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邦网 大河论坛 登录 大河网首页

厅级干部王宏30年纪检生涯:不让单位任何人进自己家

2013年11月05日08:20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大河网客户端,发送短信“大河”到12114或登录k.dahe.cn点击下载。

 王宏家中,几张生前的照片静静地“靠”在窗前,因为工作太忙,他和家人鲜有合影。

 王宏生前工作照

  □记者 王迎节 余淼 文图

  阅读提示|“清心为治本,直道是身谋。”这是宋朝包拯的自勉之言。而今,在郑州,也有位“黑脸包公”将此奉作为官之道。

  他是王宏,省纪委驻省人社厅纪检组长、厅机关党委书记。在将近30年的“纪检”生涯中,他为人正直,严于律己;虽然有着十几年的心脏病史,但就这么一个带病之身,工作起来一直被同事称为“拼命三郎”……

  同时,王宏还有不同于“包公”的另一面。他温情,认为人社部门关系百姓的生老病死,如果连“您好”都不说,如何跟群众打交道;他贴心,把同事的难处、困难,当成自己的事儿。

  然而,今年8月24日,就是这样一位集温情、“黑脸”于一身的“包公”,猝然倒在了工作岗位上。王宏走了,至今已俩月有余,大河报记者走访他的家人、同事,希望还原他生前的感人事迹。

  人物名片

  姓名:王宏

  年龄:59岁

  职务:省纪委驻河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纪检组长、厅机关党委书记

  儿子眼中|他一手拎包、一手拿洗漱用品,总行色匆匆

  王宏家在纬一路省委家属院里,一点都不起眼,因为知道的人不多。在客厅的阳台上,几张封存在相框内的王宏个人照以及他跟家人的合影,正静静地“注视”着这个家。在这些照片中,记者注意到仅有一张是王宏一家三口的亲密合照。

  “这张照片可能是我长大后,唯一一张‘全家福’。是父亲做完心脏搭桥手术后,陪母亲回老家山东蓬莱时拍的。他实在太忙了,工作后从没休过公休假。”儿子王晓宇叹了口气说。

  王晓宇今年29岁,对于刚经历了丧父之痛的他,此时能直面记者的到访着实不易。

  他回忆说,小的时候,经常见不到他。出差不在家少则半个月,多则一个月。“总觉得他一手拎着包,一手拿着洗漱用品,行色匆匆……”

  “战斗”在纪检工作一线,工作强度、压力大,加上干起工作来特别“卖命”,经常得熬夜,王宏的身体状况因此也愈发不好。

  “记得我上初中的时候,父亲的心脏就开始有问题,再加上高血压、糖尿病,他每天都得吃好多种药。”王晓宇说。妈妈为此给他准备了小药瓶,事先把药配好,让他随身带着。

  尽管身体有病,王宏依然每天早出晚归,一工作起来就忘记自己是个病人。“晚上下班回家后,吃完饭他总会看会儿电视,但在沙发上坐着没一会儿,头一歪就睡着了,他实在太累了。”王晓宇无奈地说。

  同事看来|他是“拼命三郎”,工作时揣着速效救心丸

  儿子眼中“行色匆匆”的父亲,在同事看来则是个“拼命三郎”。

  2006年以前,王宏一直在省纪委工作。在那里,他是出了名的办案较真、严谨拼命。

  省纪委的李峰,自打1998年入职,就一直跟他“并肩战斗”。多年来,他感受最深的是:“王主任干起活来‘太拼命’,特别是出差时,降压片、速效救心丸从来没离过手。”

  李峰回忆,1999年,在信阳办案时,由于案件重大,休息不好,精神压力大。连续工作数十天后,王宏因为心肌缺血,一度被拉到医院抢救。输完液,稍微恢复之后,他又赶回办案现场。其后几天,一直都是白天办案、晚上输液的状态。

  “当时,同事们都劝他先回郑州好好休息,但由于案件审理进入关键期,他始终放不下,不愿回。”李峰说。

  对于王宏的认真和拼命,省纪委的曹珺也深有体会。她说:2005年,王宏带领我们查办新乡市原副市长尚某的经济问题,在完成任务当晚返回郑州时,又接到查处原副省长吕某经济问题的命令。当时,回到郑州已是第二天凌晨3点,仅仅睡了3个多小时,他就动身前往看守所准备一早提审的工作了。

  “之前,他已经连轴转了半个多月,加上本来就有心脏病、高血压,身体已严重超负荷。”曹珺说:记得当天起床后,我看他脸色苍白,劝他不要去,把工作交给我们就好。但他不放心,从衣兜里掏出两片降压药吃下后,便继续工作了。

