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4110日  清代学者赵翼逝世(二)


一条小船

泅渡历史的浩瀚

慧眼

透过弥漫的云烟

一枝笔椽

搭建史学的屋檐

一本札记

写满真知的灼见

熟读了唐诗宋词

李白杜甫已不新鲜

江山推出的才人

又是风骚的经年

生机满眼

是天工人巧的斑斓

预支新意

是陈旧的千年

赵翼

学海的岸边

踱着你的悠闲

 

没有父亲的孤单

是年少负重的艰难

为了弟妹的衣衫

徒步在一家又一家的学馆

文不加点

日成七篇

乾隆把塞外的风光饱览

伏地草奏的下笔千言

是江左纸贵的争传

“率更体”的殿试第一

乾隆手腕旋转

是日月的暗中偷换

大筐小筐的广西镇安

遣戎海盗的按律当斩

鹿耳门的妙计收复了台湾

外孙外祖一同赴宴

是鹿鸣宴赋诗的调侃

官场应付的忙乱

宦海浮沉的厌倦

垂着双臂

回到你的安定书院

鸡鸣不起的闲散

蝉鸣不语的调侃

一桥横架雪堰

太湖远了白帆

把你的《瓯北诗话》

写满路过的迹山

犬吠也可为题

无须指桑骂槐的遮掩

纵目二十二史

揣摩唐宋秦汉

撑肠五千卷

钩沉两千年

秉烛寻古今

孤灯照夜寒

文史一览

硕学淹贯

支起归纳法的大鼎

把历史的盛衰煮得稀烂

诗的性灵

史的谨严

点缀大清的渔舟唱晚

模糊的身影

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