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新闻奖名专栏 第 391 期]
兰考火灾 爱心之殇
 

1月4日8时,兰考县“爱心妈妈”袁厉害的住所发生火灾,目前已造成7人死亡,最小的孩子只有7个月大,1名孩子重伤,还在重症监护室。悲剧面前,一切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这些孩子,这个年龄,本应偎依在父母温暖的怀中,或者住在安全的福利院里,可他们,却在一场大火中丧生。这些孩子,都是弃婴,在嗷嗷待哺时就被亲生父母遗弃,有的是因先天疾病,有的只因是个女婴。

网友声音众孩童“火中遇难”在拷问谁?
  转播到腾讯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事发:兰考“爱心妈妈”家中失火 7孩童丧生

●兰考“爱心妈妈”袁厉害家中失火

1月4日8时许,有着“爱心妈妈”之称的河南兰考人袁厉害家中发生火灾,七名孩子丧生。袁厉害以收养遗弃孩童闻名,袁在兰考县城没有固定住处,平时都和收养的孩子住在摆摊的棚子里。

报料人称,4日早上8时许,兰考县一收养孤儿和弃婴的私人场所发生火灾,目前已造成7名孩童死亡,受伤人数不详。据现场民警介绍,起火地点为袁厉害家,多名儿童在火灾中伤亡。

详细

●7孩童丧生 死亡名单公布

2013年1月4日19时10分,兰考县向大河网通报了“爱心妈妈”袁厉害一家在火灾中遇难的儿童名单。兰考方面称,事故正在妥善处理,事故原因还在进一步的调查之中。

死亡人员中,一名为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20岁左右男性青年;6名为5岁以下儿童,其中男童4名,女童2名。受伤人员为患先天性小儿麻痹的10岁男孩,诊断为呼吸道灼伤,全身烧伤面积5—6%,经过县、市医院全力救治,目前,男孩生命体征暂时平稳,仍在重症监护室。

详细

 
 

兰考好人收养弃婴25年 被百余孩子喊妈妈

从1986年,在兰考县人民医院门前摆摊袁厉害收养的第一个兔唇男婴开始,到现在,25年来,她收养的弃婴已超过100个了。大的工作结婚离开了,小的有39个都称呼袁厉害为“妈妈”。

袁厉害收养弃儿的家是一幢两层楼的房子,一楼供孩子们玩耍,二楼住人,这是袁厉害儿子腾出的房子。

 
 

袁厉害曾被质疑收养孩子是为拢钱骗低保

  也有人质疑她利用收养的孩子骗低保,袁厉害告诉记者,目前一共有20个孩子上了户口,都挂到她名下,每个孩子都能享受低保,现在一个季度她能领到4000元的低保,但钱都用于孩子日常花销。一个月孩子光奶粉就吃五六千,还有尿不湿,给别人工资(雇工),“一个孩子平均每月四五百。”

  养不起,为什么不把孩子送福利院?袁厉害说,开始人家送到她那儿,她就先养着,养几天有感情了就舍不得送走了,“早年去开封送过,孬(病较重)的都不收,是最近几年才开始收。”

详细

进展:兰考通报火灾事故 爱心妈妈接受调查

袁厉害收养的其他10名孩子得到妥善安置

据了解,袁厉害现收养孩子共18名,事故发生时有8名孩子在现场。另外10名孩子中,目前2人已被安置到开封市福利院;有7人白天正常上学,由县民政局安排专人接送,晚上住在县救助站;1人因脑残无法上学暂住救助站。住在县救助站的8名孩子,均由县民政局安排专人管理。

兰考县长周辰良说:“发生这样不幸的火灾事故,我的心情十分沉重;对火灾夺去7条生命,我非常惋惜和心痛;对这起事故暴露出的政府工作中的薄弱环节,我深感不安。事故发生后,我们全力以赴投入应急处置,尽最大努力救治好伤者、安置好孩子,力争把伤亡和损失降到最低限度。我们从这起事故中认真吸取教训,在做好事故处置和善后工作的同时,展开拉网式排查,堵塞漏洞,消除隐患,严防类似事件再度发生。”【详细

爱心妈妈接受调查 律师称涉嫌违法 若有过错应担责

河南千业律师事务所的刘涛律师认为,首先要认可袁厉害对社会做出的贡献,她用一个个体肩膀扛起了社会责任,这点值得社会赞扬和学习。但是,袁厉害收养弃婴并不符合现行的《收养法》相关规定,其中,《收养法》有一项规定:收养遗弃孩子者必须没有子女,而袁厉害则是有孩子的人。

河南言理律师事务所的张中华律师说,尽管袁厉害涉嫌违背《收养法》,但是她对孩子的监护权还是存在的,如果她此次事故中有明显过错她是要承担一部分法律责任的。“当然,袁厉害是否要承担责任还取决于兰考政府对此次事故的调查报告”。【详细

 
反思:暴露民间收养之困 拷问社会福利制度

兰考火灾再次暴露民间收养之困

7名孤儿在“爱心妈妈”家中意外身亡,留给整个社会救助体系的却是一系列的问号。对弃婴和孤儿,国家应该尽到怎样的责任?他们如何才能被合适地对待,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外面捡来的孩子,在我国是不能随便收养的。第一不符合我国收养法的规定;第二,一个家庭有多个孩子,也不符合户口登记的有关规定。

由于一些残疾儿童的父母无法将孩子送到福利院,导致大量孤残儿童流落社会,由于领养孤儿也执行严格的户籍登记制度,许多拿不出父母死亡证明的孩子无法得到领养。另外,我国社会福利机构无法达到县一级,也远远无法满足孤残儿童的“需求”。【详细

民间“收养院”拷问社会福利制度

收养孤残弃婴是个社会问题,凭什么让一个已经因此不完整的家庭主动地、义务地承担着这样的责任?

一般情况下,弃婴都应该送到民政局的福利院,无论是否先天残疾,福利院都是有义务和责任去接收这些弃婴的。

当然,因为社会资源有限,也不可能说是政府包揽一切。我们尚且不知道兰考县的福利网络是否足够完善,显然,在引起媒体关注之前,袁厉害所获得的社会支持是不够的,所以她建立的这个民间“收养院”条件很差,环境很恶劣。毋庸置疑的是,她是一个非常有爱心的人,但是她并不知道如何去经营,如何通过合情合理合法的途径去帮助这些弃婴。

详细

兰考火灾,爱心之殇。7条生命陨落,我们必须反省。袁厉害收养弃婴多年,虽然获得当地政府的一定认可,也赢得社会的众多支持,但她收养弃婴一直处在灰色地带,身份始终没被扶正。民间草根慈善往往是有爱心缺资源,有意愿缺能力,有行动缺身份。对这样的草根慈善,政府不能漠视他们的尴尬处境和安全隐患,必须要考虑如何将其纳入由政府主导的社会救助体系当中,给予必要的资金支持、技能培训和安全监管,推动这些组织“由灰变白”,由弱变强,才能避免此类悲剧的再次发生。

策划:刘静沙 责编:姜秋霞 美工:刘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