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五矿试水国投公司思路渐显

2016年11月25日03:52来源:经济参考报

  位于北京市五矿广场的中国五矿集团总部,一楼大厅墙上的发展历史介绍还未来得及更新。但对于这个今年6月经历战略重组“大婚典礼”、拥有7000亿元资产的“巨无霸”集团而言,一场史无前例的变革早已开启。

  《经济参考报》记者获悉,中国五矿集团正在紧锣密鼓地研究制定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方案,计划在年底前报国务院国资委审批。从思路来看,主要从三个方面着手,一是从管资本入手构架“小总部大企业”格局,重点谋划总部授权等公司内部治理改革;二是管资源,围绕金属矿产这一核心主业布局多元全产业链;三是以资本运作手段实现产融结合,重点是积极引进多方资金、提高资产证券化水平等。

  不过,业内人士指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内容要精细化,三级国资监管机构之间的权利界限也要进一步厘清。具体到企业层面,还面临资本金、考核、人员安置等诸多难题,希望给予更加具体的政策支持和更加到位的资金支持。

  管资本

  构架“小总部大企业”格局

  中国五矿集团总部员工小李最近很是忙碌,其所在的、新成立的党组宣传部机构精简,但承担的工作却越来越多,对内负责宣传动员,对外塑造品牌,包括企业文化等工作都将在党组织的领导下进行。

  这只是该公司9月份以来总部职能优化调整的一个缩影。据透露,此次变革中18个部门被整合压缩为12个(含工会),326个员工也被大幅压缩控制在240人以内,二级部门负责人及以上职位从目前168人减少至60人。

  这一切背后,是紧锣密鼓推进的新一轮国企改革。去年12月8日,国务院国资委宣布五矿集团与中冶集团实施战略重组,中冶集团以整体并入的方式成为五矿集团的全资子企业。今年6月2日,两家企业召开了重组大会,战略重组进入全面深入实施阶段。之后的7月14日,新中国五矿集团又获批成为第二批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企业之一。

  在中国五矿集团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何文波看来,这是带有政府授权性质的试点,将代表国家进行资本的管理,决定往哪里去、进与退、取与舍,实现国有资本的保值增值。本次总部调整以符合金属矿产领域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管控要求为目标,强化资源配置、资产管理和资本运营等功能,进一步加强党建,也立足于中国五矿和中冶集团重组的实际和管控能力现状。

  据了解,在此次改革中,中国五矿集团的独特做法之一是按照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要管资本、管战略、管方向的导向,将原来企划部的战略规划职能、投资管理部的投资职能和资本运营部的资本运营管理职能整合起来,以强化总部管资本的能力。围绕这个核心职能,资本运营中心、经济研究院等部门还会共同形成一个紧密合作的体系。

  何文波表示,目前集团正处于向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转型、加快重组和深化改革的关键期。这次总部职能的优化调整,是公司改革迈出的第一步,后续将根据“1+N”文件精神和改革试点要求,重点在职业经理人、总部授权、董事会授权监督等公司内部治理方面,加快制定并出台细化配套政策和制度,探索出一套以管资本为主的国资监管新体制。

  事实上,从2015年开始,中国五矿集团就启动建设规范董事会工作,并在所属的五矿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开展决策授权试点。“下一步,我们将在试点方案的基础上,科学界定集团公司总部与各经营主体的权责界面,建立健全集团授权体系,通过放权授权逐步落实经营主体董事会法定职权。根据经营主体不同定位,充分考虑共性与个性特点,按照一企一策原则放权授权,促进企业真正成为独立市场主体。同时,完善相配套的监督约束机制,加强被授权单位能力建设,确保授权有度不失控。”何文波说。

  “目前五矿对机构进行精简,构架‘小总部大企业’管控格局,总部管资本为主,经营权呈现下放的趋势。”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像这样在产业重组基础上设立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框架具有统一性,阻力比较小,下一步很多企业都会采取这种方式。

  管资源

  围绕金属矿产布局多元全产业链

  据了解,当前金属矿产行业持续在弱势中调整,而我国很多矿产品需求虽占到全球总需求接近一半的比例,但国内企业的资源品位、运营管理、盈利和创新能力等与国际优势矿业公司仍有巨大差距。

  “金属矿产行业本身就是一个强周期行业,但绝对不是一个‘夕阳产业’。当前行业正处在一个新时期的新起点,全球金属矿产行业已经从全面繁荣进入到调整变革、重新划分格局的时期。未来几年,考虑到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金属矿业产能出清周期较长等一系列因素的影响,预计金属矿业将受到更加严峻的挑战,进入最为艰难的时刻。但中长期看,前景依然乐观。无论中国还是全球,金属矿产品需求是长期的,而且总量仍在增长。”何文波表示。

