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幽兰沁墨香

2016年05月27日17:43来源:许昌日报

  

  □本报记者 吕超峰 王增阳 文/图

  名家名片

  李方,女,汉族,1984年9月出生于许昌县尚集镇。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许昌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其作品2004年入选第二届中国临沂书圣文化节“羲之杯”全国书法大奖赛、2006年9月入选全国第四届妇女书法篆刻展、2007年获得“许慎杯”全国书法作品展优秀奖、2012年5月入选全国第五届妇女书法篆刻展、2014年入选首届“女娲文化杯”全国妇女书画作品展。

  ①②李方书法作品。

  ③李方近影。

  自仓颉造字始,汉字由书而至书法,传承数千年。其间,商、周之甲骨、金文(大篆),秦、汉之小篆、隶书,汉字从象形演变至抽象笔画结构,书法艺术一直伴随着汉字的发展史。

  在中国古代,书法一直是文人最主要的艺术爱好,更是士大夫阶层修身养性之道。回望漫长的中国书法史,虽有东汉大书法家蔡邕之女蔡文姬、王羲之的师傅卫夫人等,但由于整体社会的阶级局限性,女性书法家少之又少,而以独特书写个性闪耀后世的知名女书法家更是寥若晨星。

  及至今日,从封建禁锢中觉醒、彻底解放的中国女性在各行各业发挥着自身的优势,创造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在书法界也不例外。青年书法家李方的书作之风,展现着当代女性的自强与自信,凸显着女性的独特艺术审美情趣。

  李方的年纪并不大。出生于许昌县尚集镇的她,自小受喜爱书法艺术的父亲影响。“幼时总喜欢趴在桌上看爸爸拿着钢笔在笔记本上很有节奏地写字,犹如行云流水又不乏苍劲有力,脸上的表情也会随着书写的节奏变化着,享乐其中。他的那种书写状态对我影响极深,直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回忆起自己的书法入门之始,李方表示,父亲潜移默化的影响让其不知不觉间深深爱上了书法这门艺术。

  在李方的记忆中,尚集镇浓厚的书画艺术创作气氛,也让其受益匪浅。尚集镇古时称“德礼镇”,自古以来村民们有习书作画的传统,以楷书鼻祖钟繇为代表的古书风、以吴道子为代表的古画风在此地颇受推崇,书画艺术代代相传至今天,形成了规模宏大的“尚集书画村”。

  李方学习书法以楷书入门,在父亲的悉心指导下,大量研习先贤法帖,从中汲取营养。初习书法选帖时,受启蒙老师的影响,李方选择了颜真卿的《勤礼碑》。“所谓有一利皆有一弊,颜体的特征性用笔,让我在以后转其他书体时,在线条及力度上占有绝对的优势。”李方说,这也为日后其书体的转变打下基础。

  十五六岁的年纪,李方就在父亲的支持下,参加省里的书法培训,并在培训期间,接触到了时任河南省书法家协会秘书长的著名书法家宋华平。有着独特书法灵性的李方受到了宋华平的关注。在宋华平的建议下,李方将自己书法研习和创作的重点转向了行书。“转行书时,由于长期临帖颜真卿的《勤礼碑》,手上已有了习惯性,颜体的藏头护尾,行书的直切下笔;颜体横轻竖重、笔力浑厚、挺拔开阔,笔画动作之丰富与行书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这些反差着实让我苦恼了好一阵子。进步最快的一段时间也是看了启功先生一篇教学文章中所言,把透明塑料膜蒙在字帖上,墨水里加洗衣粉或者肥皂,这样写进步确实很快。”在李方看来,有时候捷径就在于简单的“笨办法”,学习书法没有投机取巧,只有脚踏实地。

  李方在读完初中之后就离开了学校,但并未停止学习。在父亲的指导下,李方接受了更加传统的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教育。在学习书法中,李方不断提高着自身文化素养,陶冶性情,也持续加强着自身的人文自觉和人文关怀。在李方看来,书法艺术让自己回归生命的本真,这些经历影响自己一直以来对精神生活的追求。

  李方在研习书法的过程中,也曾经历迷茫。15岁的年纪,正是喜爱游玩的时候,李方却不得不将大量的时间用于书法练习和创作,渐渐感觉单调和枯燥。父亲察觉到了她的心理变化,并未给其压力,而是带她参加不同的书法活动,参观各类展览。在更高水平的书法艺术的影响下,李方对书法艺术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

  李方的书法成就,基于扎实的基本功。“古人云‘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取法乎中,仅得其下;取法乎下,其下下矣。’所以入手临帖就要临古人经典作品,选好帖后要虚心、诚恳地去读帖临习,不要怕入古太深;要抱着虔诚的心去拆开、组合,再拆开再组合,反复推敲,而后在原帖基础上作仿作,还要有量,没有一定量是不会在手下表现出来的。临帖是书家一生的必修课,亦是每日的必修课。每当我学习书法当中出现停滞或者倒退情况时,肯定是近段未曾临帖之故。”李方说,在此种思想的指引下,她将日常书法练习活动做到了极致,不断提升着自己的书法创作水平。

  自2000年开始,李方的作品开始在各级展览中崭露头角,其后入选国家级展览并获奖,李方也成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许昌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层次的提高,让李方感受到了自己在书法艺术理论上的欠缺。2015年,李方前往中国美院学习,不断纠正着在自学书法的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也提升着自己的书法理论水平。

  张怀瓘《书断》说:“行书者,乃后汉颍川刘德升所造,即正书之小讹,务从简易,故谓之行书。”在长年累月的古法和今法的研练过程中,李方以传统为基,不断开创着属于自己的艺术风格。在李方看来,行书到王羲之手中,实用性和艺术性完美地结合起来。“行书是介于楷书与草书之间的一种书体,由于其流畅的书写性及心情的表达,受到众多书法家青睐。东晋王羲之,宋代苏轼、黄庭坚、米芾、蔡襄,元代赵孟頫,明代董其昌、祝允明、文徵明,清代何绍基等,留给我们无数的学习范本。”李方说。

  “书法崇尚自然之道,性情流露。学习书法,一定要从最精妙的传世书法作品中汲取营养,进而逐步提炼其中的共通之处,指导自己的书法创作。”在李方看来,不同的书体,书法家根据自身的理解和感悟,形成了奇妙的结构形式和文化内涵,呈现着多姿多彩的书法艺术世界。书法可以清洗内心浮尘,确立高雅的思想境界。练习书法,可以使人具有独特的魅力。

  李方推崇的著名女书法家孙晓云曾说“女书家自有天地,自有追求,不用和男人争同一个境界”。在当代,女性在不同的艺术门类中创造了多姿多彩的景象,像李方这样的女性书法家,伴随着温柔敦厚的文化传统与懿德,书写着当代女性独立自主、优雅美丽的精神境界。

编辑:帆帆

相关新闻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