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王玉堂同志谈理想信念传统

2016年11月28日09:17来源:新乡日报

  编者按:习近平总书记曾明确指出:理想信念就是共产党人精神上的“钙”,没有理想信念,理想信念不坚定,精神上就会“缺钙”,就会得“软骨病”。为引导广大党员干部坚持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在11月23日召开的全市党委秘书长、办公室主任会议上,特别邀请市政协原副主席王玉堂同志结合自身工作经历,以“理想信念传统”为主题进行专题辅导,通过朴实的语言、生动的事例、殷切的希望,向大家展示了老一代办公室人忘我的精神状态、崇高的理想信念、扎实的工作作风和铁一般的纪律观念,非常符合当前市委强力推进作风转变的要求,具有很强的教育意义。现予以刊发,希望全市党员干部认真学习领会,进一步坚定理想信念,弘扬优良传统,转变工作作风,抓好工作落实,为加快“四个新乡”建设、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作出应有的贡献!

  我多次讲过,退休以后,最多也就是个老同志,已经没有作报告讲话的资格了,更不要说讲课。因为今天在座的多数是办公室系统的同志。刘森同志在我们老干部参观大东区的时候对我说:“您是不是什么时候给办公室讲讲过去的老传统。”我说:“行啊。”后来他就抓住不放。我想自己答应他太简单了,因为退休已经20多年了,重新给大家讲办公室工作,确实应该说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但承诺也不能不兑现。那讲啥呢?让我讲理想信念传统教育,这个题目太大,我怕讲不了。为什么说理想信念我不能讲?因为中国共产党从成立第一天起就明确了为共产主义而奋斗。一代一代共产党人抛头颅、洒热血,历经战争、革命、建设,一步一步走过来,都是为了这个总的目标。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一系列的文件,习近平同志一系列的讲话,讲得再没有那么清楚了。从咱们新乡市看,市委十一届一次全会上舒庆同志作的报告,从理想信念到民主集中,再到方方面面讲得非常具体。再一个就是,传统教育我也不够资格,因为只有老一辈的革命家才有资格讲传统。我也就是从老同志那里学到一点儿东西,做个“二传手”来传给大家,最多也就是起到这个作用。所以说我今天来这里既不是作报告,也不是讲话,更不是讲课。我没有稿子,大家也不需要记录,如果你听了以后有点感触,那我的目的也算达到了。

  办公室从事的“三服务”,从事的办文、办会、办事等,这一系列的工作归根到一点上,最关键的就是在这个岗位上的同志能不能认认真真完成好党委交给的任务,做好参谋助手。话说起来很容易,但做起来就不是那么容易。这里,我给大家讲几个小故事,也是我亲身的经历。

  我是1949年3月考入华北人民革命大学(中央党校的前身),7月份南下到冀鲁豫边区,冀鲁豫边区撤销成立平原省后,10月份来到新乡,在平原省革命干部训练大队(医学院的前身)学习,训练结束分到原阳县搞土改,土改结束调到县委政策研究室,1952年调到焦作、新乡地委政策研究室,1955年到七里营蹲点,任七里营工作组的秘书,1972年调到舞阳钢铁公司政治部办公室,在那里一待就是8年,粉碎“四人帮”后又回到新乡,前前后后我所待过的单位都是办公室,最后来到新乡市委办公室,1987年到市政协,还管点文字工作,所以这一块儿比较熟悉,那么我先说说办公室文字工作。

  第一个故事发生在1950年的时候,当时整个原阳县委就十几个人。县委书记叫张超,后来是煤炭部副部长。我第一次写材料他给我出了个题目:《原阳县抗美援朝情况报告》。当时写的内容,现在我记不太清楚了,写完后给他送去了。他看后把我叫到办公室,他说:“你坐下,我给你讲个故事。我曾经在山西省抗日联中当政治部主任,开始写材料的时候,还不是政治部主任,只是一名干事,写个材料送给主任。主任说,你知不知道人和动物有什么区别?我一下愣住了。后来,主任对我说,人和动物的区别就是人会动脑筋。”他给我讲这个故事的目的是通过他接受的这个教育,告诉我你写的报告没有动脑筋。你应该下去调查干部队伍、工人、农民、学生,他们对抗美援朝都有什么认识?然后把他们的意见集中起来,再写份报告。这是我第一次挨批评。那个感受一辈子忘不了。之后,我就根据他的要求,一层一层调查研究,后来再形成的报告,登到了当时平原省报的头版头条。这就是我步入办公室搞文秘工作的第一次,也是终身难忘的经历。

