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登录 设为首页

重磅!河南男神科学家施一公团队取得“诺贝尔奖级别”研究成果

2015年08月24日07:32来源:大河报微信

   重磅!河南男神科学家施一公团队取得“诺贝尔奖级别”研究成果

  河南男神科学家、清华大学教授施一公带领的研究团队,在生命科学基础研究领域取得重大成果!8月21日在国际顶级期刊《科学》在线发表两篇文章,此消息一出,清华大学新闻中心媒体接待的工作人员电话都被打爆了。业内权威人士称此成果为“诺贝尔奖级别成果”。那么,这个成果到底能不能得到诺贝尔奖呢?

重磅!河南男神科学家施一公团队取得“诺贝尔奖级别”研究成果

施一公

  先科普下,施一公何许人也?为啥被成为“男神科学家”?一方面是他华丽丽的履历!施一公,结构生物学家。清华大学教授。1967年5月5日出生于河南郑州,在驻马店长大,1989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在校期间,学习成绩年年名列全年级第一,不但提前一年毕业,还获得数学系学士学位;36岁被聘为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历史上最年轻的正教授;40岁拿到终身讲席教授;46岁先后当选美国人文与科学学院外籍院士、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院士。在清华园,他被称为“大牛”。据最新消息,施一公即将出任清华大学副校长,目前还在公示期,公示时间为2015年8月20日至26日。称他是“男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小编先卖个关子,言归正传,先说说他这次取得的重大成果!

   1施一公团队取得的“诺奖级成果”到底是啥?8月23日上午10点,施一公研究组“剪接体的三维结构 RNA剪接的分子结构基础”重大成果发布会,在清华大学举行。施一公教授在讲解时称,“这项研究成果的意义很可能超过了我过去25年科研生涯中所有研究成果的总和!”而此前施一公以通讯作者身份在《科学》、《自然》和《细胞》上发表的文章接近50篇。

重磅!河南男神科学家施一公团队取得“诺贝尔奖级别”研究成果

施一公和他的研究团队

  施一公介绍,在所有真核生物中,基因表达分第一步转录,第二部剪接和第三部翻译组成。目前第一步与第三步中的关键催化机器RNA聚合酶与核糖体的结构解析已分别被授予2006年和2009年的诺贝尔化学奖。然而基因表达第二步中的关键分子机器剪接体的原子结构解析因其复杂性难度巨大,20年来全世界许多一流实验室都在攻坚,却无突破。

   而施一公团队的最新成果解析了剪接体高分辨率的三维结构,并阐述了RNA(核糖核酸)执行剪接的工作机理,对人类进一步理解生命、揭示与剪接体相关遗传病的发病机理提供了结构基础和理论指导。

重磅!河南男神科学家施一公团队取得“诺贝尔奖级别”研究成果

文科生小伙伴是不是已经晕菜了!木关系,小编给大家通俗讲解一下这三步和施教授团队的成果(注意配合上图):

  DNA写了一封叫“初始信使RNA”的信,要交给核糖体来制造蛋白质。写好后却被剪接体一通修改,改成了“信使RNA”交给核糖体,而核糖体则遵循修改后的这封信去制造蛋白质。施一公教授团队的成果就是发现了剪接体的结构,并知道了它是怎么修改这封信的。

2成果到底多重要?人类35%的遗传紊乱与剪接体直接相关重磅!河南男神科学家施一公团队取得“诺贝尔奖级别”研究成果

施一公接受大河报记者采访

  这项成果的核心内容就是“剪接体”,施一公教授用通俗的语言进行了解释:比如人民大会堂是大理石建的,但是山里石头形状各异,需要去切,才能建成。切石头的,就是剪接体。信使RNA告诉你怎么建,我是拉石头的。剪接体进行剪切,剪切好了,人民大会堂建好了。没切好,成了遗传病。“生命基础,就是一块一块砖。”

   “35%的遗传紊乱与剪接体直接相关。”施一公说,许多人类疾病都归咎于基因的错误剪接或是针对剪接体的调控错误。比如,单个剪接位点的增加或缺失可能引起α-或β-地中海贫血症;可变剪接平衡紊乱导致的某些外显子不正常表达可能导致额颞骨痴呆症。

   据悉,自1993年RNA剪接的发现被授予诺贝尔生理及医学奖以来,科学家们一直在步履维艰地探索其中的分子奥秘。施一公还专门制作一张PPT说明国际上有很多大牌研究团队玩命攻关这个领域:有美国哈佛大学、英国MRC分子生物学实验室等。

