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设为首页

高位截瘫夫妻婚纱照走红 受访称相信有奇迹(图)

2015年01月31日06:01来源:综合
夫妻坐在轮椅上的婚纱照
坐在轮椅上的夫妻俩

  对话人物

  杨洲,24岁,四川德阳人

  徐艳,26岁,云南曲靖人

  对话背景

  近日,一对坐着轮椅的夫妻的婚纱照在网络热传,被称为“最美婚纱照”。这对新婚夫妇都是脊髓损伤患者,新郎杨洲2008年汶川地震时被压在废墟下,高位截瘫;新娘徐艳2013年因脊髓病截瘫,丈夫也因此离开了她,还留下5岁的女儿。

  去年10月,二人在脊髓损伤论坛相识,通过微信聊天逐渐敞开心扉。去年12月19日,徐艳从云南来到德阳与杨洲相见,一周之后的圣诞节,他们就领取了结婚证,实现“闪婚”。1月27日,坐着轮椅的他们终于实现了拍一组婚纱照的愿望。说起这段包含了异地恋、姐弟恋、网恋的爱情,两人都说这是一场奇妙的相遇。“人生一路,可以多舛,可以平淡,其间经历,饶有趣味,有一个人可以一同走过,一同看过,确实十分美好。”杨洲如此感慨。

  初识

  都觉得对方“让人很心疼”

  华商报: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杨洲:去年10月30日,小艳加我微信,得知她也是病友,我们就聊了起来,从彼此的病情、康复训练聊到彼此的生活,她对康复治疗知识不了解,我当时就很迫切地想教她。她那时状态很不好,无法接受截瘫的事实,还做过轻生的傻事。我非常理解,我瘫痪时还上高一,一夜之间改变了人生,那种落差正常人很难体会。

  徐艳:当时我在网上搜索治疗和康复训练的方法,看到脊髓损伤论坛里有很多病友留下联系方式,就从几百个号码中挑了一个记下来,这个号码就是杨洲的,但一看头像是个男的,不好意思打招呼,犹豫到晚上才发了一个“你好”过去。他很亲切,教会我很多康复训练的方法。

  华商报:什么时候喜欢上对方的?

  杨洲:她的微信头像不惊艳,但却让人很心疼,很亲切。和她聊天后,我就一见钟情了,很希望能照顾这个女孩,邀请她来四川和我一起锻炼,我说想娶她,她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可我是认真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刚认识我就会说这样的话。认识十几天后我打电话给她,听到她的声音就觉得很温暖,很心动。

  徐艳:看到他的照片,觉得这个男孩让人很心疼。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他的真诚,但刚认识他就说要娶我,我只能当他开玩笑。后来交流中不知不觉就喜欢上他了。虽然他比我还小两岁,但觉得他挺成熟懂事,好多事情比我懂得还多。我们通电话时,就觉得他的声音好熟悉,完全没有陌生感。我们每天通过微信交谈,相约同时起床、同时洗漱,无时无刻不在给予对方关心和帮助。

  相爱

  彼此真心相对就是真爱

  华商报:一般人可能觉得“网恋”很不靠谱,你们怎么看?

  杨洲:网络上是有很多不好的东西,人与人之间也会很戒备,但我们从未怀疑过彼此,一直真诚相待,我想这就是上天赐予的缘分。

  徐艳:一般人会这样想,我妈妈、姐姐也不相信“网恋”,可说来奇怪,我从来都没想过他是骗子,我们的交流一直都很真诚,我相信只要用真心对待彼此,世上是有真爱的。

  华商报:什么时候把你们的情况告诉父母的?他们是什么态度?

  杨洲:大约是认识后一两天,我就跟我妈说,我可能会结婚了。其实那时小艳还没有答应我,但我感觉我们会在一起。我父母说,哦,那就好,你开心就好。

  徐艳:认识十几天后,我把和杨洲的事告诉了妈妈和姐姐,她们都不相信,说我可能遇到了骗子。妈妈还叮嘱我,你们聊聊可以,但不要动真心啊,你已经遍体鳞伤了,不能再受伤害了。我说,妈妈这个人是真的,他和别人不一样,他对我也是认真的。我妈妈也没有再阻拦,因为曾经做过傻事,所以只要我现在能好好活着,妈妈就很高兴了。而且她们发现,我认识杨洲后话变多了,笑容也变多了,整个人就像重生一样。

  生活

  相互扶持就会遇到奇迹

  华商报:去年12月19日你们第一次见面,不到一周就“闪婚”了,会不会觉得有点快?

  杨洲:她愿意来四川,我觉得她是答应我的求婚了。我们见面的那天晚上,我对她说,过两天咱们就去领证吧。之前我们相隔两地,虽然地理上的距离很远,但心的距离很近,她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我觉得我们能在一起就是上天注定的安排。

  徐艳:我们从来没想过时间的问题,因为我们之间一直都没有陌生感,就连第一次见面都像久别重逢。我们两家人也是一样,他妈妈去成都接我时,握着她的手我就觉得很亲切,就觉得我是她的女儿,我们很聊得来。我女儿对他们家人感到很亲切。

  华商报:你们两个人能照顾对方吗?生活压力如何面对?

  杨洲:我们自理能力是没问题的,穿衣、叠被子、煮饭、扔垃圾等这些简单的活儿,都能自己做。我们和父母在一起住,经济上还是靠父母支持,妈妈一直留在家照顾我,爸爸外出打点零工挣钱养家。

  徐艳:我们靠双手可以自理,互相帮助,你拿不到的我来拿,递一下就行。我们每天定时喝水定时导尿,做康复训练,互相按摩。两个人互相扶持,我相信奇迹会出现的,我相信我们都能站起来。

  华商报:对于未来,有什么打算?

  杨洲:明天会带小艳去医院做检查,查明病因,为她的康复做治疗方案。等她的病情稳定,我们今年内就举行婚礼。以后,我们希望能通过双手做些事,比如开个网店赚点钱,减轻父母的经济负担。

  徐艳:现在全家人都在考虑我的病情,希望诊断有个结果,再考虑以后的生活。我希望我们将来能靠自己的双手做点什么增加点收入,毕竟这个家里有两个病人和一个小孩,开支很大。 华商报记者 刘苗

编辑:帆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