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工友回忆焦裕禄:过年他请单身工友去自家聚餐

2013年09月11日08:11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大河网客户端,发送短信“大河”到12114或登录k.dahe.cn点击下载。

 洛阳矿山机器厂一金工车间部分劳动者合影 左起第四为焦裕禄

 焦裕禄同志在车间检查机器运转情况

 徐魁礼在焦裕禄像前

  他是好领导,将人才安排在合适岗位;

  他是好干部,口含工业酒精提神工作;

  他是好兄长,背着我去医院看病——

  □记者陈骏文记者李斐斐摄影

  阅读提示|1956年12月,从沈阳矿山机器厂调到洛阳矿山机器厂(简称洛矿)的徐魁礼,在北京到洛阳的火车上巧遇焦裕禄。从那时起,徐魁礼的工作和生活中,便多了一个好主任、好兄长。初到洛阳,爱才的焦裕禄将徐魁礼调到自己的车间,负责减速器设备制造;大年初一,焦裕禄请徐魁礼等单身工友到自己家里吃饭;一次,徐魁礼上班时突然发烧摔倒昏迷,焦裕禄立即背起他赶到医院,恳求医生治好他的病,并在病床前守了一天一夜。这一切都珍存在徐魁礼老人的心间。访谈中,提到焦裕禄英年早逝,老人忍不住失声痛哭……

  “谢谢焦主任的知遇之恩”

  1935年,徐魁礼出生在朝鲜新义州。1952年他回到中国,在沈阳矿山机器厂从事减速器制造工作。1956年12月,徐魁礼从沈阳调至洛矿工作。在北京到洛阳的火车上,他和在大连起重机厂结束实习回洛阳的焦裕禄不期而遇。

  “他当时穿着一件半新的大衣,跟其他人一样,但说话很有水平,像个干部。”徐魁礼回忆初识焦裕禄的情景说。路上聊天,听说这几人也去洛矿,焦裕禄便说:“咱们以后就是一家子啊,都是同事。”焦裕禄这话语让几人倍感亲切。焦裕禄年长几岁,便成了几人嘴中的“老焦”,徐魁礼个子高,焦裕禄称他“大徐”。陌生人之间的距离感没了,话题也多了起来,当徐魁礼透露自己在沈阳矿山厂当了3年的减速器技术员时,焦裕禄一边听一边默默点头。也正是这次相遇,让徐魁礼日后的生活发生了很多变化。

  “焦主任对我有知遇之恩,我很感谢他。”徐魁礼说,他被分配到洛矿技校当实习教师,但想“干实事”的他对这份工作并不十分满意。一次回家的路上,他偶遇了焦裕禄。这次偶遇,让徐魁礼迎来了工作的转折——

  “大徐,工作给你安排没?”焦裕禄问。

  “分配了,让我去教书,我不想去。”

  “为啥?”

  “我想干实事。”

  “那你到我的一金工车间来吧,就干你的老行当,做减速器。愿不愿意?”

  “可以嘛。”理想工作来得这么突然,让徐魁礼有点不知所措。

  “那你报到去,我给你协调。”

  就这样,徐魁礼被“挖”到了焦裕禄所在的一金工车间,在装配车间从事他熟悉的减速器工作,干得相当出色。

  焦裕禄口含工业酒精提神

  “焦主任干活不要命啊,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工作狂。”徐魁礼说。“工作狂”,记者又一次从焦裕禄昔日同事的口中听到了这个词。当时工作忙,大家很少休息,晚上不回家是家常便饭,“2楼技术室门口有个板凳,谁困了就在上面歪一会儿,后来这个板凳就成了焦主任专用的了。”徐魁礼说。

  采访时,徐魁礼带记者来到了当年的一金工车间,悄声给记者讲了一段往事。在一金工车间赶制中国第一台2.5米双筒卷扬机的一天,材料库的保管员悄悄告诉徐魁礼:“焦主任每天晚上都来这喝酒。”徐魁礼不太相信。一天晚上,一脸疲惫的焦裕禄又来到材料库,徐魁礼便偷跟着他,“只见焦主任拿起瓶子喝了一小口,皱着眉,一边咳嗽一边把那东西吐出来,呛得脸都红了,拽着衣角擦了擦眼,走了出来。”徐魁礼回忆说。等焦裕禄走远了,徐魁礼走上前拿起瓶子一看,眼圈就红了,焦裕禄喝的竟然是工业酒精!“焦主任就含着这玩意儿刺激提神,但这东西有毒啊。”徐魁礼加重了语气。