   “我们得到的结果不仅将精度由5.9个埃米提高到了3.6个埃米,而且其解析对象是真正的剪接体,从而第一次在近原子分辨率上看到了剪接体的细节。”施一公说,“整体是3.6埃米,局部到了2.9埃米。分子结构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3成果能不能得诺贝尔奖?同行:将得到诺奖委员会认真考虑重磅!河南男神科学家施一公团队取得“诺贝尔奖级别”研究成果

施一公和他的研究团队

  很多网友关注这个成果能否得到诺贝尔奖,看看业内人士和施一公自己怎么说:

   著名癌症生物学家、美国杜克大学药理学院讲席教授王小凡:

   “施一公是蛋白质领域的世界顶尖科学家,他曾在这一领域做出过许多重要贡献,而如今的这一最新发现,是施一公所取得的所有成就中最重要的。

   考虑到诺奖已在有关RNA的结构问题上颁出两次奖励,我个人相信,施一公取得的这项成就将得到诺贝尔奖委员会的认真考虑。这也是过去二三十年中,中国科学家在基础生物学领域做出的最杰出成就。”

   施一公好友、中国国科学院高福:

   “我们不谈俗的事儿,我们谈科学。鼓励青年才俊,找准方向,为国家做自己应该做的事儿。”

   著名分子生物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饶子和:

   “一公得什么奖,得多少奖都是正常的,一定会有的。”

   施一公:

   “在一线研究,不可能以得诺贝尔奖作为课题。科学评价,由第三方评价。媒体太关注诺贝尔奖了,可以淡化一下,因为基础研究中很多课题还没解决。”

   4揭开神秘面纱!大河报记者实地探访施一公团队实验室其实,早在10多年前,施一公就曾想开展剪接体结构的研究。“回国后,实验室刚建立起来,想找一些可以很快出成果的课题让学生们做,帮助他们树立科研信心。”施一公坦言,2009年,他的课题组开始正式进入剪接体研究的核心领域。

   施一公团队的实验室,位于清华大学医学科学楼三楼。“我们都很有危机感,因为我们知道这个课题的重要性,也知道很多团队都在做,而科学上只有第一没有第二,如果我们自己不沉下心来努力,一旦别人首先发表,我们之前的工作意义就会大打折扣。”

重磅!河南男神科学家施一公团队取得“诺贝尔奖级别”研究成果

带领他们往前冲、努力拼的,正是施一公教授。时间跳转到2个月前,这项研究的最后冲刺阶段。施一公带领3个学生每天“玩命写论文”。那段时间,他们每天写论文到凌晨,有时候甚至写到早上5点。“回到家6点多,躺下睡到8点又起来接着写。”施一公说,“身体极其疲乏,但精神亢奋,睡不着。”就连在送孩子回河南老家的火车上,4个小时的车程,施一公就埋头写了4个小时。某天凌晨3点,还在办公桌前写论文的施一公忽然尾椎抽筋,一动不能动,这样的突发状况吓坏了3位学生。休息了一会缓过来后,施一公起身在办公楼里快走了好几圈,终于才渐渐恢复。

  5学习完了男神的科研成果 再来重温下他的感人文章

   称施教授是男神科学家,另一个原因是他并不是一个冷冰冰钻实验室的人,他对家乡、对家庭、对学校饱含深情,重科研、讲乡情、有情怀是这位男神科学家的标签,他的每一次科研成果、每一次回到家乡,都会让大批粉丝触动,也掀起了粉科学、粉精神的热潮。他在科研之余,用平实的文字撰写了《我是河南人》等文章,表达了对河南故乡的眷恋,读来着实让人感动。一起来重温这篇文章↓

重磅!河南男神科学家施一公团队取得“诺贝尔奖级别”研究成果

2015年6月,施一公回到母校驻马店高中探望师生

  我是河南人

   我的家世比较复杂。在官方记录上,我的籍贯是云南大姚,其实那里是我爷爷的出生地,至今我也没去过一次。我父亲出生于浙江杭州,但生长于江苏、上海等地,后来在哈尔滨工业大学读书。我母亲来自江苏丹阳的吕城镇,高中毕业后考入北京矿业学院。父母大学毕业后选择到条件较为艰苦的河南工作。虽然我出生在河南、成长在河南,但我对自己是哪里人的问题一度迷惑,小时候的邻居和同学也总认为我是“南方人”。高中毕业后,我离开河南,才逐渐意识到对生长了18年的故乡的眷恋和感情。今天,无论什么人问我,我总是会很自豪地说:“我是河南人!”是的,我是生于河南、长于河南、地地道道的河南人。

