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乡愁是一撮味精

2016年05月27日17:53来源:许昌日报

  

  □苗见旭

  很长一段时间,我固执地认为,粗茶淡饭、美味佳肴除了自身成熟的味道之外,还有外在的味道参与其中。人们饮食的过程,这种味道被不经意间辅佐着饭菜,芬芳着味蕾,顺着洞开的咽喉一同去胃里“开会”了。

  不久前,这种思想又一次得到了证实。

  几个老同学近日在神垕大龙山上一农家乐聚会,餐馆经理推荐了一道特色菜,“嵩山人参果”。菜上桌,同学们都笑了,原来是绵枣汤。

  我的眼前立时出现了这样的画面:金黄色的麦田,忙碌收割的农民,艳阳下闪动的光斑,微风里煽动一树“巴掌”的杨树,站在牛背上“吃杯茶吧”“吃杯茶吧”不厌其烦地叫着的黑卷尾,以及田埂上夏风送过来浓烈的蒿草气息。

  这个时候,“绵枣、绵枣,凉甜解渴”的吆喝声也被微风送到了地头、送到了街头巷尾。那是山里老汉挑着桶罐,串着村庄、地块兜售他熬的绵枣汤。

  桶罐是我们神垕镇上烧制的水桶一般大小的瓷罐。绵枣是龙山之上一种植物的块根,形同旱地里长的小蒜头。绵枣肉白多丝,用两块片石对砸,几下就能砸出亮闪闪、弹性十足的“丝线”来。

  熬绵枣汤很是讲究,自始至终要用文火。清洗后的绵枣装砂锅,兑泉水,连熬三天三夜,出锅后的汤汁晶莹透亮,像蜂王浆,且味道甘甜、凉麻,能治麦芒卡住喉咙和扁桃体炎。

  就在我回想小时候喝绵枣汤的情景时,同学们已经兴奋起来了。这久违了的绵枣汤一时间成了大家热议的话题,其他菜肴则被冷落到了一边。

  我当时就想,这是为什么呢?

  同是一锅绵枣汤,40多岁的老同学吃得津津有味、眉飞色舞,而几个年轻人则象征性地夹了几筷子,附和的表情里满是不理解。

  至此,我想,在漫长的农耕社会,人们从发现绵枣、认识绵枣,到绵枣成为一种食材,附加了太多的生活场景和情感。也就是说,绵枣是贴有标签的农耕文明的食材之一,离开了农耕文化这种气场,绵枣就瘦成自身单一的味道了。

  我又想,诞生绵枣汤的岁月实际上已经被时光超度成了一种乡愁。当年,我们喝绵枣汤的时候是和着灿烂的阳光、金色的麦田、黑色的“吃杯茶”(一种鸟),还有弓腰割麦的农民、挑桶罐的老汉,以及“绵枣绵枣,凉甜解渴”的吆喝声下咽的。

  这是麦忙天特殊的氛围,这是绵枣汤之外的一种调味。

  这种调味应该是一种味精。一种潜隐的不被洞察的情形味精。它在你情感的天空里,构成乡愁的味道,是漫长的农耕文化沉淀下来特殊的、接地气的味道。

  而现在的年轻人远离了乡土,终年生活在钢筋水泥构筑的现代城市里。他们理解不了艳阳下“绵枣绵枣,凉甜解渴”的穿透力是多么的强大。他们不知道麦子在风里会起“浪”,“吃杯茶”能站在牛背上捉到蚂蚱。他们更不知道这小小的蒜头一样的绵枣居然赛过药片,能医治扁桃体炎。

  绵枣汤、金色的麦浪、烧蚂蚱、挑货担的老人……所有这一切,已经离开或正在离开我们的生活,正渐行渐远成一种乡愁。年轻人没有了这种经历,没有了这种乡愁,你让他们怎么吃出完整的、复合的、绵枣汤的味道呢?

  收回绵长的思绪,望着餐桌上晶莹剔透、蜂王浆一般的绵枣汤,我禁不住舀了一勺,在嘴里细嚼慢咽。还是小时候的味道啊!我又一次陷入了沉思……

编辑:帆帆

相关新闻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