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首届中国农村电子商务主题会议在丽水举办

2016年10月27日17:51来源:中国政府网

当千百年来的广袤田野,碰撞到长着“翅膀”的互联网,将焕发出怎样的新精彩?

10月26日,首届中国农村电子商务主题会议在丽水举办。来自全国18个省和3个自治区的电商大县政府负责人,和全国各路电商专家以及一大批农村电商创业者一起进行头脑风暴,为人们审视2.0版的农村电商发展新趋势,提供了全新的视角。

新模式

网络众筹下乡来

本次会议的一个现场是丽水市美术展览馆。在这里,人们直观地感受到了网络的惊人力量:手工制作的“倪老腌”牌辣椒酱可以媲美“老干妈”在海外精品超市的售价,一瓶就卖到40多元,一年就光卖辣椒酱就可以收入700万元。

“倪老腌”品牌创始人倪向明是幸运的,但更多的农村电商创业者则在互联网的大海里默默奋斗。其中不少人发现,网络众筹帮助他们走出了新路。

在丽水市副市长林亮的发言中,遂昌一个稻米众筹项目被重点提及。2016年5月,遂昌县副县长赵文明发起了稻米众筹项目。高坪乡茶树坪村的村支部书记黄久富将300亩荒地流转后,种植高山生态稻米,推出了“梯田运动会”“爸爸带你割稻子”等活动,通过互联网发起众筹。仅仅一周时间,就筹得9.9元到9999元不等的970份支持,共计营收26万余元,使得茶树坪村的稻米从先前的两元一斤,卖到了一斤12.9元。络绎不绝的游客,使得全村51户民宿520个床位常常爆满。

在林亮看来,“县长众筹卖大米,小小山村成网红”是丽水农村电子商务新尝试、新探索的一个缩影,基于电商的分享经济不仅带来了丰富的农产品销售渠道和更高的溢价,而且更重要的是带来了乡村的整体变化,村庄美丽了、旅游红火了,村民收入更殷实,乡村生活更美好了。

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研究院院长李鸣涛对遂昌的网络众筹尝试给予了充分的肯定。“未来的销售渠道肯定是多元化的。”他说,农村电商难就难在把农产品卖到城里去。通过众筹这样一种更具参与感的方式,不仅增强了消费者对于农产品的认同感,更增加了优质农产品的品牌黏性。

“众筹的背后是新的互联网逻辑。”浙江赶街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总经理潘东明认为,众筹解决了以往农产品销售渠道单一,过分依赖阿里巴巴、京东等大平台的问题。通过全民分销这种模式,不仅降低了农产品的推广销售成本,促农增收,更激活了乡村。

新产业

卖产品到卖体验

“适销对路的买卖才是真正的好买卖。”用省商务厅副厅长徐高春的话说,想要发展好农村电子商务,必须研究透彻城市居民的需求,不能闭门造车。大部分的城市人买菜还是会选择离家近的菜市场,去农村买“土货”主要还是一种尝鲜的心态,农村电子商务如果只盯在“卖产品”上,很可能成了一锤子买卖,如何向城市人“卖服务”,成为了农村电子商务可持续发展的决定因素。

在庆元县横坑村,游客可以花钱认领山上的果树,游客走了,果树由村民负责照看。每年到了果实成熟的日子,游客又回到村里亲手将果实采摘下来。“时不时还有游客打电话问我,果树长得怎么样了。”横坑村村委会主任叶华爱说,每当游客来问,他就拍张照片用微信发过去,原本素不相识的游客,都成了好朋友。许多游客就这样成了这里的常客。

“传统的农家乐在注入了电子商务的基因后,增加了消费者的现实体验,增加了农村和城市之间的黏性。”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研究院院长李鸣涛说,通过网络手段扩大传播,偏僻而又美丽的乡村得以被城市人发现,经过了一次良好的亲身体验,消费者会有更强的消费欲望,到农村体验不一样的风情。

大会会场内,一条巨大的横幅特别引人注意,醒目的大字介绍了丽水小楼民宿,而故事主人公夏小楼的故事在会场里大屏幕上滚动播放。小楼民宿就在莲都区大港头镇农村,人们到这里住宿,就能体验到浓浓的乡土风情。“站在画乡看瓯江,就好像看到奶奶在江边洗衣服的样子。”夏小楼说,一到周末,来自上海、福建、江苏等地的游客络绎不绝。

体验民宿、果蔬采摘、观光农业,这些旅游项目依靠农村电子商务打造了一条全新的产业链。大会现场演示了一款全新的应用,即“一机游丽水”微信服务平台,游客在这个移动端平台上可以很方便地制定旅游路线,预定、选择满意的农家乐、民宿或者景区。游客消费后,线下的商家还能通过网络平台进行全程化的跟踪服务。

“广大农村地区蕴藏着巨大的消费潜力、投资潜力和产业潜力。农村电商最终的作用还是带动农村经济的发展。”李鸣涛说,将提升用户体验和农产品销售融合为一体,成为了农村电子商务可持续发展的一种新模式。

新工程

“互联网 ”助扶贫

遂昌县垵口村人周水香,是从农村走出来的电商人。大会召开这一天,她是开着凯迪拉克来的。这一刻,她在以前从未敢想过。因为7年前,当她带着孩子返乡加入农村电商大军时,创业的启动资金还是在当地妇联的帮助下,向信用社贷款了4万元才解决的。

今天,她的身份是一个叫“农总管商城”电商平台的创始人,为农户提供地道农特产品网络销售。目前,入驻该电商平台的农特产品、文创产品商户已达300余家。周水香仅仅是被互联网改变的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创业者,是互联网让她摆脱了贫困。

互联网,已经真真切切地成为许多人改变贫困状态的利器。在偏远的庆元县张村乡,返乡大学生陈支全为帮助乡民致富而发起了“互联网 张村留守鸡”扶贫计划。不仅通过网络帮助老人销售土鸡土鸭,还发放鸡鸭幼苗给老人,等养大后再回购。这些土鸡、土鸭一经触网,价格马上从平时的每斤30元增至45元。目前,这个项目已为张村乡的87户老人带来了30余万元的收入。

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9月丽水农村电子商务销售额76.06亿元,比2011年增长了20多倍。丽水农村网店数达1.1万家,直接解决就业岗位3万个,间接带动就业岗位8万个,成为农民增收的好帮手。

不仅仅是丽水,政府利用农村电子商务开展的精准扶贫在全国遍地开花。“我们的目标是让每一个村都有至少一个淘宝合伙人。”黑龙江省明水县委常委、统战部部长罗文明在接受采访时说,明水是一个国家级的贫困县,为了让农民尽快脱贫,当地借助“互联网 ”来实现弯道超车。“比如淘宝合伙人通过帮助当地乡民代买、代卖、缴纳水电费、话费充值等,每月收入不比当地一名公务员差。”罗文明说。

“国家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明确提出要加大‘互联网 ’扶贫力度,实施电商扶贫工程。”国务院扶贫办高级经济师曲天军在会上分享了甘肃省陇南市成为全国首个电商扶贫试点市的成功经验。位于秦巴贫困区腹地的陇南曾因交通不便,制约了经济社会发展。通过加快推进网店入村,建立电商精准扶贫机制,促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改革,有效解决了贫困乡村农产品卖难问题,大幅提高了贫困户收入。

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宋洪远也特别强调了互联网对当今农民脱贫的独特意义。他认为,“互联网 三农”能够极大地转变农业发展方式,促进农村经济社会发展。

编辑:何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