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河南一家三代扎根新疆 曾把肉牛训练成了耕牛

2016年12月06日08:06来源:大河网-河南商报

河南一家三代扎根新疆 曾把肉牛训练成了耕牛

豆丙昌(右二)一家三代人都扎根在新疆

河南商报记者 沈威 文/图

令人一见倾心

不是海市蜃楼

不是蓬莱仙境

它的一草一木

都由血汗凝成……

这是诗人艾青当年赞美新疆石河子时写下的诗句。

新疆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离不开像豆丙昌一样的河南支边青年的血和汗。今年81岁的豆丙昌,1956年从老家沈丘支边新疆并建设石河子这座城市。如今,豆家的儿子、孙女三代人都扎根在新疆,建设在新疆,创业在新疆。

【支一代】

刚到新疆条件艰苦

大老爷儿们也会偷偷哭

新疆石河子市,11月的冬季一片白茫茫。居住在郊区农场附近的豆丙昌一家却一点也不觉得冷。暖气从10月烧到来年4月,屋内恒温27摄氏度。宽敞的楼房、整洁的院子、私家车、宽带网络……这些内地城市人的标准配置,豆家一样也没落下。

但谁又知道,豆丙昌为了今天的幸福生活,60年前吃尽了苦。回忆起刚到新疆的日子,豆丙昌记忆犹新。

“1956年来的时候,先从许昌坐了7天7夜的火车到甘肃张掖,又坐了7天7夜的卡车到乌鲁木齐,后来又转到石河子,路上整整走了半个月。刚到这儿,大队长开始分地,一人几十亩荒地,要求就俩字:干吧!”豆丙昌说,那时的开荒感觉像是赌博,你不知道这块地排碱之后中不中,也不知道将来撒下种子能不能种出粮食。

那时的新疆,多数地方没有一条像样的路,连土路都没有,到处都是蚊子,随便打一巴掌能拍死好多只。“说老实话,蚊子真多,还比现在的大,那时候为了防蚊子咬,头上包毛巾,身上糊泥巴,夏天热得不行,那也不中呀,一天到晚都得捂得严严实实。”

“那个时候,天天都想着回家,别看来的都是男青年,实在难受了,壮汉们也会找个没人的地方偷偷哭,真哩。”豆丙昌回忆说,后来也想通了,既然选择到新疆,那就把活干好吧,不能让组织上失望,也是对自己、对家人有个交代。

睡在芦苇湖 冻掉指甲盖

那时的活儿,真是苦。豆丙昌还记得1958年前后和支边青年们开垦一大片芦苇地的情景。冬天跳进淤泥里清淤,冰碴儿直往鞋里灌,手指甲、脚指甲全部冻掉。一天干十几个小时的活,晚上就睡在芦苇湖里。

“芦苇湖都是一片荒地,住的地方用的是芦苇、木头柱子搭成的草房,晚上就这样凑合睡。有人把媳妇接过来一起干活,夫妻俩的苇子房条件稍好点,其实也就是多两根木头柱子,地方大一些。”豆丙昌说,那时候的床也不是床,是苇子做成的草铺,睡觉呼呼啦啦响,“睡觉总会翻身,动一下就会响,你也响,他也响,你笑一下他笑一下,第二天笑话多得很。”

把肉牛训练成了耕牛

豆丙昌说,1956年开垦新疆的条件虽然艰苦,但国家对开垦新疆的支持力度非常大,开垦基本实现了机械化,只有少部分地方仍需要人力来完成。

“当时新疆养的牛是用来吃的,从不干活。我们河南人来了看到是这种情况,心里想,这可不中啊,得让牛干活!”豆丙昌说,从那以后,支边青年们硬是把新疆的肉牛训练成了耕牛。

现在日子好了 得好好享受

“豆丙昌”们吃苦耐劳、任劳任怨,靠他们的双手把新疆建设起来。1984年,豆丙昌凭借自己出色的能力,把承包的农场打理得井井有条,不仅满足兵团人的口粮,还成了远近闻名的“万元户”。“那时候承包的农场自己经营,我打理得好,就能对外卖农产品,那个时候万元户可稀罕着哩!”豆丙昌开心地说。

