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南苏丹中国维和突遭袭击 受重伤陈英是陕西娃

2016年07月13日08:51来源:华商网

  7月10日,南苏丹首都朱巴市区交火持续进行,中国维和步兵营外勤分队执行维和任务时突遭袭击,造成我两名维和战士牺牲,另有5人受伤。记者确认,受重伤的一名上士陈英是陕西省千阳县人。

  据央视报道,当地时间7月10日,中国赴南苏丹维和步兵营外勤分队1辆装甲车在南苏丹联合国营地执行难民营警戒任务时被一发流弹击中,造成中国维和人员2人牺牲、2人重伤、3人轻伤。华商报记者获悉,2名重伤维和步兵营战士中,伤势最严重的上士陈英为陕西省千阳县人。目前中国维和步兵营官兵还在一线执行维和任务。这支维和部队由陆军第20集团军某机步旅抽组,共700人,于2015年12月部署到南苏丹朱巴任务区。

  陈英,男,陕西省千阳县高家崖镇高明村人,1990年9月出生,2007年12月入伍,上士军衔。得知陈英负伤的消息后,华商报记者联系到陈英的家人了解情况。据陈英的父亲陈新武回忆,7月11日12时许,他在千阳县一处工地上干完活后回家,正吃饭时接到儿子所在部队打来电话,部队副政委通过电话告知陈英负伤这一消息,随后对陈英家人表示慰问。据悉,目前陈英身负重伤,已经脱离生命危险。

  据悉,今日上午,相关部门和陈英所在部队将专程派人赴千阳对家属进行慰问。

  陈新武告诉记者,陈英从小就是个乖巧的孩子,他为人仗义,身边的朋友很多。7月9日,负伤的前一天,陈英还打电话到家里,询问家里最近好不好。国际长途太费钱,陈英一般十几天和家里联系一次。

  最近陈新武学会了使用微信,这下家里人和陈英交流起来可就方便多了。长期在外执勤,每次陈英想家的时候,就拜托他的父母把家里的花草通过微信传给他看看,“孩子想家的时候,我们也看着心疼。他们部队那边信号不好,花草的照片也没传出去几张。”

  据悉,2015年12月,陈英加入中国维和部队前往南苏丹执行维和任务。“这小子总是自己拿主意,出国这么大个事,他临走前一个礼拜才告诉我们。”时隔半年多,陈新武到现在说起儿子出国这件事依旧露出担忧的神色,从那以后,陈父陈母心中的牵挂又深了一层。

  22岁生日越洋电话成了李磊母子最后通话

  “军人在无名的前线为祖国牺牲的时候,倒下的地方就是坟墓,军装就是寿衣,穿军装就要有这样的觉悟。”

  ——今年3月27日他发了这样一条微信。

  “假如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们会想起我们。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茫茫人生中的过客。假如有一天我走了,你们不要想起我。”

  ——李磊似乎会预见自己的生命一样,在他这篇日记里,把他最真挚的情感讲了出来。

  四川成都蒲江籍维和战士李磊去年12月随部队前往南苏丹维和。出发前的12月13日,李磊专门在家人微信群里发了帅气的军装照,并给家人留言“我走了,等着我的回来吧。”如今,在这个微信群里,几个表姐发的“在不,看到请回话”的信息,却永远得不到任何回应了。

  农家小院气氛有些压抑

  蒲江县复兴乡彭河社区13组,李磊的家就在乡道边,是一连排两层水泥楼房中的一楼一底。

  当记者于11日18时赶到时,他家门前的路边,已停满了来自蒲江县政府及乡政府有关部门的车辆。尽管屋里屋外都是人,这个农家小院却异常安静,气氛有些压抑,年长的女人们眼睛红红的,脸上挂着未干的泪,男人们沉默着,一声不吭。

  摆在一楼房间门口的四腿木桌上,全是李磊生前的重要证件:两本写满了心里话的日记本、职高毕业证书、荣誉证书以及挽着8旬外婆的合影。照片里的李磊一脸稚气,圆圆的脸上微微含笑,让人过目不忘的丹凤眼和高挺的鼻子,帅气而清秀。

  木桌背后是空荡荡的房间,一台落满了灰尘的风扇有气无力地转动着。

  李磊的母亲杨彬瘫倒在一张铺着被单的黑色皮沙发上,沙发四处都是磨白了的痕迹。杨彬握着80多岁老母亲的手,无声地哭泣着。房间里挤满了闻讯前来的亲友,他们除了不时说上一两句安慰的话,大部分时候都沉默着。

  生前竭尽所能改善家中生活

  说起最后一次听到儿子的声音,杨彬哽咽着说,就在7月8日儿子22岁生日那天,她接到了儿子的越洋电话。“妈,你在干什么呢?”杨彬回忆说,当时她在别人家帮忙做酒席,周围很吵闹,儿子也听不清她说话,没说几句就挂了。不想,这成了母子最后的通话。

  自从李磊当兵后,仅回过两次家,一次是当兵满2年时,一次是去年底奶奶过世。回家后,他把亲戚朋友家都拜访了一遍,很懂事也很会处事。

  他习惯了用行动表达对这个家的爱:工资一分不花,知道母亲节俭,于是每年都会给家里寄吃的用的……他竭尽所能改善着家中生活。

  因为母亲不愿换老手机,他还拜托大表姐,让母亲用他寄回的工资换部智能手机。“你们教她用微信,这下我就能和妈妈语音视频聊天了。”大表姐范维还记得李磊几次央求她。

  节约的杨彬没有听从儿子和侄女的劝说,她只有闲下来时,会借年轻人的手机,翻翻儿子发的微信,看看儿子的照片。更多的时候,她要忙着田里的猕猴桃,忙着家务,忙着带1岁多的女儿。

  她没有看到,3月27日儿子发了这样一条微信,“军人在无名的前线为祖国牺牲的时候,倒下的地方就是坟墓,军装就是寿衣,穿军装就要有这样的觉悟。”

  她也没看到,7月9日凌晨零点26分儿子在微信上发出了最后一条信息,“这个生日礼物太大了,愿所有战友平平安安。”配图是一个戴着蓝色头盔的维和战士。

  此后,李磊再也没有发出任何信息。 据《华西都市报》(记者 张欣 实习记者 张媛)

编辑:帆帆

相关新闻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