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中美关系不像一些人想象的那样坏

2016年02月28日10:53来源:中国网

  应美国国务卿克里邀请,中国外交部长王毅2月23日至25日对美国进行正式访问。

  这次访问是在中美关系因双方在朝核、南海等问题上的分歧凸显的背景下进行的,因而备受瞩目。

  在华盛顿期间,王毅会晤了奥巴马总统,分别与国务卿克里、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苏珊·赖斯举行会谈。王毅还分别会见了国会众院外委会主席罗伊斯、民主党首席成员恩格尔等联邦众议员,国会参院外委会主席科克、民主党首席成员卡丁等联邦参议员,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哈斯、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以及前常务副国务卿、前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等,并在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发表题为《发展中的中国和中国外交》的演讲。

  从中方仅提前一天宣布王毅将访美的消息看,这次访问具有紧急性,首次是一次化解尖锐矛盾之旅。目前摆在中美之间的两个紧迫问题,一是朝核问题,二是南海问题。

  自朝鲜1月6日进行第四次核试验、2月7日进行与导弹技术相关的卫星发射活动以来,半岛局势剑拔弩张,各方在四条线索上紧张对峙:一是朝鲜誓言加紧发展导弹投射技术,以期尽早确立对美国的威慑力;二是美国推动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对朝全面制裁措施,并率韩、日率先对朝实施严厉的单边制裁;三是美韩同盟锣密鼓对外透露紧急事态下对朝进行先发制人打击的特殊作战部署,朝则针锋相对提出打击青瓦台和美国本土的“两步走”方案;四是美国借机推动在东北亚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并加强相关武器部署,与韩方正式启动有关谈判。

  半岛紧张局势事实上将中国置于决策困境。对此,王毅2月12日在德国慕尼黑出席国际会议期间一方面重申中国推动谈判解决半岛核问题的意志,一方面亮明中方三条底线:第一,不管什么情况下半岛都不能有核,无论是北方还是南方,无论是自己制造还是引进部署。第二,不能用武力解决问题,那将使半岛生战、生乱,中国不会允许。第三,中国自身的正当国家安全利益必须得到有效维护和保障。

  王毅在华盛顿同美方作了进一步协调,表示从维护国际核不扩散体系出发,不能接受朝核、导开发计划,不能承认朝的拥核国地位。王毅宣称,安理会涉朝新决议的磋商已取得重要进展,有望近期内达成一致。但王毅也强调,安理会决议本身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半岛核问题,各方最终还是要回到对话谈判的轨道上来。

  就在中美外长会谈后不久,美方于当地时间2月25日迅速向安理会递交了调整后的制裁决议草案,安理会则连夜举行了磋商。据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萨曼莎·鲍尔(Samantha Power)介绍,新草案除收紧金融制裁、禁止奢侈品贸易、限制煤炭和有色金属交易措施外,还包括对朝实施全面的武器禁运,要求对朝所有进出口货物进行强制性检查,以及禁止供应航空燃油。

  王毅离美后,各方还会就制裁安理会涉朝新决议进行最后的讨价还价,交锋仍将激烈,但通过的可能性远大于不通过,而中美共识的细节到位是决议最终获得通过的关键。即便是这样一份“史上最严”的决议,也不会封死朝最基本的民生需求,这就为未来推动各方重返对话轨道留下余地。

  王毅就部署“萨德”系统问题当面做了奥巴马及克里、赖斯的工作,表明了中方反对美方有意在韩国部署这一系统的严正态度。而在CSIS的演讲中,王毅坦承,“萨德”反导系统X波段雷达覆盖范围已深入中国内陆,也就是说中国的正当国家安全和利益很可能受到损害、甚至威胁,“所以美国和韩国如果商量是否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的时候,应该考虑中国的合理安全关切,应该给中国一个有说服力的、能够让中方信服的解释和说明”。

  克里承认美方并不存在部署“萨德”的“饥渴”,仍未做出部署决定,但又辩解说“萨德”并非进攻性武器,美方已多次澄清有朝一日朝核问题得到解决、半岛和平得以保障,美方不仅不会部署“萨德”,还会减少在半岛的驻军,“无核化是不考虑部署的唯一条件”。

  “萨德”问题并非朝鲜半岛核问题的简单组成部分,而是事关中、俄、美、韩等各方切身安全利益,具有强烈的战略属性,必须在各方充分讨论的基础上慎重决策。尽管韩方透露有可能最终选择混和美、韩反导技术的缩小版“萨德”,但仍不能缓解中、俄方面的严重关切。政治交涉已经提升至最高层,一旦美韩无视中俄立场决定部署,东北亚的战略安全环境将发生朝鲜停战以来最重大的变化,中美关系将在战略层面上加剧恶化之势,这是各方必须竭力避免的。