  提审从早上持续到中午,结束时他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浸透。

  司机感受|当他司机近3年,但“不知道”他家在哪

  经六路与纬一路交叉口西边,是每次送王宏回家的时候,司机蔡晓伟按要求停靠的地方。

  “2010年12月份,上班找他报到第一天,他就告诉我,家里的地址不要给任何人说。”事实上,司机小蔡对外也是这么说的,不知道领导在几号楼住。

  说是司机,他基本也就是在晚上下班时送,或是遇到雨雪天、开会时来接。平时上班,王宏坚持步行锻炼身体。“从家属院出发,走到紫荆山立交桥下,再沿着金水路,一直走到新的省政府办公地点郑东新区省直机关综合大楼。穿的鞋子,鞋沿都磨破了。”他步行的路线,蔡晓伟太熟悉了,熟悉到能估算出他的“步行时间”,准时在办公室等他。

  回家的路上,蔡晓伟基本不说话,因为从倒车镜里可以看到,后座的那个人,在闭目养神,“太累了,让他睡一会儿也好。”穿衣戴帽太不讲究了,脚上的“双星牌”运动鞋边儿都磨破了。夏天总是一件咖啡色的T恤,领口都褪色了。一点都不像一个厅级干部。

  出事那一天,晚上11点,小蔡是第一个接到“噩耗”的人。“当时头都是蒙的。”小蔡说,嫂子平时很少跟厅里人联系,也不知道该联系谁,只好把电话打给我了。“她在电话里哭,说老王不在了,摔倒了。”

  对待家人|他“约法三章”,却把关爱放在心里

  王宏的爱人,来人社厅办过两次事,但她到现在都认不全丈夫单位的同事。“这是某某单位的谁,来咨询个政策,你们带着去办理一下吧。”曾与她有过接触的同事说,这就是王宏对爱人的介绍。

  “任何东西不能收,单位的任何人不能进家门,工作上的任何事情不能问。”这是他给家人立下的家规。厅机关党委张天运说,同事几年了,第一次去他家,就是去悼念他。他还对家人提出,“有事不要给小蔡打电话,有事我给他说。”所以,家里从来都没有用过单位的公车。

  80多岁的老母亲,是在一间精心安排的抢救室里听到儿子不在的消息的。王宏去世后,负责处理丧事的同事想依照惯例,15天后再告诉老人“噩耗”,怕“白发人送黑发人”会再有意外发生。

  但事实上,“这个消息,根本瞒不住”。王宏讲孝道,与母亲每天通话,两三天过去坐一次。根本瞒不住。后来,大家商量出一个办法。把老人拉到人民医院,在急救中心腾出一间病房,装上氧气瓶“作好了各种抢救措施”,“老人起先憋住没哭,后来哭了一个小时。”同事们说。

  儿子说,初中的时候,我记得父亲为了工作经常熬夜,久而久之,心脏就越来越不好了,连通心脏的3个血管几乎都被堵住了。父亲当初被调动到人社厅工作后,本想他不在纪检一线,工作就会稍微轻松一些,但却仍是早出晚归。

  对待同事|他虽“铁面”严格,却也不忘关怀

  人社系统有多个服务窗口,涉及养老、医疗、招工、就业,老百姓从出生到死亡都要与之打交道。当你拨通了其中一个部门的电话,一句温情的“您好”瞬间传入耳中,是否会打消心里很多疑虑与担忧?

  其实,为了规范人社部门的服务用语,王宏在背后“训哭了不少人”。

  “人社部门天天和群众打交道,如果连‘您好’都不说,肯定也做不好事。”担任省人社厅纪检组长后,王宏要求每个处室都得做到这一点。

  为规范文明用语,看工作人员第一句话是怎么说,他会随时拿起电话本,随便抽号码打。不到半个小时,能打十几个电话。

  接到电话的有处长、有下属,如听到对方说“喂?你谁?”他会毫不客气地要求对方来他办公室,紧接着就是一通训斥。“他曾把我们单位一个跟他年龄差不多的处长给训哭了。”一位同事清晰地回忆着。

  “您好”之外,还有一个词——医院,让人们说起王宏就会眼圈泛红。“我住院的时候,王书记去看过我。我爱人生病,王书记来看过。我老父亲生病,王书记来慰问了。”王宏是个“喜欢”去医院的领导,只要听说同事或者家属病了,他二话不说,就会去探望。此时,他退去威严,交代病友“要注意锻炼、饮食。要听医生的话,要跟医生配合”。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隐瞒了一个事实:患心脏病多年,2001年做过一次心脏搭桥手术,多年来一直带病工作。去年9月底,二次复检的时候,进手术室4个小时都没出来,医生说血管又堵了,陪同的爱人坐在手术室外哭了好几个小时。“他一直都是这样,对待同事的事总那么热心,对待自己的病情却不怎么上心。”王宏的家人说。

  如今,年仅59岁的王宏走了,他的正直、拼命,他的铁面、温情,都让熟知他的人无比思念和感慨……

分享到:
编辑:张黎光

手机订制

进入手机订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