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邦网 大河论坛 登录 大河网首页

郸城秋渠一中校长张伟伟大与淡泊背后的彷徨与无助

2014年04月20日17:47来源:大河网
发短信HNZB到10658000订河南手机报,3元/月。
  • 张伟母亲的住所
  • 张伟一贫如洗的家
  • 张伟家简陋的卧室
  • 张伟的工作笔记
  • 张伟生前最后一天的工作记录
  • 在校黑板上留给师生的最后一句话“胜利的时候不要忘却从前,失败的时候不要忘记还有将来”
  • 张伟为获奖同学颁奖
  • 张伟为留守儿童发放慰问品
  • 张伟给老师进行师德教育讲座

  大河网讯 3月19日,大河网以《郸城县一中学校长连续工作三昼夜后英年早逝》为题,率先发布了郸城县秋渠一中校长张伟因过度劳累病倒在办公桌上、医治无效身亡的消息,引发广泛关注,省内外乃至全国各大媒体纷纷进行追踪报道,从中央到地方各级领导相继慰问了张伟的家属以示关怀、追授张伟各种荣誉,并在全社会掀起了一股学习“践行焦裕禄精神的好校长——张伟”的热潮。

  在张伟离开的这一个月里,大多数人通过媒体认识张伟、怀念张伟和学习张伟。但多数媒体塑造出来的张伟,好像永远都是无所不能、无我忘私、拼命工作的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形象,多少会让人觉得有些距离感。4月18日,大河网记者跟随着省委宣传部组织的张伟先进事迹采访团来到了他生前工作的学校——郸城县秋渠一中进行了实地采访,为您还原一个有血有肉、有脾气有泪水、会纠结接地气的张伟校长。

  就任校长后因课堂改革受挫大发脾气

  4月18日上午10许,大河网记者跟随采访团来到秋渠一中,见到了曾追随张伟工作12年的郸城县秋渠二中校长刘中华。据他介绍,2004年,也就是张伟接任校长时,秋渠一中校舍低矮破旧、十分简陋,道路低洼不平、泥泞不堪,教师缺乏与时俱进的教育理念,教学质量连续3年在全县倒数,生源流失严重,整个学校仅剩300多人。在学校软硬件设施均落后的情况下,张伟临危受命、担任校长,立下“军令状”,决心一定要把学校建好,把学生教好。

  为实现办好农村教育的理想,张伟不仅在改善学校硬件设施上,积极奔走呼告,向上级报告学校困难、争取建设资金;在教学质量的提高上,更是下足力气,狠抓教育课堂改革。他主张,在课堂上老师引导学生发散思维,以学生为主,老师少讲,学生多讨论的教学理念。可当时,他的这一先进教学理念并不被老师们接受和支持。

  学校有些老教师认为:“我都教了一辈子书了,还需要你一个年轻老师教我怎么上课?”

  有些教师觉得:“我们上学时,老师就是这样教我们的,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还有些老师在心里打鼓:“方法是好,在城里还行,可我们面对的是一群农村孩子,他们能踊跃地参与进来吗?万一学生们不愿配合,不是误人子弟吗?”

  面对老师们这种或固步自封、或不以为然、抑或犹豫不前的态度,张伟经过多番讲解劝说无果后,终于在一次全体教职工大会上爆发了,大喊道:“你们整节课像卖不出菜的小贩一样、不停地讲45分钟不累吗?有用吗?为什么不能把时间留给学生们,让他们自由讨论、主动吸收呢?他们才应该是课堂的主角啊。”随后,张伟很快认识到自己作为校长有些言语过激,便向老师们表达了歉意。

  不过从那以后,老师们开始转变思想,积极主动地按照张伟提出的教学理念教学,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现在的秋渠一中已经由弱变强, 2011年到2013年,连续三年中招人均分数全县第一,中招综合量化均位居全县前3名,学校连续五年受到表彰,先后被评为全省远程教育示范校、全市课改先进校,全县高效课堂三星级、汉字工程和高效阅读二星级学校等。

  据说,那是张伟职业生涯中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发脾气。

  面对高薪聘请也曾纠结犹豫过

  2012年,张伟带领着团队经过多年努力后,秋渠一中渐入佳境,教学质量由全县倒数变成全县拔尖。张伟也因此一战成名,获得诸多荣誉,成为县里市里乃至省里的名教师、名校长。此时,周口市区有一所民办中学愿意出年薪20万聘请张伟为教导主任,并承诺给其妻安排工作。

  这样丰厚的条件对于张伟来说无疑是极具诱惑力的。张伟从小家境贫寒,为养活他,母亲先把他过继给大伯,后又交由其四舅照管。成年后,好不容易大学毕业,他又为了实现自己的教育理想回到农村当教师。直到去世前,他的工资才拿到每月2000多块钱。张伟的妻子没有正式工作,长年在他担任校长的学校里以每年3000元的工资干着烧水的活。也就是说,张伟的这2000多块钱,除了要供全家老小的正常生活和人情世故的开支外,不仅要给年迈患有乳腺癌的母亲看病,还要供两个正在上学的孩子读书。经济状况的窘迫可想而知。

