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暴雨过后,安阳崔家桥乡一个村民安置点内的无眠之夜

2016年07月21日09:05来源:大河网

  大河网讯 (大河网络传媒集团·大河网记者 宋向乐 许会增 张攻关/文 范昭/图)7月20日,在安阳遭遇大范围暴雨后,大河网特派记者赶赴安阳实地采访。在位于海兴路附近的安阳县职业中等专业学校,此时800余名村民正盼着啥时候能回家。“我必须得回去一趟,得给家里的孩子喂奶。”已经值守2天的该学校教师王红超站在铲车上告诉大河网记者,还会有其他的教师赶来值班。

暴雨过后,安阳崔家桥乡一个村民安置点内的无眠之夜 

安置点的村民

暴雨过后,安阳崔家桥乡一个村民安置点内的无眠之夜 

铲车运送村民

  坐铲车、乘皮划艇,大河网记者赶到了安阳暴雨最前沿

  7月20日下午,大河网(www.dahe.cn)直播车停在安阳县崔家桥镇海兴路中段无法向前,放眼望去前方道路全被洪水占领,大多村民都在安阳河桥边围观,还有几个村民冒险冲进没腰的洪水中往家走去,远方甚至有个村民的脖子下方全被洪水没住。

  幸运的是此时有辆铲车正向前方开去,大河网记者搭乘铲车继续向前进发,“82年时候的洪水也没这么大,海兴路是条水泥路,你现在还能看出来吗?”当地一位村民告诉大河网记者,自己要去安置点看看能帮点什么。

  不到1公里的路,在铲车上走了近20分钟才到安阳县职业中等专业学校。

  “就像一个孤岛。”学校四周都是水,能看到教学楼前的台阶上,许多村民在向校门口方向张望,来自某部队的战士正用橡皮艇将村民向外运送,有几个等不急的村民则蹚着没到腰的水往外走。

  大河网记者乘坐皮划艇进入安置点后发现,作为承担泄洪任务的主要村镇,崔家桥镇的杨辛庄、李辛庄及高庄村因为地势偏低,几乎全部被淹。三个村在安阳县职业学校安置点安置的村民有800余人。

暴雨过后,安阳崔家桥乡一个村民安置点内的无眠之夜

  王学英在给村民泡面

暴雨过后,安阳崔家桥乡一个村民安置点内的无眠之夜

  一夜未眠的韩瑞红

  “让每个群众都安全转移,是我们当干部的职责”

  “安置点有县上和镇里提供的方便面和火腿肠,按饭点发放,不过有村民来领食品,也随时发放。”崔家桥镇副镇长韩瑞红告诉大河网记者,7月19日下午接到泄洪命令,村两委开始组织村民转移,并排查危房和有孤寡老人、留守儿童的家庭,并组织转移。

  “我们镇政府要求每个包村干部在微信上发一张村民转移情况和排查危房的照片,实时查控,做到责任到人。”7月19日下午4时,崔家桥镇政府开始组织村民转移到安置点,整个转移过程持续至当天凌晨。

  大河网(www.dahe.cn)记者在现场看到,当地政府组织了两台发电机提供电源用热水壶烧瓶装矿泉水,然后给村民泡方便面。住的地方就是把课桌拼起来,铺上被褥就睡了。

  现场还有医护人员对村民进行医疗,“都是普通的感冒发烧,和老人常有的高血压,并没有大的疫情”,现场很多热心村民自发组织帮助维持秩序。

  采访过程中,不时有村民进来拿瓶水或者拿桶泡面,更多的村民则是询问什么时候能回家。已经连续15个小时未休息的韩瑞红只有一遍遍的告诉他们,“再等等,现在外面的水还太深。”

暴雨过后,安阳崔家桥乡一个村民安置点内的无眠之夜

  崔家桥乡的水患

暴雨过后,安阳崔家桥乡一个村民安置点内的无眠之夜

  大河网记者采访送开水的村民

  “家人说的最多的还是注意安全,照顾好身体”

  王学英是安阳市城管大队的工作人员,被抽调到安置点来照顾村民。大河网记者看到她时,她正提着热水壶给每个教室里的村民泡方便面。

  “不能让村民干啃方便面吧,我们用热水壶把矿泉水煮熟,像这一壶水大概需要8瓶矿泉水。但只够十几个村民用。”王学英说,除了烧矿泉水,还有热心村民从家里烧水,然后端着锅,蹚水到安置点供村民使用。

  “小孩消化都不好,实在吃不了方便面的,我们就给孩子发面包。”同韩瑞红一样,王学英也是一直未休息。

  “这里信号不好,打电话总不通。我会和儿子通过微信联系。”王学英说,儿子说的最多的就是“注意安全,照顾好身体。”

  “还是想早点回去,已经2天没回家了,不知道家里现在什么样子。”尽管洪水肆虐,但采访到的村民都表示想早点回家。

  “我们还需要县里提供蚊香和把照明设备通好。”安置点的工作人员正和县里来的联络员沟通着过夜所需要的用品,安置点的工作人员还联系了安阳市订做了400个包子,明天就能送来。

  尽管铲车不时会运走一批村民,但因为又开始下的大雨,还有一部分村民仍要在这个安置点度过一个不眠之夜。

暴雨过后,安阳崔家桥乡一个村民安置点内的无眠之夜

  杨同友在安置点

暴雨过后,安阳崔家桥乡一个村民安置点内的无眠之夜

  安置点的村民

  “我是个退伍军人,我必须在这里守着”

  74年出生的杨同友是95年当的兵。其实,他所在的常庄村水灾并不严重。

  “我80多岁的父亲现在还在家里,因为82年发水,杨辛庄淹到半米深时,我们那个村还没有水。”杨同友这次判断自己家应该没事,说起为什么还要赶到居民安置点时,杨同友说,“我是个退伍军人,我必须在这里守着。”

  7月19日晚上9点多,杨同友听到村广播说要村民等待执行转移通知,“晚上12点多的时候,孩子舅舅打电话说,因为泄洪,安阳河的水都漫过桥了。”当时,杨同友安顿好家人,就骑着摩托车赶到了学校安置点。

  “这几个村老人和孩子比较多,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我赶到时现场一团乱麻。”杨同友说,自己要替外出打工的年轻人照顾好他们家人,“因为我当过兵,又比较细致,所以大伙还都挺听我的。”

  在现场,大河网记者看到不停有村民向杨同友打听水灾的最新消息,杨同友也会将泡好的方便面挨个教室递到村民手里。

  在安置点,像杨同友这样的热心村民为数众多,在水灾面前,安置点里崔家桥镇的村民们像一个大家庭,等待着大水退去的消息。

  7月20日晚7时,当大河网记者撤离安置点时,天空又开始下起大雨,尽管回家无望,但村民们不再像第一个夜晚,慌乱而焦灼,而韩瑞红和杨同友们又将度过一个不眠之夜。

编辑:祝萍 审核:贺心群,郭俊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