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南明教育不是世外桃源而是青藏高原

2016年08月23日15:06来源:新乡日报

  亲爱的朋友,今天我们来谈谈什么是“好的教育”。

  前些年,曾经就衡水中学是不是理想的优质学校发生过激烈的讨论,认为衡水中学是优质教育的人,大多数是家长;认为衡水中学是劣质教育的人,大多是具有人文情怀与启蒙情结的知识分子。如果投票,家长必赢。

  但真理既不是由投票决定的,也不是由身份决定的。

  假如要我介入这场讨论,我会拒绝深入参与,但会提出两条原则:

  1.从法理上,受教育者及其监护人认同什么样的教育,这是他们的权利,别人不能干涉。

  2.如果一种教育违反了既定的人权、儿童权益,以及其他国际法规和国家法律,那么人们就有权利超越家长的认同而批评它。

  前不久,BBC搞了一个中英教育方式效果优劣的对比实验,结果是中国教育方式大获全胜——虽然电视上过度强调中国教育的灌输和规训有演戏的嫌疑、是过度夸张的。

  我今天又读到一则中国和丹麦中学生进行知识和能力对比的新闻。整体而言,在生源不优于对方的前提下,中国哈尔滨一所中学的孩子,大幅度地高过丹麦的同龄学生。

  但是,人们要问,为什么中国

  的创造性人才比例那么低呢?

  而更高资历的家长会这样追问:这个高过的代价是什么?它是多少个日日夜夜苦读的结果?这样的教育值得吗?教育的目的固然包含卓越,但它不能以牺牲幸福为代价啊!

  它们不是非此即彼,而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一面叫高压下的胜出,一面叫牺牲了幸福的厌倦。

  矫枉总须先过正,教育也是这样。所以,最先引入中国的反应试教育模式,大受较高层次家长欢迎的是华德福教育。

  华德福教育是一种极其美好的教育模式,是一个反应试的极端例证。我曾比喻说:“它是教育中的道家,而且还是极端倾向的道家,强调的是人的自然状态,一切人为皆是‘伪’,拔苗助长和竞争是最需要警惕的。”

  在当前中国应试教育暂时还无可救药的氛围中,华德福教育几乎就是世外桃源。

  但重申一遍,你莫把望子成龙、超越别人、胜过应试学校的希望带进华德福。你不能要求这杯清茶里,能喝出酒的味道,或者是

  咖啡的味道。

  最近几年,一些公立的、资源相当集中的新名校,也有不少开始走上了一条相似的道路。但南明教育走的并不是这样一条道路。我们同是应试教育的背叛者,但在教育价值取向上,我们又互为相反。我们携手离开应试教育的大路,但不久之后就在后一个路口分道扬镳。

  如果依然用上面的两个比喻,那么不妨这样说,“华德福们”是偏向道家,崇尚自然的;南明教育是近似儒家,崇尚自由的。

  “华德福们”是美丽的世外桃源;南明教育是并不那么宜人的青藏高原。

  在南明教育,生命最终是百舸争流的。但不是以同一种尺度,不是以一纸试卷作为唯一的游戏,而是所有生命以天赋和自由选择的方式,决定自己如何绽放。

  南明教育是相信并选择了进化论的。凡不适应环境变化的物种,无论是植物、动物或文化都将消失,或快或慢。

  南明教育既相信人这一物种

  的先天基因图式是不可违背的,这就是自然。但我们同时也相信思想、观念是可以塑造的,而且成功与失败的标准就是它能否继续存在,且让世界日益变得更适合人类生存,让每个个体在他有限的一生里,尽最大可能地享受到生命的恩赐。这些不是注定,而是人类的自由选择,我们不是被自然和历史摆弄着走向未来,我们是和命运相互游戏着、创造着尚未确定的未来。

  南明教育选择了人类共识、儒道文化,以及此时此地的世界与中国,此时此地的我们具体的每一个人。

  在“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的同时,确保终极的朝向——做一个自我实现着的自由人。

  但这又何以可能?

  实现的可能性,这将是以后我们要反复讨论的话题,但它的部分精髓体现在具体可触摸的“全人之美”课程系统中。理念的讨论,只是反复提醒课程实践者在必然的变异中,不要忘记了有益的传统以及美好的初衷。

  (干国祥)

  【编者按】

  本文作者干国祥老师是北京南明教育集团总校长之一、南明教育“全人之美”课程总设计者、原“新教育研究中心”主持人、《新教育晨诵课》独立主编。著有《生命中最好的语文课》《理想课堂的三重境界》《破译教育的密码》等书。

  从2015年开始,新乡世青超前国际小学与南明教育合作办学,全面引进南明教育管理及“全人之美”课程系统,旨在打造国内一流的高品质私立学校。

编辑:帆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