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郑新融合壮美山水何以串珠为盘

2016年10月24日15:45来源:新乡日报

  金秋十月,南太行。

  层林尽染,诗意正浓,那沉醉的游客,正是来自异乡。

  深情守望,在新乡丈量出165公里的黄河,孕育出的累累果实,散发着泥土的芳香,正走上郑州人的餐桌。

  一河之隔,抬腿之间,厌倦了水泥丛林生活的人们便有了诗情画意。

  动静之间,新乡悄然承接着郑州组合型大都市地区乃至全省、全国大旅游大健康功能。

  “国民经济战略性支柱产业”“人民群众更加满意的现代服务业”——现代旅游休闲产业,一头是“福民”,一头是“强市”,把生产力发展与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紧密结合。

  以南太行、沿黄生态带为代表的新乡旅游,正应和着时代发展最强音。

  守着壮美山水,新乡,期待插羽起飞。

  壮美山水,如何擦亮“国”字旅游名片

  巍巍太行,矗立千年。

  从战国开始,因《列子·汤问》中“投诸渤海之尾,隐土之北”的愚公,太行、王屋二山闻名于世。

  山水太行,丰采新乡——今天,通过央视,新乡向全国亿万观众做出这样的开场白。

  历史上,太行寓意障碍和贫困;今天,山水孕育机遇和财富。

  1.6亿元,2015年,新乡南太行用这个数字,开启了壮美太行精彩叠加的新旅程。

  怀抱南太行1188平方公里,4A级景区6家,3A级景区5家,各类景观数百处,拥抱仰韶文化、龙山文化,是中华民族古代文明发祥地之一。

  “八百里太行,把最美的一段给了河南!”《中国国家地理》曾如是评价。

  又有人说,河南把南太行最美的一段留给了辉县市。

  “南太行,完全可以打造成中国山水休闲度假区,打造成高端人才创新创业宜居地。”河南大学原常务副校长、中原经济区战略研究专家王发曾,对新乡南太行作出这样的解读。

  颗颗珍珠,闪耀太行。

  世界上最危险的村庄——郭亮村,由穷山沟摇身变为影视文化作品的创作、拍摄基地,丰富了作品的高度和内涵。

  世界第八大奇迹——郭亮挂壁公路,吸引中外自驾游爱好者的,不仅仅是冒险,更多的是感受人定胜天的精神。

  华北第一瀑——八里沟天河瀑布,以银河落九天之势,让厌倦了城市生活的人们发出赞叹。

  国家攀岩公园、国家森林公园、国家地质公园等,集13个“国”字头荣誉于一身的南太行,正以开放的胸怀,问候八方游客。

  太行雄伟,黄河滔滔,在8249平方千米的牧野大地琴瑟和鸣。

  运河苍桑,记忆滚烫,牧野新乡在千年历史里浅吟低唱。

  承载大旅游、大健康、大体育、大文化,远不止几座山、一河水,还有那些有智慧、有创新的特色项目。

  山还是那座山,把感恩文化贯穿其中,卫辉市跑马岭仅仅办了几场沐足活动,高高在上的空中草原立刻人气倍增。

  路还是那条路,封丘县在柏油路上刷上亮丽的褐色,划出白色的标线,乡村旅游便在自行车绿道上拉开序幕。

  滩还是那片滩,在8000亩的黄泥里种上桃树,待到鲜果飘香,平原示范区桥北乡吸引来的郑州人,解读了观光型农业的精髓。

  历史上十年九害的黄河,在半世纪的安澜中,黄土生金。流经新乡165公里,谋划中的沿黄生态经济带,正在把传统农耕文化打造为现代休闲农业的黄金沃土。

  “人之所以爱旅行,不是为了抵达目的地,而是为了享受旅途中的种种乐趣。”歌德之言,一语道破

  了旅游的真谛。

  新乡相比开封,独一无二就是山水;新乡之于安阳,最大优势是区位;新乡之于焦作,自古以来是文化。

  试想,承接旅游与休闲功能,新乡与郑州的8条通道正在打通,仅仅30分钟的空间距离,那些来自全国各地、世界各国,寄情于山水的空中来客,下了飞机第一站,非新乡莫属。

  山河形胜,如何打造高端旅游胜地

  同样是山水,新乡是洼地。

  一脉相承,同属南太行,焦作的云台山景区,2015年门票收入达到了4.7亿元,高出新乡近3个亿。

  创建国家5A景区,安阳的红旗渠·太行大峡谷刚刚收得喜讯,新乡再次失之交臂。

  论面积,1188平方公里与300平方公里,新乡南太行远超安阳太行、焦作太行;论山水,两者均以高、险、奇、秀见长,不分高下。