  请单身工友过年去自家聚餐

  “焦主任对工人亲啊。”回忆起当年与焦裕禄一起工作生活的点点滴滴,徐魁礼动情地说。

  在生产卷扬机时,“烘装大齿轮”这道工序成了一道难题。为了把齿轮轴塞进齿轮里,苏联专家带着工人用了将近一天的时间,垒出来了一个大炉子,把零件嵌进炉子加热,到一定时间再把炉子拆掉,利用齿轮受热膨胀后的缝隙把齿轮轴“塞进去”。看了这方法大家都笑了,原来工人们有自己的“土办法”——用劈柴直接烧。但大家都不敢说,一来怕顶撞了苏联专家,二来万一失败了谁都不好交代。焦裕禄得知情况后,同技术员一起对“土方法”进行商讨后,说“只要可行就能干,但要晚上干”。白天怕苏联专家看见责怪工人,焦裕禄便把时间放在了晚上。凌晨1点多,焦裕禄来到车间,亲自指挥工人安装。“第二天,苏联专家发现轴承已经装好了,还问这炉子怎么拆得这么快?”徐魁礼笑着说。

  不仅是工作,焦裕禄对工人的生活也十分关心。1957年大年三十,徐魁礼和其他3个单身汉因家远没有回家而窝在宿舍。下午,焦裕禄带着年画去了他们宿舍,贴了年画,焦裕禄又留下和他们一起打扑克牌,还叮嘱几人过年要给家里写信。直到凌晨,焦裕禄带着大家放了鞭炮才回家。走之前,他再三邀请大家大年初一去他家聚聚。第二天一早,几个小伙子如约来到焦裕禄家。焦裕禄和妻子徐俊雅特别高兴,端出了一盘红烧肉和几盘菜,还拿出酒招待,这让几个远离家乡的单身汉倍感温暖。“后来我们才知道焦主任一大家子人,生活很紧张,红烧肉是他们过年才打打牙祭的。”徐魁礼说。

  “焦主任背我去医院看病”

  在焦裕禄众多广为人知的事迹中,都会提到一件事:他背着工人去医院。而徐魁礼,正是焦裕禄当年背的那个工人。

  1958年的一天,徐魁礼上班时突发高烧,不小心摔倒昏迷。醒来时,徐魁礼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而焦裕禄正站在床边焦急地守着他。后来听同事说,当时,正在车间忙碌的焦裕禄得知徐魁礼病了,二话不说背起他奔向了医院。到了医院,经大夫诊断为大脑炎。在当时,这是很严重的疾病。焦裕禄不愿相信,拿着化验单敲开了院长办公室的门,恳求他再化验化验,一定要想办法救救这个工人。医生们被焦裕禄的真情所打动。重新化验后,发现是徐魁礼摔到了后脑勺导致蜘蛛网膜破裂,而并非是大脑炎。得知结果后,焦裕禄长出一口气。但他依旧放心不下徐魁礼,在病床边守了一天一夜,直到徐魁礼醒后才离开。

  徐魁礼住院期间,焦裕禄经常给他送饭。半个多月后,徐魁礼出院了,焦裕禄安排他休假,让他回老家看望父母。“他给我的感觉不是主任,不是领导,而是家人,是兄长啊。”徐魁礼感慨。1959年,焦裕禄离开了一金工车间,调任矿山厂调度科科长,工作更加繁忙,两人见面的机会少了。1962年的一天,焦裕禄调离洛矿之前,徐魁礼遇见了焦裕禄。“大徐,我要调走了,你在厂里好好干。”焦裕禄叮嘱徐魁礼。那时物资供应很紧张,买东西都需要票,焦裕禄还送给了徐魁礼一张香烟票,让他买点好烟抽。

  “后来没多久,焦主任就调走了,没想到这一走就再也没回来……”说到与焦裕禄的诀别,78岁的徐魁礼难抑悲伤的情绪,失声痛哭起来。

  (请继续关注“焦裕禄在洛阳的日子”之三)

责任编辑:张黎光
分享到: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豫ICP备07006354号-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