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邦网 大河论坛 登录 大河网首页

探访南水北调密云水库:江水“九级跳” “倒流”百米高

2014年05月28日16:15来源:北京晚报
发短信HNZB到10658000订河南手机报,3元/月。

西台上泵站跌水节制闸:打开闸门,清水流向城区;从团城湖反向供水时,关闭闸门。

周鑫说参加南水北调工程,让他对水更多了一分敬畏。

记者探访南水北调密云水库调蓄工程 江水“九级跳” “倒流”百米高

俗话说水往低处流,但“南水北调来水调入密云水库调蓄工程”却非要让水往高处流!

今年汛后,江水进入北京境内后,通过大宁调压池、西四环暗涵进入团城湖调节池,再通过南干渠、东干渠和西四环暗涵组成的城区供水环路进入千家万户;而富余的来水,可以从团城湖一路向北,沿京密引水渠向密云水库反向输水,“倒流”回补水源。

从团城湖到密云水库,这103公里的路可不好走,得经过9级泵站加压,“爬高”一百多米,才能从团城湖进入密云水库。这里,才能算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尽头。

[说工程]

反向输水之路:新建九泵站 扬水进密云

根据不同的特点,这103公里的路程可以被划分为两段。从团城湖至怀柔水库,长73公里,利用现有的京密引水渠输水,新建6座提升泵站,从团城湖的49米高程,将水提升至怀柔水库的58米高程;从怀柔水库至密云水库,长度为30公里,除了要利用8公里京密引水渠之外,还要新建22公里内径2.6米的输水管道,并新建3座加压泵站,把来水最终送入密云水库。

南水北调建设管理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后半段路比较‘惊险’,要连续两次将水总共提升80米的高度,目前水位为137.4米的密云水库才能‘喝’上长江水。”这9座泵站的扬程各不相同,从团城湖出发后的第一个泵站屯佃泵站扬程最低,为1.08米;最高扬程为雁栖泵站,达到56.2米。

其实在最初的规划中,江水进京终点是团城湖,并没打算将水调至密云水库。为何要费这么大劲儿,把部分江水“抬入”密云水库呢?“主要还是因为北京水资源短缺,”这位负责人解释说。虽然从今年汛后,每年有10亿立方米江水进京,但无法彻底解决北京的干渴。通过密云水库调蓄工程,长江水进京后,将流经海淀、昌平、顺义、怀柔、密云五区县进入密云水库,可以有效改善这些地区的水环境,回补地下水。“密云水库就像一个巨型蓄水缸,连接南北两大水源,当江水来水量有余时可在这儿储存,当用水量紧张时,又能及时调配,加大首都水资源战略储备。”

今年年底,密云水库调蓄工程将正式完工,实现向密云水库反向输水。

[探现场]

流道模板安装:误差两毫米 滴水不浪费

位于怀柔的西台上泵站,是低扬程泵站中扬程最大的一个,也是距离怀柔水库最近的一个泵站。来回折返于45度的陡坡,爬上12米高的泵站顶端,记者的双腿已经有些发抖,施工单位项目副经理许伟却跟没事儿人似的,大气都不喘一下,从去年9月开工至今,他已经数不清自己往返过多少趟了。

别看站在地上满眼都是钢筋水泥脚手架,站上泵站顶端,却有别样的风景。和所有低扬程泵站一样,西台上泵站也是依傍着京密引水渠而建的。放眼望去,渠道里水流清澈,绿树相衬,和远处的群山构成一幅美景。

许伟介绍,西台上泵站共包括两部分工程:泵站主体和横跨京密引水渠上的跌水节制闸。跌水节制闸就是调节跌落式水渠上游水位和下泄流量的水闸。密云水库向团城湖供水时,跌水节制闸打开,清水流向城区;从团城湖反向供水时,关闭跌水节制闸,启动距离京密引水渠只有几米之遥的泵站,清水通过引渠进入泵站,提升6.18米高度后,再流回京密引水渠,进入怀柔水库。

别看西台上泵站的工期和工程量不大,难度可不小。最让许伟头疼的,就是泵站进水流道和出水流道的建设过程,当时仅仅为了调整一个构件的安装角度,将误差控制在2毫米以内,全工地的人就整整盯了一个礼拜。

“这个泵站的进水流道是肘形流道,”许伟一边向记者介绍,一边举起了自己的一只手臂比画,“就像咱的胳膊肘一样,水进入流道要拐个弯儿,从‘大臂’流进去,再从‘小臂’流出来。”