  我出生在河南郑州,两岁半就随父母下放到河南省中南部的驻马店地区汝南县老君庙乡(当时称光明公社)闫寨大队小郭庄。2010年5月,我与母亲一起看电影《高考1977》,之后老人家很有感触地回忆起当年下放的情景:1969年10月的一天上午,我们一家六口人乘坐解放牌大卡车,从郑州启程前往从未去过的驻马店。我年纪小,跟着母亲坐在驾驶室里,一路上又新鲜又兴奋,叽叽呱呱说个不停。哥哥姐姐则是和家具一起站在后面露天的车斗里。虽然只有两百公里的路程,卡车却颠簸了整整一天,好不容易在晚上十点钟才到达小郭庄。我们的新家是刚刚把牲口迁移出来的一个牛棚,地上的麦秸秆还没有打扫干净。父母点上早已准备好的煤油灯,忙着卸家具,哥哥姐姐则帮着搬运一些较轻的物品。面对陌生的草房,闻着怪异的气味,我抱着母亲不肯松手,哭着闹着嚷嚷要回以前的家。懂事的大姐把我抱过去,告诉我这就是我们的新家……

  没想到,这间牛棚伴随我度过了幼儿时期的三年。直到1972年离开小郭庄,我们全家一直住在这个村西头的牛棚里。能干的父亲弄来高粱秆、石灰、黄胶泥,把整个房子装修一新。那时,小郭庄还没有通电,电线杆也只架设到光明公社和闫寨的大队部,村民们也舍不得用蜡烛和煤油灯,一般天黑以后就上床睡觉了。晚上,整个村子漆黑一片,只有看家狗偶尔叫上两声。1969年底,在征得村干部同意后,我的父亲带着我大姐和几个乡亲,买来电线、瓷瓶,竖起一个个电线杆,把电线从大队部一直引到小郭庄。小郭庄成为附近十来个村庄中第一个通电的,这在当时当地是件了不起的大事!

  父亲对村里的贡献得到乡亲们的认可,大家有事情都来找他商量,也常常请他帮忙。尤其是逢年过节的时候,邻居从镇上的百货店里买来布料,然后请我父亲量体裁衣,我们家的上海牌缝纫机在这时候也就成了全村的宝贝,父亲、母亲、大姐会轮流使用,尽量帮帮邻居。父亲除了裁缝,还会木匠活、剃头剪发等等,我们家的大部分家具都是父亲亲手打制的。后来父亲还在全公社唯一的高中讲授数学。

  母亲所描述的当时的物质之简陋、生活之艰难,我基本都没有印象。经过许多年的过滤记忆,童年剩下的只有无忧无虑的淘气,唯一不尽如人意的可能是食物的相对匮乏。由于家里孩子多,虽然父母都有收入,吃饱肚子没有问题,但至于吃什么就不得不量入为出了。如果一餐有肉,除大姐外的我们兄弟姐妹三人一定会掀起一场大战,很惭愧那时我们谁都没有孔融让梨的觉悟。我是最小的孩子,可也是最馋的一个。不论母亲把好吃的藏到什么地方,我总是能凭着敏锐的嗅觉把它们找出来偷吃掉,尽管每一次都免不了挨一顿揍,依旧屡教不改。1971年的春节,我还不到四岁,父亲从镇上买来十多斤五花肉,做成一大锅香喷喷的红烧肉,让我们几个孩子随便吃。一年多来第一次受到这样的款待,我们都不遗余力,尤其是我,专拣肥肉,吃了满满一大碗。吃完后身体很不舒服,难受了整整两天,什么都不想吃。那次吃伤了身体后,我有将近二十年对肥肉犯怵,吃一点就会反胃、呕吐。直到现在,即便再美味的肥肉,我都心存疑忌、很少品尝。

  家里吃的东西有限,我们就到田间地头自己解决,童年觅食的经历是记忆里最大的快乐之一。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当地人俗称的豌豆角子。翠绿的豌豆角刚刚长大,但里面的豆子还是瘪瘪的时候,其美味真是胜过天下的任何水果!把豌豆角从中间一掰,但不完全掰断,顺势从连接面上撕掉一层透明的膜,如法炮制再把对面的膜撕掉,剩下的部分往嘴里一丢,其清脆香甜难以描述。我们几个小伙伴猫在田里放肆大嚼,有时,一不小心,一根竹竿就会狠狠地砸在谁的脑袋上。看田的魏大爷恨透了我们这些防不胜防的小害虫,下手从不留情。但是魏大爷知道我们一家是从省城下放来的,对我们很照顾。他的扁担从来没有光顾过我的脑袋,甚至他还会偶尔在傍晚时用衣服兜一袋豌豆角送到我家。作为感激,我能干的父亲会帮他理发以及过年时裁制衣服。

  村里的人对我们一家都很照顾,也从没听母亲说过有任何被排外的经历。因此,尽管在那个贫瘠的农村只是生活了不太记事的三年,可是每当说起来,总觉得那里才是自己的第一故乡,透着一股发自内心的亲切与眷恋。

  1972年,我们全家搬往20公里之外的驻马店镇。离开那天,又来了一辆解放牌卡车。村里的众多孩子围着汽车看来看去、爬上爬下,我的母亲从附近镇上买来两斤糖果,分给孩子们吃。这一次,我也随同哥哥姐姐一起站在后面露天的车斗里,车开起来后感觉到大风扑面,真惬意!

