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总局原司长:全运会金牌榜没人算得清

2013年09月10日15:15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大河网客户端,发送短信“大河”到12114或登录k.dahe.cn点击下载。

      要看懂全运会金牌榜,绝对是个“技术活儿”。3年前的温哥华冬奥会上,已经有省市代表团获得了今年十二运会的金牌。两年前的全国冬运会、去年的伦敦奥运会也是如此。而三大球一金算三金、手球棒球等集体球类项目算两金,解放军运动员和地方省市“双计分”等全运特色,也让金牌榜的计算更显复杂。

  国家体育总局竞体司原司长吴寿章为这些“隐形金牌”起了个名字,叫“政策性金牌”,“从当时来讲,这么搞是有必要的。”“政策性金牌”始于上世纪90年代,其用意在于确保奥运战略的实施、整合全国体育资源。但发展到今天,“规程越加越多,老百姓越来越看不懂,这应当纳入改革的视野之内”。

    “八运会就有人问我,全运会金牌到底有多少枚。我当时开玩笑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相信,也没人算得清”

   从奥运的角度调整全运,始于1987年六运会之后。当时,全运会在奥运会前一年举行,各省为了全运会倾尽全力,运动员的状态被提前释放。1988年奥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战绩不佳,引起人们对全运会的反思,这使得七运会时隔6年之后才举行,放在了1992年奥运后一年。全运会4年一届的节奏由此延续至今。

  有人将全运会称为“各省的奥运会”。从这种说法就不难看出,国家层面的奥运战略和各省层面的全运战略要想协调一致,存在难以避免的结构和利益冲突。因此,全运会如何为奥运会服务,始终是规程改革的重点。

  从1997年八运会开始,按照“缩短战线,突出重点”的原则,全运会的项目设置进行调整,取消了七运会的9个非奥大项,到十运会实现与奥运会设项的全面接轨(包括冬季项目)。

  从七运会开始,在奥运会上获得的奖牌按照1∶1的方式计入全运会参赛代表团;十运会上,又加大了奥运会奖牌带入的力度,1枚奥运会奖牌按2枚计入到全运会参赛代表团。

  由于三大球发展乏力,本届全运会又实施了三大球一金算三金,增设青少年组等规程,希望调动起各省对三大球的投入力度。此外,从七运会开始的运动员交流政策,从八运会开始的解放军运动员与原输送单位的两次计分政策,都是为了解决全运会发展中出现的争议问题。

  2005年十运会时,曾出现辽宁队柔道运动员孙福明在决赛中消极比赛的情况,这是因为她的决赛对手是解放军和辽宁两队双计分运动员,消极比赛是为了双方利益最大化。此事掀起轩然大波,也导致全运会规程中又特意加了一条:在柔道、拳击等项目中,“双计分”运动员如果和原输送省份的运动员在决赛中相遇,则不实行双计分,可视为“孙福明条款”。

  如此复杂,难怪看懂全运会金牌榜成了一件不容易的事。吴寿章说,“八运会就有人问我,全运会金牌到底有多少枚。我当时开玩笑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相信,也没人算得清。”

  “全运会已经变成了个筐,什么项目要加强就往里装”

    即便规程再复杂精密,也有力不从心之时。

    本届全运会自行车男子场地团体追逐赛中,山东队打破全国纪录,这也是亚洲选手的历史最好成绩,此成绩放到今年的世界杯比赛中也可以拿到奖牌。但国际大赛中,中国选手在这个项目上毫无竞争力。如何看待这种现象?一位国内资深自行车教练说,团体赛需要队员高度默契,常年配合,“心要用在一起才行”。从全运会上看,不少省份都有一两个好手,如果集合在一起会有作为,“但如果将各省队伍拆开,势必影响全运备战,谁又愿意?”要想让“心在一起”,全运杠杆勉为其难。

    本届全运会力度最大的“三大球条款”的确有刺激作用,在过去的“全运周期”里,很多省份都开始组建青年队,本届全运会上,也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好苗子。即便如此,全运会也很难成为三大球可持续发展的主要驱动力。

    河北青年男篮教练员梁达说,全运会4年一届,对于篮球运动员的成长来说“跨度有点大了”。为了全运会,各省在组队时都将注意力集中在今年刚好18岁的孩子身上,与之相邻两三岁的孩子则很难顾及,这自然造成了后备力量“时起时伏”的人为曲线。

    同时,规程越来越多,又制造了新的不平衡。棒球界人士就觉得,棒球也应该“一金算三金”。国家体育总局手曲棒垒运动管理中心棒球部长申伟说:“全运会集体球类项目没有采用同一种金牌计分政策,对其他的球类太不公平。我们国家想要从体育大国成为体育强国,集体球类的表现很关键。国家对集体球类项目确实应该有一些特殊的政策,但是应该一视同仁,让大家均等发展,否则有影响的运动就越有影响,而影响小的运动可能就走不下去了。”

    吴寿章说:“全运会已经变成了个筐,什么项目要加强就往里装。”

    十二运会首席技术专家、上海体育学院教授刘清早反对全运会设项的“全面开花”,他说,“应该有所为有所不为。我觉得全运会既然是为奥运会储备人才、提升有影响力的项目水平,一方面要继续在我国的优势项目上下功夫,因为这些项目通常职业化程度不高;另一方面也要兼顾影响力大、群众基础较好的项目,比如集体球类运动。接轨也要考虑国情,不考虑成本就发展项目是不合理的。”

责任编辑:娄恒
分享到: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