如今,60年过去了,豆丙昌和支边青年都挺了过来。“现在生活好啊,我退休金一个月3800多元钱,出门有公交,哪里都能去,特别方便。”豆丙昌边说边笑,年轻时受了不少罪,现在老了,条件也好了,好日子得好好享受享受。

【支二代】

继承父业 继续建设新疆

豆丙昌的儿子豆全礼算是河南支边新疆的“支二代”。50岁的他早已继承了老父亲的工作,仍然扎根在新疆,在石河子农场清泉集分部当指导员。

别看豆全礼出生在新疆,长期生活在新疆,但他仍操着纯正的河南口音,“这是乡音啊,虽然我不是长在河南,但我们根子上都是河南人,乡音不改。”豆全礼说。

相比父亲,豆全礼的成长要幸运许多。1984年高中毕业后,豆全礼想要去当兵,但父亲把他拉住了。“我爹说,别去当兵了,接我的班继续在农场干活吧,不愁吃不愁穿,经营得好还能挣钱,想啥哩?”

豆全礼经营农场,可比父亲那时候轻松多了。机械化播种、灌溉、收割,现代化设备实时监控农作物生长情况,通过互联网,找到买家,将农作物卖出去,一切都变得容易了许多。

目前,豆全礼承包的农场共3.4万亩地,900多名职工,不仅涵盖农业,还有部分工业和商业项目。

“现在的日子好了啊,以前我爹经常给我讲他年轻时候的事,干的活真叫苦啊,很难想象当时他们是怎么熬过来的。”豆全礼说。

【支三代】

依旧选择“驻守”在新疆

不仅是“支二代”,就连豆丙昌的孙女豆雨侬这样的“支三代”也选择留在新疆,为新疆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从小就听爷爷奶奶讲河南的故事,讲当时他们开垦的故事,现在我很自豪自己是兵团人,同时也是河南人。”

豆雨侬今年21岁,生活、学习的环境相比父亲更好了。在四川读完大学后,她曾留在四川当了1年的空姐。工作环境好、待遇高,像这样的工作,不少人是求之不得,但豆雨侬却觉得不舒服。“就是怀念新疆这个地方,怀念石河子。”豆雨侬说。随后,她辞掉了工作,加入建设农场的队伍中。

别看她是个95后的小姑娘,干起活来却毫不娇气。无论是在农场场部干文员,还是下地打下手,她从来没有喊过苦叫过累。

【记者手记】

在新疆 他们是最可爱的人

第一次踏进石河子市是严寒的冬季,虽然到处被冰雪覆盖,但街道打理得干干净净,人们的生活井然有序。清晨,老人们在广场上跳舞健身。傍晚,三五个人坐在路边小吃店里闲聊。汽车遇到斑马线上的路人,即便是绿灯,也会停下让行。这里有博物馆、体育馆、大型商场,也有天富热电、西部牧业等上市公司。当然,还有著名的石河子大学,全国“211”高校。

就是这样一座城市,它只有短短40年的历史,甚至比内地一些高校还年轻。

我从当地政府部门了解到,石河子的居民超过60万人,行政区面积460平方千米,相当于3个郑州金水区的大小。不仅如此,石河子的绿化面积达40%,它是全国文明城市,国家森林城市。

而60年前石河子所在的地方,荒无人烟,只有戈壁荒滩、比人还高的芦苇、大片大片的盐碱地。

建设边疆,不是一代人能完成的任务。像豆全礼、豆雨侬这样的“支二代”、“支三代”,在石河子还有很多很多。他们用奋斗诠释了河南人,他们用实际行动给新疆这片土地注入更新鲜的血液,支撑着它更为久远的大治。

这一切,石河子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如今的石河子,与来自五湖四海的支边青年密不可分,河南人更是功不可没。”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八师石河子市党委宣传部部长严萍说。

我想,这不仅是河南人的功劳,更是所有兵团人的功劳。他们的艰苦奋斗,奠定和折射出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精神——热爱祖国、无私奉献、艰苦创业、开拓进取。

如今,兵团的“二代”甚至“三代”依然传承着这种精神。

他们,是新疆大地上最可爱的人。

编辑:娄恒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