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豫青支边60年之四】沈丘一家祖孙三代“创业”新疆

2016年11月28日15:31来源:大河网

  编者按

  60年前,5.6万河南青年中原儿女响应党和国家号召,肩负着家乡的重托,不远千里志愿奔赴到祖国的西部边疆,投身屯垦戍边的伟大事业。60年来,他们不畏艰难、顽强拼搏,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广大军垦战士携手同心,用汗水和双手,把沙漠戈壁变成了良田绿洲,用青春和汗水诠释了“热爱祖、无私奉献、艰苦创业、开拓进取”的兵团精神,把中原儿女忠厚、淳朴、勤奋、踏实的优秀品格镌刻在天山脚下。今年正值河南青年支边60周年,大河网特派记者赴新疆的乌鲁木齐、石河子、奎屯等支边人员比较集中的地方深入采访,推出《豫青支边60年》系列报道,报道当年支边河南青年的故事。

【豫青支边60年之四】沈丘一家祖孙三代”创业“新疆

   今年81岁的豆丙昌1956年从老家沈丘支边新疆。如今,豆家的儿子、孙女三代人都扎根在新疆,建设在新疆,“创业”在新疆。

   冰天雪地斗严寒

   新疆石河子市北泉镇清泉集现在到处都是平整的耕地和防护林,而谁又能想到,在60年前,这里到处都是荒无人烟的沙窝子,是一个人迹罕至的“老鸹窝”。

   “五六年开垦这里的时候特别苦,地上没有路,到处都是野猪,野羊和野狼。天气一回暖就到处是蚊子苍蝇,围着你直打转,随便手一抓,就能抓住一大把。那个时候天天都想着回家,实在难受了,大老爷们也会找个没人的地方偷偷哭。”豆丙昌回忆说,既然选择到新疆,那就把活干好,不能让组织上失望,也是对自己、对家人有个交代。

   豆丙昌和河南支边的青年当年开垦一大片芦苇地,由于夏天河水很深,只能等到冬天等水面结了厚厚的冰,人才能上去收割芦苇,但有时候不小心还会掉到泉眼里,冰渣子直往鞋里灌,手指甲、脚趾甲都能冻掉了几个,但是大家的激情都很高,每天都要干十几个小时,晚上躺在芦苇湖上的草棚子里倒头都睡着了。

   “芦苇湖都是一片荒地,没有房子,也没条件盖房,住的地方用的是用芦苇和木头柱子搭成的草房,一晚上就这样凑合睡了。”豆丙昌说,“现在回想起来,豆丙昌觉得那时候的活真不是人干的,在咱们老家河南,哪受过这种罪,如果现在让我干这种活,说啥也不会干。”

【豫青支边60年之四】沈丘一家祖孙三代”创业“新疆

   靠勤奋成了最早的万元户

   豆丙昌说,1956开垦新疆的条件虽然艰苦,但国家对开垦新疆的支持力度非常大,开垦基本实现了机械化,只有少部分地方仍需要人力来完成。

   “当时的新疆养的牛是用来吃的,从不干活。我们河南人来了看到是这种情况,心里想,这不行,得让牛干活!”豆丙昌说,于是,从那以后,支边的青年们硬是把新疆的肉牛“训练”成了耕牛。

   1984年,新疆建设兵团搞土地承包责任制,豆丙昌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靠的自己的辛苦努力,自己承包的100多亩地获得了大丰收,不久,自己成了一名万元户。“当时的万元户可是了不起,一万块钱可是一笔巨款。”豆丙昌说。

   豆丙昌的老伴牛树梅也是河南支边青年,老家在河南项城,来新疆时候只有15岁。“本来我嫂子报名来的,但是,她后来家里有事来不了了,我哥就让我来了。”牛树梅说,她们村和她一起来的有11个女孩子,她们都留在了新疆。

【豫青支边60年之四】沈丘一家祖孙三代”创业“新疆

   祖孙三代选择在新疆“创业”

   “现在生活好啊,我退休一个月3800多块钱,老伴有1800元,出门有公交,哪里都能去,特别方便。我和老伴住在两室一厅的房子里,冬天有暖气,屋里暖气烧到二十五六度,从10月分烧到来年4月,还有补助。”豆丙昌边说边笑,年轻时受了不少罪,苦酸辣都尝了好几遍。现在老了,条件也好了,好日子得好好享受享受。

   豆丙昌的儿子豆全礼靠着自己的努力,也在石河子农场清泉集分部工作,孙女豆雨侬大学毕业后,也选择回到了石河子工作。

   60年过去了,豆丙昌一家仍操着一口纯正的河南话,“这是乡音啊,虽然我不是长在河南,但我们根子上都是河南人,口音还是那个口音。”豆丙昌儿子豆全礼说。

   像豆丙昌这样的河南支边青年,扎根新疆60年后,第二代、第三代依旧留在新疆的并不在少数。他们有的在农场承包农田,有的在党政机关、兵团工作。这些支二代、支三代,用奋斗诠释了河南人的勤劳肯干精神,他们正在为新疆这片热土注入新鲜血液,努力攫取更美好的明天。

编辑:娄恒 审核:张培君,郭俊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