  在此之下,围绕“保障国家紧缺金属矿产资源安全、引领金属矿产产业转型升级、提升行业整体运营效率与国际竞争力”这三大使命,中国五矿集团将推进产业结构的优化布局。一是作为龙头带动企业,提高中国在国际矿业领域的影响力和控制力,保障国家资源安全。二是作为主力军,推进中国金属矿产行业转型,创新引领产业升级。三是作为驱动者,提高流通效率和市场定价权,重构贸易流通体系。

  在10月底召开的三季度经济运行分析会上,中国五矿集团公司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国文清提出,五矿与中冶的大部分业务都分布在产业链条的不同环节,要“先协同共享,再整合融合”,挖掘打造出一个1000亿元规模的内部市场。

  这一工作正在努力推进。据透露,目前主要优势在海外资源开发和贸易的五矿国际,已和主要优势在海外工程技术咨询设计及建设的中冶国际共同探索内部协同合作的空间。同时,五矿及中冶还开始尝试在钢材购销、钢厂谈判合作、物流园开发、招标代理等领域展开初步合作。

  伴随着业务的整合,人员的交流随之启动。在11月14日的中国五矿驻欧企业座谈会上,国文清提出要研究海外团队大融合的问题,重塑新中国五矿的海外团队。同时,从集团层面集中选派优秀人员充实海外业务。

  贸易流通体系的构建也已有眉目。国文清直言,中国五矿要形成“两头在外、两头上锁、大进大出、封闭循环”的大循环贸易体系。“两头在外”是指一端是供应商,一端是用户;“两头上锁”是指“两头”的风险都要用合同法律的形式锁定;“大进大出、封闭循环”就是要求我们做大客户、大项目、大体系、大产业。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金属矿产这一主业,五矿还布局金融、房地产等多元业务。“这是有战略考量的,主要就是发挥这些多元业务的利润支撑作用,以丰补歉,助力集团公司烫平金属矿产行业的强周期性。”中国五矿有关负责人表示。

  管运营

  打造金融控股平台推产融结合

  值得注意的是,在产业链的构建中,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的显著特点就是以资本运作手段实现产融结合。“探索出一套国有资本投资公司高效运行新模式,是中国五矿本次试点的主要目标之一。中国五矿也将在试点方案通过、明确的基础上推进产融结合,重点是积极引进多方资金、提高资产证券化水平等。”上述中国五矿有关负责人表示。

  据了解,原中冶集团的97%资产已装入中国中冶这一上市平台,还有部分资产放在了锌业股份。而原中国五矿旗下上市公司有五矿发展、五矿建设、五矿资源、金瑞科技、五矿稀土、株冶集团、中钨高新,但资产证券化率仅33%左右,业内人士认为后续整合前景看好。今年5月20日,*ST金瑞发布公告称,拟以10.15元/股发行共计约18.07亿股,合计作价183.36亿元,收购间接控股股东中国五矿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五矿股份”)等持有的五矿资本100%股权、五矿信托1.86%股权、五矿证券3.40%股权和五矿经易期货10.40%股权。交易后,上市公司的业务范围将涵盖信托、金融租赁、证券、期货、基金以及商业银行,成为全牌照综合性金融控股平台。今年以来,地方国企或央企集团整合旗下金融资产,通过借壳上市打造金控平台的案例层出不穷。作为第一例披露具体重组方案的央企金控平台上市案,*ST金瑞的重组之路备受市场关注。

  “用这种方式多方筹措资金,有利于解决国企改革、供给侧改革过程中钱从哪里来的问题。但是目前很多规定还不明确,中间有监管和国有资本保值增值的问题,相关部门比较慎重,恐怕还要从整体上来有一个设计。”李锦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内容应该精细化,根据重组目的的不同进行区分。下一步随着将原本的国有资产管理架构由目前的两级变为国资监管机构、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和经营性国企三级,投资、放权、监管等新问题需要探讨、界定清楚,否则改革要倒退甚至停下来。

  上述中国五矿集团有关负责人则表示,在资本金上,中国五矿是由贸易转型而来,资本金非常少,现在作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需要资本金支持。在考核上,对于矿业等长周期的产业,要参照国际矿业巨头对经营层的考核方式、参照国际成熟投资者对于企业的评价体系,多看大周期运作,尽量减少短期利润指标的考核比重。此外,供给侧改革中需要去产能的企业、需要清理的“僵尸企业”,大多数经营极度困难,面临人员安置、债务重组、资产处置困难等诸多现实问题,企业需要更加具体的政策支持和更加到位的资金支持。

编辑:何小千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