流道拐弯并不难,难的是在拐弯的同时截面也要发生变化。“水先流进截面是方形的‘大臂’,拐弯之后就要进入截面是圆形的‘小臂’,”许伟介绍,这种双曲线过渡的好处是水流能量的损失比较小,“从一千多公里以外来的江水太珍贵了,说夸张点儿,一滴都不舍得浪费啊。”

“肘形流道”的钢模板是在厂家直接定做的,当时用了一辆160吨位的大吊车,将模板整体吊进十几米的大深坑内。“一个模板就有四五吨重,安装起来特别麻烦。”许伟回忆,由于工程要求误差在2毫米以内,所以需要不断调整角度,让流道和水电机的高度和角度都要对上。如果达不到设计要求,水流对整个流道都会产生侵蚀,影响泵站效率。“整整一个礼拜,工人们轮番上阵,眼睛紧盯着,手里操作着,这个大家伙被扭来扭去,扭来扭去,终于找到了最佳位置。”

[访人物]

密云水库调蓄工程技术组组长周鑫:

经常半月不回家 仨月掉肉三十斤

“我真的是1988年出生的,就是长得有点儿着急了,”站在记者面前,周鑫用手挠挠光头,一脸的无辜状令人忍俊不禁。从2011年年底进入南水北调系统,就被调入密云水库调蓄工程项目部,从前期工作到如今初具规模,周鑫就一直处于忙忙碌碌的状态。尤其是去年10月到今年春节这段时间,为了抢出工期,保证密云水库向市区成功输水,他经常是半个多月不回家,每天跑工地,来回爬基坑,三个多月的时间,让这个当时230斤的胖子一下子掉了三十多斤肉。

因为不能常回家,周鑫在老家房山那边交的一个女朋友也因此告吹了。“她当时对我说:咱俩老不见面,你也没工夫跟我打电话发短信,每回跟你见面我都得先想想这人叫什么名字。”周鑫也很无奈,当时每天加班到晚上10点钟,太晚又怕吵到人家,所以最后还是以分手收场。

说周鑫忙,是因为他的工作太多太杂,他要在技术组组长的岗位上和设计方商讨技术方案;要肩负两个施工标段的业主代表,监督施工方的工程进展;还要作为密云水库调蓄工程临时团支部的团支书,组织支部成员开展学习和活动。

在整个工程中,让周鑫引以为豪的,是一次与设计方的沟通,使得部分工段降低了施工难度和成本。在工程的最后一段溪翁庄泵站进入密云水库段,原本的设计方案是打隧洞、穿钢管,让水进入密云水库。然而由于隧洞所处地质岩石坚硬,开挖难度很大,而且施工周期短,如果开挖隧洞根本不可能在规定时间内完工。因此,项目部大胆建议,不用开挖,而是利用密云水库白河泄水支洞,穿入钢管,实现输水。虽然和原来相比设计方案向外侧平移了40多米,但是大大节省了时间和成本。

从17岁上大学开始学习水利,至今已有近10年的时间,周鑫对水有着一分敬畏感,他也在用自己的行动捍卫着水在自己心目中的那份崇敬。为了迎接江水,一直在引河北水进京的各处管道、设施要进行检修,从今年3月中旬开始,河北水就开始陆续减流直至断流,密云水库在江水进京前就要承担起向市区供水的任务。这就要求在此之前,密云水库调蓄工程必须完成主体工程。

“水就是北京的命脉,大家能喝上水的时候没什么感觉,一旦停水就会影响巨大,”周鑫说,“赶工期的那段日子真的是咬牙度过的,我们甚至计算到晚完工几小时会对市区供水的影响有多大。”

在那段日子里,周鑫经常要到工地踩点,由于工程“战线”较长,从海淀到密云,一个来回就是一整天。为了赶工期,隧洞施工在3个月内每天24小时连轴转。周鑫记得,当时只有100多米的隧洞里,每天都有六七十人在里面作业。“平均每个人1米多的作业面,进了洞全都是人头,为的就是在2月底之前全部完工。”

3月19日,所有工程验收合格,3月20日早上9时,京密引水渠正式向市区供水。周鑫当时蹲在自己负责的西台上泵站旁边,看着水一点点地流过渠底,“当时脑子里什么都没想,只是盯着一个施工缝儿,就怕水把混凝土之间的聚硫密封膏给冲起来。”周鑫就这样足足蹲了半个小时,没有出现任何问题,顿时松了口气。他站起身,开车回去,倒在床上足足睡了10个小时……(记者 叶晓彦 纪晨 摄)

分享到:
编辑:何柳

手机随机报

进入手机随机报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手机订制

进入手机订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