头疼。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几天后,在车间生产会上,焦裕禄拿着图纸清晰地发出了“P”的声音。后来赵广宜才知道,为学会俄语发音,焦裕禄没事就练习,把舌头都练肿了。

  “他啥都钻,只要是他认准的,干不好就不行。”赵广宜说。

  “技术和出身不能混为一谈”

  当时,一金工车间设备还未完全安装到位,但生产任务不等人,全车间的人都焦急万分。就在此时,车间接到了安装公司急着安装机床却缺少人力、物力的消息。焦裕禄和厂领导一商量,决定抽调一金工车间工人组成突击队帮助安装公司。当时,整个车间抱怨声不断。焦裕禄决定开展一次“为谁劳动”的思想教育活动。他说:“我们的共同目标是让工厂早一天投产,不管谁出问题,受损失的都是国家。”会后,焦裕禄以身作则,主动干安装公司的活。看着车间主任忙里忙外,工人们也渐渐动起手来。

  一金工车间有位技术员叫陈继光,是从大连工学院毕业的高材生,表现很突出,但因出身不好工作中多受冷落。“厂里一些领导经常叮嘱我,对陈继光要‘掌握使用’,不能完全信任。”赵广宜说,陈继光一边兢兢业业地干工作,一边还要随时提防被扣上帽子,打入“另册”,每天都背负着巨大的思想压力。焦裕禄了解情况后就宽慰陈继光:“技术和出身不能混为一谈,放开膀子干,出了问题我替你扛着。”听到这样的话,陈继光很感动,工作更努力,成了一金工车间顶级技术能手,多次解决了连苏联专家都摇头的难题。

  再苦再累都能扛住的“工作狂”

  1958年初,我国决定自己制造矿井提升设备。一台重达108吨的庞然大物——中国首台Φ2.5米双筒卷扬机的生产任务落到了洛矿一金工车间,由焦裕禄担任生产总指挥,限定工期是“1959年国庆之前”。

  “那时候,连造卷扬机的零件、设备都供应不上。”赵广宜对记者说。没有条件怎么办?苦干!硬干!焦裕禄连轴转,往往一个馒头、一碗水就是一顿饭。晚上不回家,长条板凳当床,棉衣当被子。

  “晚上12点下班,天一亮就开始干。”赵广宜说,那时晚上下班后,还要开生产会,会开完都凌晨一两点了。夏天,早晨4点多天就亮了,大家休息的时间少得可怜。在焦裕禄的带领下,3个月后,任务终于完成。交工时,苏联专家茹拉鲁廖夫围着卷扬机看了又看,嘴里不停地念叨:“奥秦哈拉绍,奥秦哈拉绍(很好,很好)”他说他要向苏联报告这个奇迹。

  卷扬机造好了,赵广宜也病了。“我那时突然发现吃辣椒没感觉了,找到医生一问,才知是熬夜熬得神经麻木了。”赵广宜说,作为总指挥的焦裕禄一定比他还要辛苦。“老焦也是个普通人,这样干谁受得了?可没办法,再苦再累他都能扛住,老焦他就是个工作狂。”说至此,赵广宜泪花闪烁。

  (请继续关注“焦裕禄在洛阳的日子”之二)

责任编辑:张黎光
分享到: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