  “张伟也是个正常的人,也为人子、为人夫、为人父,他也想让老娘、老婆和孩子跟着自己过上好日子。面对20万的高薪聘请,他怎么可能不犹豫。”张伟生前的同事、秋渠乡中心学校乡长朱好全说,他还记得,那年临近暑假,张伟推开他办公室的门告诉他,有学校高薪聘请的事,张伟很犹豫。

  朱好全回忆说:“我当时对他说,这对你来说是一次选择,也是一次机遇。你为这个学校所付出的,大家都有目共睹,加上你现在家里的状况,你就算走了,别人也不能说啥。我不想劝你什么。你还是自己在心里衡量一下,看是走是留。”

  这番对话后,张伟还不忘嘱咐朱好全,“千万别给咱学校里的任何人提起这事,学校情况刚好转,免得人心涣散。”

  暑假过后,朱好全又在校园里见到张伟时,问:“你做好决定,不走啦?”

  只见张伟笑着说:“走个球哎。我算了一下,咱乡一个孩子要是到县城里读私立中学每年得两万块钱,咱学校现在有1100多个孩子,在咱学校享受9年义务教育,书费和学杂费全免,另外每年还有两免一补的政策。这里外里,一个孩子就省两万多块钱,1100多个孩子就是2000多万啊。你说是20万多,还是2000多万多。我又不傻,这个帐还能不会算?所以,我决定哪都不去了,就在咱学校待着,看着这帮孩子长大成才。”

  微笑校长也曾痛哭无助

  张伟不管是在学生眼里,还是同事眼里,永远都是一副憨态可掬、笑呵呵的形象。因为张伟的眼睛小,又爱笑,笑起来眼睛就眯成了一条缝。因此,学生们就给他起外号叫“微笑校长”或“小眼校长”。

  由于张伟在工作上,面对任何困难时,都有一个积极阳光的心态,他好像是一个任何问题都难不住、压不倒的巨人。他的领导——郸城县教体局局长刘建元评价他时说:“困难面前有张伟,张伟面前没困难。”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在工作上看似无所不能的微笑校长,也曾两次为了女儿痛哭无助。

  据张伟的妻子韩春英介绍,在女儿七、八个月大的时候,张伟抱着女儿给她打防疫针,兜里都没有钱。“那时,我让他先找别人借点钱,给孩子把防疫针打了。他也答应了,可没过多长时间,他就回来了。”韩春英边哭边向记者讲述,“我问他,你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给孩子打针打了没?他只说没,就再也不说话了。接着我就看见他哭了。后来我才知道,他去找别人借钱,人家不在家,钱没借到,就抱着孩子回来了。”

  韩春英说,她理解丈夫当时的心情,既心疼孩子,兜里没钱,又无能为力。

  张伟第二次哭,就在前一段时间,女儿张晗今年读高三,马上要高考,学校里有两个参加北京电子科技大学自主招生考试的名额。由于张晗平常学习优异,表现良好,学校决定把其中一个名额给她,但需要家长电脑签字确认。

  女儿的班主任在电脑确认最后期限的前一天已通知张伟,让他抓紧时间,别把孩子的事耽误了。张伟当时也满口答应了。谁知,第二天他干起工作,就把这事忘得没眼儿了。吃过晚饭,他突然想起来跑到电脑前帮女儿确认时,被通知已经晚了。为了此事,张伟也偷偷地哭过几次。

  “我有好几次,看见他在里屋床上红着眼睛坐着,分明是哭过的模样。我问他咋回事,他只说没事,不让我操那么多心。我也没多想。他去世后,女儿才向我提起这件事。”韩春英回忆着说。

  “他当时肯定心里也不好受,对孩子又一次充满了愧疚和自责。我那时也不知道咋回事,也没能安慰他两句。”韩春英说着又失声痛哭起来。

  采访快结束时,在校园里碰到张伟的小儿子张霄,当被问到,父亲在他心里是什么形象时,张霄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傻”。

  张霄说,父亲从小对他和姐姐的学习要求非常严格,但由于工作忙,很少管他们。父亲也曾因为他学习成绩不好,恨铁不成钢地打过他。但他并不恨父亲打他,反而当看到父亲每天都在为别的孩子而忙,却顾不上他们姐俩时,有点不理解。

  就是这样一个在儿子眼中的“傻”父亲,学生眼中的“微笑校长”,同事眼中亲切体贴的好兄弟,用自己的责任和担当托起了农村孩子的上学梦,创造了农村教育从倒数到拔尖的教育奇迹,成为了无数教育者的学习楷模。当然,即使这样,他也有他的无奈和彷徨,有属于他自己的小愿望。他是我们这个社会大家庭中的普通一员,做着普通的工作,和普通人一样品尝着生活带给他的酸甜苦辣。他的不普通就在于,他在自己平凡的岗位上真正做到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在这个物欲横流、金钱至上的社会里,张伟的事迹和精神无疑是充满正能量的,确实让我们的灵魂受到的洗礼和激励。但与此同时,他也应该带给我们更多的思考。(苗海波)

分享到:
编辑:娄恒

相关新闻

    手机随机报

    进入手机随机报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手机订制

    进入手机订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