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双轮驱动”补足农业现代化“短板”

2016年03月22日16:50来源:新乡日报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张兴军

  “2015年,丰产不丰收。玉米虽然亩产也达到了600公斤,但平均价格从上一年的0.56元/公斤突然下跌到了0.38元/公斤,两季综合下来每亩地亏了100元左右,因为赔钱太多,外借的贷款没法及时还上,现在每年利息还得40多万元……”

  说起刚刚过去的2015年,河南省新乡市下辖的卫辉市农民种植合作联社理事长程纪华算了这样一笔账。他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合作社组成合作联社,一共流转土地2700亩,原想着放开手脚大干一场,没想到遭遇粮价突然下跌,未来何去何从,大家都很伤脑筋。

  除了“丰产减收”的困局,新乡粮食持续增产的难度也越来越大。新乡市农牧局副局长宋培成介绍,新乡虽不是产粮大市,但小麦、玉米常年播种面积分别为500万亩和300万亩,种植结构在省内颇具代表性。2015年全市粮食总产达到36.45亿公斤,实现历史性的“十二连增”。从目前看,高基数上继续增长很难。

  “为了争抢农时,秋粮收获10天后冬小麦就播种完毕,小麦收获前一星期要把花生点种下地。这种种植模式虽然保障了当季的粮食产量,但长期如此就会透支地力,未来粮食增产的难度自然越来越大,稍有放松还可能出现滑坡。”宋培成说。

  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在“十三五”开局之年和全面小康决胜阶段,面对农业现代化“短板”,河南省新乡市既围绕“农”字下功夫,又跳出“农”字做文章:一方面立足自身实际,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培育农业产业化集群;另一方面依托国家农村改革试验区平台,力推农民转移就业,最大限度进城落户,由此形成独具特色的“双轮驱动”格局。

  早春时节,驱车行进在位于黄河故道的延津县,道路两边阡陌纵横,冬小麦成方连片,像是铺展在大地上厚厚的绿毯。

  延津县农林局局长李占先介绍,在全县种植的95万亩小麦中,优质麦达50万亩、种子基地25万亩。目前,全县已形成以小麦为头雁,以面粉——面条——面点——速冻食品,白酒——包装——印刷——运输两条产业链为两翼的“雁阵式”发展布局,构筑起从田间到车间再到餐桌的“全链条、全循环”产业链。

  新乡市委农办研究室主任李新亮表示,以延津为代表,近年来全市大力实施农业产业化集群培育工程,在保障粮食安全的同时,又破解农民“丰产不丰收”难题,堪称提升农业现代化“短板”的重要举措。

  数据显示,目前新乡市级以上农业产业化集群达25个,其中年销售收入10亿元以上的集群15个,省级以上农业重点龙头企业41家。未来将围绕相关核心企业整合资源,推动农业产业化集群向专业化、品牌化、标准化提升,力争3年~5年内实现农产品加工业产值与农业总产值之比从目前的2.3:1升至2.5:1。

  除了不断延伸链条提升价值外,新乡一些地方还探索土地托管降低生产成本,即在不改变土地承包权属的前提下,农户将承包地付费委托给合作社等新型经营主体统一管理。后者提供一条龙式的服务,并以略高于市场价回收。

  “以封丘县为例,目前全县土地托管面积已超过2万亩,由于实现了专业化规模化种植,据测算亩均可节本增收200多元。”新乡市委农办主任贺海晨说,“土地托管创新了农业社会化服务方式,实现节本增效,契合了一号文件所说推进农业供给侧改革的题中之义。”

  最大限度推进城镇化是“双轮驱动”的另一只轮子。新乡市委原常委王晓然表示,新乡2011年获批为“全国农村改革试验区”后,随即以平原示范区和新型农村社区为依托开展城乡一体化探索,这也成为推进农业现代化和全面小康的新平台、新机遇。

  来自新乡市统计局的数据分析显示,2014年当地农村居民纯收入10730.2元,其申工资性收入5936.59元,占比55.3%;家庭经营纯收入3923.85元,占比36.6%;财产性纯收入222.86元,占比2%;转移性纯收入646.90元,占比6%。

  “这样的收入构成说明,越来越多的农民正逐渐脱离土地,不再将种地作为主要收入来

  源。”王晓然说,“截至2015年年底,全市人口达560万人,城镇化率49%,高于全省但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未来要持续推进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促进有能力在城市生活的农业人口转移,最大限度进城落户定居。”

  为给农民进城就业创业搭建平台,近年来新乡还大力发展农民创业园。数据显示,目前全市共规划启动26个农民创业园,规划占地面积35平方公里,建成区面积达到9.7平方公里,入驻企业283个,产值达到67亿元,共吸纳劳动力7.1万人。

  平原示范区机关党委书记韩卫军告诉记者,从试点情况看,搬迁入住新区的农民按照相关政策都统一登记为“居民”户口,但由于顶层配套改革未能跟进,这一“城里人”的身份仍有名无实。“从长远来看,一方面要通过土地确权工作,让离开土地的农民走得放心;另一方面还应深化户籍改革,打破制度藩篱,这样才能让进城农民真正住得下、留得住”。

  (原载《瞭望》新闻周刊3月14日第11期)

编辑:帆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