  “过去,政府主导作用不充分,地方政府重视程度不够,综合开发力度不深。”曾担任新乡市旅游局副局长,现任南太行旅游集团总经理王红昌对问题毫不避讳。

  过去,南太行8个景区均为私营,规划不一、开发无序、产品重复、营销各异、孤军奋战,自然难以携手共进。

  5A级景区是中国旅游景区最高等级,截至2016年10月份,河南12家景区跻身国家5A级景区,而旅游资源富集、排位全省前列的新乡,至今还被“剃着光头”。

  河南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宋丙涛教授是辉县市人,也是南太行的常客。他一个直观的感受是,与外界相比,新乡景区的标准还低,没有形成足够的吸引力。

  景点的低层次重复开发,让游客仅仅是“到此一游”。

  坐拥自然生态资源的“聚宝盆”,却只赚了个“门票钱”。多年来,新乡旅游一直难脱窠臼。

  拿2016年国庆假期来说,河南全省旅游收入总计309.1亿元,而新乡仅为2019.7万元,全省旅游人次为5187.4万人次,新乡仅为52.3万人次,仅占全省的1%,这与新乡在全省地市中的经济位次不相匹配。

  让我们把眼光打量别处。

  向西不过344公里,伏牛山系的栾川县,从2012年开始旅游标准化工作,专门成立了栾川县旅游工作委员会,不仅携两个国家5A景区推进中国旅游强县,更在今年G20峰会期间,以超强的自信,把橄榄枝抛给浙江人民。

  同样是山,江苏无锡灵山景区建造的88米高灵山大佛,作为无锡旅游的标志,早打造成最美中国·文化魅力旅游目的地景区,以及世界佛教论坛永久会址。

  即使地处茫漠戈壁的酒泉,伴随着神十一飞天,借助“航天城”这一特色招牌,如今形成了丝绸之路、敦煌艺术、航天探秘、大漠风光、民族风情和风光能源等6条精品旅游线路,2015年实现旅游总收入94.5亿元。

  说到底,是缺乏自上而下的顶层设计,是没有拿得出的旅游精品,是没有叫得响的新乡品牌。

  其实,王发曾早就看到新乡的优势:河南有山、有水、有文化、有历史的城市很多,但距离郑州最近,有着上百公里绵长沿黄生态带的,只有新乡。

  手握一手好牌,就看你怎么打出去。

  眺高望远,如何奋翼发力谋新篇

  一个事情能否干成,要看对它的重视程度。

  今年10月15日,原林县县委书记,卫辉市人杨贵返乡林州,上至省领导,下至村民百姓,人们对他的热情胜过任何一个明星或者奥运冠军。

  在他去前,国家旅游局又把国家5A景区的荣誉送给了林州。

  红旗渠工程之所以能够做成,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两大奇迹之一,说到底,是当年杨贵把开凿红旗渠当成了一把手工程。

  反观我们,在探索的道路上走得太久。

  在南太行旅游资源整合之初,政府层面就有着整体思考。记者采访中,不管是政府层面,还是公司层面,抑或观察者层面,“重视不够”仍是大家共同的体悟。

  市政府一名观察者认为,于政绩的考核指标来说,工业对GDP的贡献更为明显,旅游业是个投入时间长、见效慢的行业,在目前的统计体系中,旅游业收入只是“相当于”GDP的多少。

  这些,或能解释我们抱憾国家5A级景区的原因。

  坐拥丰沛的山水资源,我们还缺乏大手笔和龙头项目。如今,南太行推出百余元的旅游年卡,但又有几人常去,说得出亮点?其销售情况与新乡人口数字相比如何?

  答案并不理想。连我们自己都“审美疲劳”,又怎么让外地的游客“愿意来、经常来”。

  那些被习惯了的超越,迫切需要拿出智慧和行动。

  ——理顺体制,知行合一,解决规划停在文件、行动多在会议、决心仅在汇报的问题,快速推进南太行各项工作。

  有一个细节,今年国庆节期间,万仙山景区发生了村民堵路事件,最后是游客和村民斗智斗勇,“自行”解决问题。而此时,旨在协调各种社会事务,新乡南太行旅游度假区管委会已经成立一年余。

  “地方政府要重视,机制要顺,公司运营要科学。”已有两年的运营实践,南太行旅游集团总经理王红昌有着这样的总结。

  (下转第四版)

  总策划:杨军 张牧童 协调:张蔚寰 王高峰 采写:翟京元 刘军旗

编辑:何小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