  在驻马店镇住了整整八年。这期间,我开始懂事,也有了很清晰的记忆。平心而论,镇上的生活比小郭庄要方便得多;但童年的我居然开始留恋农村生活,想念我的小伙伴。此后,这种感情长期跟随着我,影响着我对世界的看法。在我心中,记忆并不清晰的小郭庄似乎是我永远的故乡。

  尽管从1985年考入清华大学开始就基本没有再长时间地回过河南,但是那里依旧是让我最有归属感的地方。在美国如果能够遇到一个河南人,总是感觉分外亲切。海外的华人生物学家当中有不少河南人,改革开放后,以CUSBEA(中美生物化学联合招生项目)第一届考试第一名身份赴美留学的王小凡,以及在美国留学生中首先成为美国科学院院士的王晓东都是河南人。我和他们的交情也因为老乡身份而更加深入和自然。

  后来,不知什么时候,河南人的名声开始出问题。2001年我回国,似乎处处都不欢迎河南人。最可气的是看电视里的防盗公益广告,地铁里的乘客都说普通话,却偏偏让两个扒手之间用河南话交谈!真是岂有此理!这种明目张胆的不公平也更激发了我为河南人鸣不平的愿望。还好,还算有人主持公道,通过写书为河南人讲理。我自己也买了一本叫《河南人惹谁了》的书,边读、边笑、边生气!虽然书里讲述了许多对于河南人莫名其妙的误解,但书中的例证在社会上广为流传,也给人们增添了不少茶余饭后的谈资。

  顺便说说我自己亲身经历的两件小事。一次是在美国东北部的佛蒙特州肯灵顿滑雪场滑雪,碰到一个中国人,很亲切地聊起来。我很自然就问道:您是哪里人?对方说:河北人。我说:哦,那咱们很近,我是河南的。这时对方不好意思地解释说:其实我也是河南的,在河北邯郸生活过两年,只是河南人名声不太好,所以外人问时总说自己是河北人。我听后感慨良多:咱们至少都是中国人吧!不是有“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的道理吗?

  另外一次是去中国南方某高校做学术报告,晚宴时某位校领导问我:施教授,哪里人?我答:河南人。他好像没听清楚,过了几秒钟,又问:您祖籍是?……我如实报告了爷爷和父母的出生地,他于是恍然大悟:哦,您是云南人呀!好像一切都顺理成章了,却绝口不再提河南,真让我哭笑不得。

  回国不久的一次聚餐时,我认识了清华大学水利系一位河南老乡。此君妙语连珠,因为同座的还有几位山东老乡,他就拿河南和山东比较,现摘录如下:

  ——为什么河南人名声不好那是因为别的省如果有人做了好事,都是用省说话,比如山东出了梁山好汉,山东有孔圣人;可出了坏事,却是用市县去说,比如,泰安有个罪犯。可到了河南,反了。河南要有好事,总是说市,比如洛阳的牡丹,南阳的孔明;可是坏事呢,却一下子都说到河南省去了。这么一来,就好像山东只出好人,河南只出坏人了。

  ——反正吧,我是这么觉得:山东也有好人,也有坏人;河南也是如此。

  闻言莞尔。其实全国各地,又能差多少?

  从出生到18岁上大学,我有将近11年是在驻马店地区度过的。所以,我不仅是地道的河南人,更准确点说,我是驻马店人。今后,您贬损河南人之前,最好四下观望一下,免得我在场让您下不了台。

  后记:此文写于2009年8月中旬。那一年的9月26日,我携妻子儿女陪同母亲、大姐玉芬、小姐云楠,在离开了将近37年后又回到了河南省汝南县老君庙乡闫寨村小郭庄。本以为不会有人再记得几十年前的事情,事实却与我的想象完全相反。几乎所有上了年纪的村民都出来了,热情地拉住母亲和大姐,自我介绍,问长问短,一再邀请我们住两天再走。很多村民得知我父亲早已辞世的消息后,纷纷向母亲表达感激、思念之情。临走时,他们希望我们带些土产回来。推让再三,我们收下六个刚刚从树上摘下来的石榴。这些乡亲的情谊让我感动不已。40年前,他们就对我们全家照顾有加,我的父亲母亲也尽力帮助过当地百姓。今天,我用什么来报答这些父老乡亲的厚爱呢?

编辑:姜秋霞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