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郑新融合沿黄经济如何共奏交响曲

2016年12月08日10:31来源:新乡日报

  一条优美的弧线,一条奔腾的蓝色带,二者完美叠合。

  温暖的风,丰沛的雨,北纬35°成为世界公认的黄金带。

  太行的山,黄河的水,孕育华夏文明的沿黄经济带,万物竞发,正焕发出勃勃生机。

  虚实结合,动静之间,“天地所合,四时所交,风雨所汇,阴阳所和,百物阜安”。

  历史与现实互为交融,在区域经济协同发展大潮下,在组合型大都市地区构建中,与郑州连襟的新乡沿黄经济带,以聚合“天时地利人和”之势,生动书写着郑新融合的新故事。

  深藏山水间的优势

  高速旋转了30多年,中国经济进入“平流层”,当人们渐渐适应了新常态,一个问题摆在面前:下一个风口在哪里?

  “下一个超过我的人,一定出在大健康领域。”这是马云的回答。

  以马云的预言为基点,通过分析不难发现,在半个多世纪的岁月里,中国产业结构从“一二三”发展到“二一三”,再到“二三一”,每一次飞跃,都是一次艰难的华丽转身。

  拐点在“十二五”期间出现,第三产业服务业对GDP的贡献首次超过第二产业。放眼全国,纵观河南,服务业相对滞后,已成为经济发展的突出“短腿”和产业结构优化的最大制约,但预计2016年全年服务业占生产总值比重有望达到41%以上。可以预见,中国下一个风口,经济增长的主动力就在现代服务业。

  向国家中心城市进军,这是郑州的前行目标,同样也是与之一衣带水新乡的历史机遇。刚刚闭幕不久的省十次党代会提出,要加快郑新融合,加快组合型大都市地区建设。新乡孜孜以求谋划和推进的郑新融合,首次进入省委视野。

  郑新融合,谁之先行?

  机遇、使命、担当,一起落在了沿黄经济带。河南18个地市,超1/3居黄河两岸。在洛阳、开封、新乡、许昌、焦作、平顶山这6座城市中,既与郑州毗邻且沿黄最长的城市只有新乡。新乡沿黄经济带排列着平原示范区、原阳县、新乡县、封丘县、获嘉县亢村镇。应该说,在较长的历史时期内,在生产力不发达阶段,在非均衡发展战略下,这些区域远离新乡主城区,贫困人口相当较多,处在相对沉寂的时空中。

  在全面决胜小康社会的较高发展阶段,在“五大”发展理念引领下,沿黄经济带的“短板”是绕不过、避不开的。新乡在全面承接大郑州都市区功能征程中,既需要扬长,更需要补短。

  一带一路、航空港、大数据等国家战略,让对面的郑州成为陆上、空中、网络“丝绸之路”重要节点城市。新乡无疑成为3条“丝绸之路”的辐射区、功能区。坐拥绿色环境、生态农业优势、广阔发展空间的沿黄经济

  带,当仁不让成为桥头堡、先行者。

  “过去很长时间,新乡沿黄经济带的优势并未挖掘出来,现在借助大郑州,完全可以打造郑州产业转移示范区、航空港产业协作配套区、大健康大旅游大文化大体育产业首善区、特色小镇集聚区。”在河南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宋丙涛教授看来,新乡沿黄经济带应该着眼于生产性、生活性服务业和高端服务业,并将其融合发展,成为新乡拓展发展新空间的重要载体和新增长极、探索和推进新型城镇化的重要平台和全面对接大郑州都市区的重要板块。

  自身短板在哪里

  深秋,卫辉。

  一声开工令,穿过原野大地,传至千家万户,606万新乡人民倍感兴奋:郑济高铁河南段在新乡率先开工,新乡离海更近了!

  米字形这一撇,着笔不容易。河南境内共设7个站点,新乡占3座——平原示范区、新乡东、卫辉南。

  “从线路到设站再到接轨,堪称大手笔,意义深远。”平原示范区管委会主任助理韩卫军认为:“它将中原最具活力的郑东新区、沿黄生态带、新乡大东区、南太行串了起来,将极大地激活牧野大地。”

  长在黄河北岸,扎根基层多年的韩卫军,对于交通的感受颇为深刻,并极其渴盼着。

  这种渴盼,在4年前那个秋天表现得淋漓尽致。号称“亚洲第一桥”的郑州黄河公路大桥永久取消收费,一夜之间,桥北的平原示范区、原阳县房价每平方米上涨1200多元,此后一路引涨。

  郑州到新乡市区,最近距离早已不足60公里,花园口到平原示范区13公里左右,黄河大桥到平原示范区4.4公里。虽仅有几公里,但实现完全畅通,两地等了好多年。

  交通的畅通,黄河北岸有更多期待。

  在平原示范区的现有企业中,近六成为承接郑州产业转移,而这些企业普遍反映,综合投资降下来了,物流成本却上升了。

  本是郑州高新区本土企业的金水电缆集团,扩大产能苦于无空间,宁愿多缴几百万元的税,也非得过河谋求更大发展。企业老总金世强常有遗憾:“早几年来新乡,企业绝对比现在强。”他还算了一笔账:老黄河桥不能走货车,必须走郑新黄河大桥,一月过桥费要多花20多万元。