  第二个故事是1961年4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副总理谭震林同志带领七八名部级领导到七里营搞民主办社试点。当时有三件事。第一件事说的是第一顿饭,至今记忆犹新。这顿饭,地委高度重视,把交际处的人调去,做了至少有几个盘、几个菜,然后摆了一大屋子。谭震林进去一看,“啪”的一拍桌子:“谁叫你们搞这名堂,毛主席每个月只有3斤鸡蛋啊!你们在这儿大吃大喝,都撤了!”一句话,全部把那盘子、碗里的菜都倒到大锅里烩了烩一人一碗。当时参加民主办社都有哪些人呢?河南省每个县的县委书记、地委副书记、地委书记200多人。第二件事就关系我了。七里营工作组为了迎接谭震林同志到来,写了一个关于七里营整社的材料。参会人员再加上工作人员差不多200多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谭震林同志拿这个材料翻了翻

  说:“这个材料谁写的?”我赶快站起来说:“我写的,我是地委派驻七里营工作组的。”“这个材料上好多具体数字都空着,没有统计准确,你后面就说整社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你这成绩从哪儿来的?”我听了以后,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从那以后,只要是从我这里出去的材料必须把好关口。为什么说这个事呢?现在有的部门的报告叫我们老同志看,好多数字都空着,前面已经有结论了,这都是非常不严肃、不严谨的工作作风。第三件事关于称呼。会议期间,有的叫他谭总理,我们一般叫他谭书记。他在会上讲:“我问问你们,书记是什么意思?你们老叫我书记、书记,啥意思?”大家没人吭气。他后来说:“我告诉你们吧!书记就是大家说他记,这就是书记。共产党的书记,就是会议上发扬民主,将同志们好的意见记录下来,集中起来,这就叫书记!你们以为书记的官有多大啊!”这个事我记得也是非常清楚。这些都是有关办公室的工作,所以讲给大家听一听。

  关于文字工作,我曾经经过老领导、老前辈不断地教育,自己不断地学习、不断地总结,逐步归结到要把材料写好,就三句话。首先要吃透中央的精神,比如说现在的精准扶贫,首先要弄清楚中央怎么要求的,要求的目的,要求的工作任务、具体做法等;然后要吃透市委的意图,叫你搞材料是为了推动扶贫开发,还是为了找问题,还是为下一步搞什么措施,把领导意图吃透;最根本的一条是搞好调查研究,摸清情况。只要把下面情况吃透了,领导的意图摸清楚了,不用看本,材料就可以写得非常顺畅。现在办公现代化,好多材料都可以从网上凑。说老实话,这种材料做起来容易些,但实际上指导工作的意义比深入调查研究提出来的问题距离差得就比较大。那个时候,

  一般形成一个报告都需要一两个月时间。比如说,刘健同志主持市委工作的时候,抓了两件事:一件事是企业改革,另一件事是整党。这两件事是刘健同志亲自主持的,召集国营大厂、市属工厂、集体企业,管工业的副书记,一个一个开座谈会,一个厂一个厂跑。我们就跟着从他那儿听思路,然后集中起来写报告,针对性非常强,大家开展工作也比较顺畅。还有整党,我记得那时候写整党总结报告时,刘健同志出题目,叫我们下去调查。我记得国营大厂、市属企业就跑了50多家,公社、农村也跑,然后整党报告送到省委,受到了省委重视。写报告,我总结多少年来的经验就这三条。把握住这三条,不用看本子,典型事、老百姓的话就都在脑子里装着,哪个问题需要用什么例子,拿来就用。

  办公室人员在领导身边工作,怎样给领导当好参谋助手?我觉得最根本的一条就是坚持实事求是的作风。刘健同志当市委书记时间不是很长,他大概是1938年参加工作,曾经任过济源、温县的书记,后来南下到福建莆田任县委书记、福建省委办公厅任副主任,后来支援工业调到洛阳铜加工厂任书记,1978年调到新乡任副书记、书记。过去我长时间在地委工作,后来到舞钢。粉碎“四人帮”以后,当时新乡市委管组织工作的副书记常德隆同志到省委组织部,把我调到市里来,任市委办公室主任。办公室主任就是办公室党小组组长,开第一次生活会,请刘健同志参会,刘健同志按时出席。在会上我讲了三条意见:一是在党小组的所有党员,应该按时参加党小组会议,希望刘健同志也能遵守这个制度,我们办公室同志全心全意给市委领导当好参谋助手。 (下转第三版)

编辑:何小千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