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你的新医术,亚克西!”

2016年10月24日10:06来源:信阳日报

  本报记者 张国亮

  9月3日下午,在记者的陪同下,张家良医生按照出诊惯例,带着血压计和A型肉毒素注射药剂,来到住在哈密市区八一路科苑城小区的维吾尔族小学教师艾然马哈家里,对他进行半年一次的疗效回访。

  “你的血压有点高,以后饮食方面要多吃清淡的,少食盐;从面部反应来看,你的面肌痉挛缓解得很好,如果病情出现反复,请你随时到医院来找我,我帮你做进一步治疗。”详细检查完艾然马哈的病情后,张家良说。

  “谢谢你!张医生,是你让我重新回到了学校,站上了讲台。你的新医术,亚克西!张医生,亚克西!”听完张家良的叮嘱,艾然马哈不停地表示感谢。

  半年前,左脸患面肌痉挛的艾然马哈求医无门时,听说兵团第十三师红星医院神经内科的信阳援疆专家张家良懂得治疗这方面病症的医术,便找到了他。而在内地有治疗这种疾病丰富临床经验的张家良,通过注射A型肉毒素,一周后,艾然马哈的面肌痉挛逐渐消失。

  引进新设备 传授新经验

  3年前,为响应国家援疆的号召,进一步丰富自己的医学知识,利用一技之长造福边疆人民,在信阳市中心医院工作的张家良主动放弃优越的工作环境和不薄的待遇,毅然决然地加入援疆队伍。

  入疆后,张家良被分配到兵团第十三师红星医院神经内科,代理科室主任。进入科室后,他制订了详细的工作计划,每周举办专题医学讲座,把20余年在内地积累的临床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身边年轻医生。视频脑电图、经颅多普勒等设备在内地已应用了多年,而在哈密却没有。为提高医院神经内科诊疗水平,减轻患者的痛苦,拓展诊治的范围,张家良积极向上级呼吁,申请购买这些设备,很快得到了十三师党委的批准,这些设备于去年年底安装运行。

  根据自己多年的临床经验,张家良在医院协助确诊了哈密地区首例多发性硬化、首例OPCA、首例麻僵癫痫、首例遗传性痉挛性截瘫、首例肌萎缩侧索硬化等病症,填补了哈密医学的空白,并将诊治技术制成幻灯片向科室医生耐心讲解,使大家的业务水平得到进一步提升。

  去年4月15日,家住哈密白石头乡军马场的维吾尔族36岁女性哈木细·扎一提前来求医。张家良在接诊时了解到,扎一提23岁时,出现无明显诱因左下肢跛行,逐渐左足外翻,行走困难。两年后,其右下肢也出现类似情况。她曾就诊于哈密中心医院和乌鲁木齐市多家医院,曾被诊断为“脑瘫”,家属发现其智力和反应能力亦逐年下降,大小便常因“来不及”而失禁。入院后,张家良详细询问其病史,并完善相关检查,发现扎一提兄弟姐妹8人中一哥一姐有类似病史,均于36岁左右去世。根据家族史,年轻时发病,缓慢进行性双下肢无力,肌张力增高,腱反射亢进,病理征阳性,未伴随其他神经系统症状等特点,张家良将其确诊为遗传性痉挛性截瘫,且是一个家系。由于在新疆还不能检查患者基因,在详细分析其家系谱、考虑隐性遗传可能性较大后,张家良只能委婉地告诉患者及其家属,下一代要高度避免近亲、远亲结婚,以防悲剧再现。

  运用新医术 真诚待患者

  对于在内地很容易治疗的常见病、易发病,而在哈密缺少人才和技术的情况下,患者很难得到医治。如面肌痉挛又叫面肌抽搐,指一侧面部肌肉间断性不自主阵挛性抽动或无痛性强直,是常见的慢性进行性疾病,可引起功能性残疾,病因和机制不明,影响患者的生活和社会活动,给患者造成巨大痛苦,且无特效治疗。A型肉毒素(BTX A)局部注射是近年来神经疾病治疗领域的重大进展之一,是目前治疗面肌痉挛的首选方法。张家良在信阳市中心医院已经开展此项技术10年余,在治疗中患者没有出现全身中毒症状及药物过敏反应,经验丰富,在红星医院开展门诊预约以来,深受患者的好评。

  真诚对待患者。由于不懂维哈语言,工作中,在科室医生尼亚孜汗的协助下,张家良与少数民族患者进行充分沟通,详细了解患者的各种需求与困难,并定期进行随访,必要时开展上门随访、指导诊治与预防。买力亚木有糖尿病史13年、高血压病史9年,患突发急性脑梗塞住院后,张家良将她成功治愈。出院后不久,她的家属带着五堡大枣上门感谢,他们的举动让张家良深受感动。考虑到她患病后思想压力大,需要经常测血压、血糖,随时预防脑梗塞复发,且左侧肢体活动不便,需要正确的方法进行康复锻炼,张家良就带上血压计等诊疗器械,定期到她家进行随访,指导二级预防与后遗症康复,受到热情接待。现在,买力亚木不仅生活能自理,还可做家务,血压血糖稳定,每天康复锻炼1小时,生活信心满满、态度积极。

  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张家良与红星医院的专家主编出版了《现代临床常见病诊断要点与处理方法》,申请完成了兵团第十三师《面肌痉挛肉毒素注射观察》《原发性头痛神经阻滞加穴位封闭治疗观察》2项科研项目。同时,他把几十年的工作经验及援疆学习成果总结汇集,出版了《崇尚幸福 重塑健康》一书,为红星医院和患者留下带不走的健康精神食粮,继续援疆。

  “援疆工作已近三年,虽然与哈密人民结下了割舍不下的情缘,但我做得还不够好,我将在剩下的援疆时间里,用自己的青春焕发出最美的光和热,实现援疆的人生价值,向组织、向哈密和信阳两地人民上交满意答卷。”在结束采访时,张家良坚定地告诉记者。

编辑:何小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