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设为首页

全国人大代表王梦恕:米字高铁之后是微型铁路

2015年03月07日08:35来源:大河网-河南商报

    建米字高铁 省委书记请院士多吆喝

  郭庚茂:米字高铁不光是郑州的事情,对东南沿海转移产业到内地也会起到重要作用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米字高铁建成后,米字之外的微型铁路也要跟进建设

全国人大代表王梦恕:米字高铁之后是微型铁路

王梦恕

  河南商报首席记者赵强郑筱倩 记者宗雷文/图

  王梦恕是个“少数派”

  “铁路对GDP带动最大,搞房地产、汽车,这是泡沫GDP”,“高速公路并不受欢迎”,“高铁线路要考虑运营的需要,而不是照顾城市的需要”,“地铁根本不需要屏蔽门”……他的观点总会得罪不少人。

  但他这个“少数派”的目的只有一个,为中国铁路鼓与呼。3月6日,这位年近78岁、河南团最年长的全国人大代表接受了河南商报等媒体的采访。

  铁路地位

  铁路对GDP带动最大

  3月6日上午,出席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河南团分组审议政府工作报告,中国中铁副总工、中铁隧道集团副总工、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第三个发言。

  “我们国家要发展GDP,靠什么发展?铁路对GDP带动最大。”王梦恕一如往常,继续“为中国铁路代言”。

  王梦恕说,“建高铁对拉动我国经济的作用不言而喻,可以带动整个国家上千个行业中的几千个工厂发展。如果不建高铁,你让这些工厂做什么?”

  他举例说,“我们每年花6000亿元可以建3000公里铁路,可以带动1.5%的GDP,可以解决600万农民工就业,还可以解决大学生就业。”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铁路投资要保持在8000亿元以上,新投产里程8000公里以上。王梦恕倍感欣慰,“你要是不搞铁路,搞房地产、汽车,这是泡沫GDP,这个GDP对国家的发展起不到作用,反而把能源浪费了。”

  他对一些地方继续大建高速公路表示反对,认为这完全是浪费资源,且占用大量土地。

  “铁路占地很少,高速公路并不受欢迎。前两年国家发改委已经要求,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达到10万公里以后就不要建了。”他说,高速公路主要是为战略服务,并非主要运输通道,一旦遇到战争,铁路受损,公路可以跟上,“用铁路拉一吨煤,走一公里最多6分钱,用汽车运需要6毛钱,而且用优质的油拉低质的煤绝对是错误的。”

  高铁实力

  “我们要打出去,我们很厉害的”

  去年底,墨西哥宣布由中国铁建牵头的财团中标的其境内高铁项目取消中标,引发各界关注,外界对中国高铁的质疑声再起。

  王梦恕说,“我们现在还是要打出去,我们很厉害的。”

  在谈话过程中,王梦恕口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是“国家”,他的一切主张都从国家利益出发。

  他说,“百年前,孙中山就说过,中国要富强就要建铁路,孙中山当铁路总监提出要建10万英里铁路,这相当于17万公里。可到今天,我们国家才有10万公里,计划到2020年达到12万公里。”

  “现在应该公开,如果今年搞得好,年底就可以达到12万公里,提前5年完成。”王梦恕话中带着“不服气”,“美国不到3亿人,他们早就达到27.2万公里了。”

  他用实例证明中国铁路的实力。重庆到兰州的高铁,800公里线路中有600公里隧道,“外国人说,这样的项目,我们敢这样建,他们根本不敢这样建。我就说,我们有这技术,也有这个资金。”

  米字高铁

  线路考虑运营需要,而不是照顾城市需要

  “我们要尽快完成(高铁)大网,就是各个省会通往北京的线路,要抓紧建,这个对郑州有利。”王梦恕说,河南的米字形高铁建成后,米字之外的微型铁路也要跟进建设。

  在场参加审议的全国人大代表、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郭庚茂插话说,“王院士,你要呼吁加快米字形铁路建设速度啊,郑州的米字形铁路可不只是郑州的事情。”

  郭庚茂说,郑州通到济南之后,意味着青岛到重庆甚至今后到云南,将形成一个大斜线。东南方向,通到合肥后,合肥到杭州再到福州就可以连接,这不光能促进旅游,对东南沿海转移产业到内地也会起到重要作用。

  米字形高铁中的郑万高铁今年将全线开工,郑合高铁将开工建设。不过,外界指出,“米”字上的西北、东北上的两个“点”进展缓慢。

  王梦恕说,郑万高铁经历了邓州、新野的“站点之争”,线路要考虑运营的需要,而不是照顾城市的需要。西北方向,现在只从郑州建到焦作,到太原暂时不准备建,因为沿线经济、客流量还未达到。

  “现在先要把到徐州方向的线路打通,这样从上海一下子可以到达西北,之后再看其他。”王梦恕说。

  高铁速度

  时速250公里是“经济速度”

  对于高铁提速的问题,中国铁路总公司总经理盛光祖日前表示,300公里的时速是中国高铁比较适合的速度。

  王梦恕对河南商报记者说,“目前高铁速度有两档,时速250公里和350公里,但并非是全线一个速度,而是根据线路状况,有一段是250公里,有一段是350公里,可以快,可以慢。我们把时速250公里叫做经济速度。”

  他说,“‘7·23’动车事故之后,高铁普遍降速,但‘7·23’事故中出事的根本不是高铁,它连动车都不是,只是一般的快速铁路,追尾明明不是因技术问题。出事故后,大家都开始降速。”

  开通不久的兰新高铁最高时速250公里曾被人们指责偏慢,王梦恕说,兰新高铁按照时速350公里设计,运行时按照时速250公里跑,“有人建议能不能提到时速300公里,但现在不敢马上提,沿线的风沙、高温、低温都是很大难题。”

  关于地铁

  应该取消屏蔽门

  “少数派”王梦恕把“赞”给了高铁,却对地铁的不少方面表达“不同意见”。首先被批的,是屏蔽门。

  “北京地铁定的是2分钟一趟,结果人太多,屏蔽门经常出问题,最后三四分钟才来一趟。”他说,如今一个人上车需要用9秒钟,效率低下,造成拥挤,“现在地铁管理很差劲。”

  在王梦恕看来,这种“差劲”的管理反映在全国各地。他说,“国外地铁几乎没有屏蔽门,很少有安全事故发生,反观国内却发生被屏蔽门挤死的悲剧,其实这是自己紧张了,不用屏蔽门,客流疏散更快。我们追求所谓先进,实际是错的。”

  对于多地纷纷上马地铁的现象,王梦恕认为,“二、三线城市不能建地铁。你要建,可以,单向运行每小时不能低于7000人次。你建了之后没人坐,还要往里贴钱。”

编辑:吴勇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