  王毅访美期间,中美双方就南海问题进行了交锋。克里指责中国与越南及其他国家一起制造了南海紧张局势升级的“怪圈”,要求中方贯彻习近平主席2015年9月访美时所做“中方无意将南海岛礁军事化”的表态。不过克里也承认“非军事化不是一个国家的问题,而是我们大家的事情”,希望大家一起努力“朝这个方向共同迈进”。

  王毅指出,南海诸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中方有权维护自己的主权和正当海洋权益。同时中方坚持通过对话管控分歧,通过谈判解决争议。作为南海的最大沿岸国,中国有能力、也有信心同东盟国家一道,继续维护好南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维护好各国根据国际法享有的航行自由。王毅强调,南沙的非军事化不是哪一家的事,而是需要各方一起为之作出努力,中方希望今后少一些抵近侦察的挑衅,少一些先进武器的炫耀。

  但中美双方仍取得了最起码的共识,那就是应以和平方式、通过谈判解决争议,中美也应就海上问题开展进一步沟通,增进相互了解,避免和防止误判。

  不过从美国军方传出的信号却仍是令人担忧的。美国国防部长卡特、美军太平洋总部司令哈里斯2月25日分别在众院筹款委员会听证会和五角大楼记者会上继续指责中国。哈里斯声称中方借助在南海岛礁兴建空军基地和强化掩体,以及部署精密雷达和导弹防御系统,正逐步取得在南海的“实质”控制权。哈里斯并表达了对中国可能在南海上空划设防空识别区的担忧,扬言中方一旦这么做,美方将会无视任何相关指定。哈里斯并透露克里直接向中方提出了不要在南海划设防空识别区的要求。

  在王毅访美的实际行程中,不包括与美军高层进行会面。有美国媒体报道称,是中方取消了事先已经安排好的与卡特国防部长会面的计划,以显示对美国军方的不满。但到底是哪方决定不进行这次会面,无从得到证实。

  王毅访美的另一主要目标是延续中美关系总体稳定发展的基本态势,为年内即将进行的中美高层会晤做准备。王毅向美方强调双方要按照两国元首的共识,保持和加强高层及各级别对话交往,加快中美投资协定谈判进程,加强反腐败和执法合作,通过实施“中美旅游年”等项目进一步扩大人文和地方交流,并继续拓展双方在更广泛领域合作。

  王毅重申中方支持美方3月底4月初在华盛顿主办第四届核安全峰会,欢迎奥巴马总统9月赴华出席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奥巴马表示,美中关系十分重要,双方应继续保持沟通协调,他期待着习主席出席将在华盛顿举行的第四届核安全峰会。

  如果习近平决定出席华盛顿核安全峰会,将是他半年内第二次、上任后第三次到访美国。2015年9月习近平对美国进行的国事访问被认为正式开启了中美关系的新阶段。

  过去三年,中美关系在既竞争又合作的轨道上颠簸前行。美国国内战略界对中国改革方向的失望情绪高涨,对中国可能挑战美国的领导地位和对国际规则的主导权深怀疑虑,甚至对连续数任总统奉行的对华接触政策提出了质疑。但美国国内也有不少人认为中国整体上并不是美国的竞争对手,中美之间共同利益并不亚于摩擦分歧,两国关系的竞争属性被人为夸大了,美国在继续领导世界的过程中需要中国的帮助。

  在CSIS,王毅面向来自美国政、经、军、学界的听众说,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复杂、多元,难以简单定义,发展中美关系要做好“加法”和“减法”。所谓“加法”就是要通过拓展务实合作,不断积累中美关系的积极面,扩大正能量;“减法”就是要建设性管控好分歧。

  “我们要用望远镜眺望中美关系的未来,而不是用显微镜放大中美关系中的问题。双方应继续以长远的眼光和战略的视野把握和推进中美关系”,王毅说。

  王毅承诺,中国的开放大门不会关闭,中国的改革步伐不会停止。王毅指出,中国在未来很长时间内将继续聚焦自身发展,无意也不会挑战任何国家。最重要的是,中国就是中国,即使中国今后得到更大发展,中国也不会成为另一个美国。王毅传递的另一个重要信息是,中国和美国一样,需要专注于国内事务。

  王毅的此次美国之行成果显示了外交的效能,向外界证明了中美可以在相互协调与妥协中处理两国关系面临的具体问题。尽管存在很多不确定性,但至少现在,中美关系并不像一些人想象的那样坏,其前景也未必全然悲观。(晓岸)

编辑:帆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