  入驻平原示范区中原印刷包装园的河南鹏宇包装公司,也是从郑州转移而来。公司总经理张鹏宇感慨:一年过桥费相当于开过去一辆小轿车。

  事实上,大桥收费取消产生的正向效应远不止此。

  南京长江大桥桥北收费站

  的撤销,一向走势温吞的江北迅疾发展。上海黄浦江“五桥二隧”免收过路费,直接促进了浦东的开发。

  今天,在平原示范区、原阳县的私家车中,超过70%悬挂“豫A”牌照,“不在郑州却在郑州”的感觉早已深入人心。许多在平原示范区上班的白领,网上“淘宝”,收件地址写的是郑州中州大道北段,而非新乡。此举非曲意攀郑,而是源于前者物流一天就到达,后者需要两三天或许更长时间。

  在里约奥运会上重振中国女排精神的河南老乡朱婷,在河南的另一个新家,就安在了地处“中州大道北段”的平原示范区。

  郑州一位市民写给本报的一封信中提到,高铁的开建,尚需5年时间,但高铁拉动更多的是长线经济,而地铁才真正拉近距离,让两座城市变为一个家。郑州地铁2号线已建至黄河迎宾馆附近,延伸至几公里北岸的桥北乡,这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融合之需。

  同样,东向的中国长寿之乡封丘县,缺少南下交通线路,G230尚是断头路,与开封、郑州等中原经济群重要城市连接不密。

  作为新乡沿黄经济带,平原示范区、原阳县、新乡县、封丘县、获嘉县亢村镇“一区三县一镇”国土面积达2979平方公里,人口近200万,所辖乡镇47个,3项数据均占新乡1/3。

  坐拥资源、区位和人口优势,在相当长的时期里,由于历史局限、政策偏向、自然阻隔等多方面原因,沿黄经济带既远离新乡主城区,又毗邻郑州,在过河收费的制约下,特殊的区位优势、绿色的生态优势、广阔的空间优势、较低的发展成本并未完全释放,以致发展得缓慢、追赶得艰难。

  无论是从迫切的现实出发,还是从长远的战略考量,照亮“都市阴影区”的突破口、着力点在交通一体,畅通两岸的各种“要素流”。

  我们纠结于客观上的尴尬,升腾起跨越的热望,也不得不考问主观上的自我之因。

  产业方面:沿黄域内呈现单一点状,“一区三县一镇”不仅在地理交通上紧密不够,而且在产业上战略方向不明、未有链条、契合度不够,产业松散、低效,缺乏分工、没有合作,尚未形成“握指成拳”的合力,更没有形成上下游链条。一个最为突出的问题是县域经济不强,一个县的经济总量甚至不及许昌一个民企。

  生态农业方面:平原示范区、原阳县向国人贡献着“中国第一米”,但水稻面积逐渐萎缩;封丘县的金银花,“成名”也早,但始终未形成规模效应、产业效应、品牌效应。

  大健康服务业方面:沿黄经济带生态与人文并具,但碎片化严重、各自为战突出,深挖不够、凝聚不够、融合不够。

  可以说,天时和地利赋予了沿黄经济带优裕的生态环境,但其发展现状与区位条件不匹配,与资源禀赋不匹配,传统产业升级缓慢,新兴产业尚未形成支

  撑,始终不温不火。没有品牌力,何来影响力,缺少影响力,怎有竞争力?

  世界是平的,信息革命让世界巨变。世界又是不平的,城市群一定是隆起来的。变背河洼地成发展新高地,既是大郑州都市区优化资源配置的需要,更是新乡培育和转换发展动力、奋力提质发展的需要。

  历史机遇与百姓重托一并交给了我们,我们坐等不起、慢行不起,非有“移山”“治水”之精神,难以爬坡过坎,难以驱寒迎春。

  打造发展新高地

  三道命题摆在我们面前。没有郑州,沿黄经济带是什么?没有生态,沿黄经济带是什么?没有产业,沿黄经济带又是什么?

  第一问,问沿黄经济带的定位;第二问,问沿黄经济带的优势;第三问,问沿黄经济带的发展。

  准确、高水平、持续性的城市定位和发展规划,是背河洼地走向发展新高地的基础保障。

  郑东新区的大气魄,源于黑川纪章的大手笔,而后者赖于主政者的大视野。在多位受访的专家学者看来,一河之隔的新乡沿黄一带,规划前瞻性不够、连续性不强。

  “做什么样水平的规划,就产生什么水平的生产力。郑新融合看平原示范区,平原示范区大发展大跨越,必须要有高水平的科学规划。”省社科院院长张占仓如是建言。同样,沿黄经济带中的原阳县、封丘县、新乡县、获嘉县亢村镇要有清晰的战略定位,横向既体现自身特色,纵向又形成发展合力。

  维系、挖潜、做优生态人文资源,是由背河洼地走向发展新高地的战略选择。

  大兴以大健康大旅游大文化大体育为代表的现代服务业,是大势所趋,是换道超车之略,是可为可成大文章,有助于培育和转换城市发展动力,有助于推进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有助于弥补郑州尤其是郑东新区商业服务业发达而生活性服务业不足的先天缺陷。“大”并不拘泥于规模要大,更侧重于产业要成体系,应注重链式集群、融合发展。

  平原示范区的绿色文化,原阳县的秦汉文化、十四宰相文化,封丘县的宋文化,新乡县的红色文化,要立足于点、穿成线、形成带,既让郑州共享,又与开封呼应。以稀缺生态资源为灵魂,以文化内涵为张力,以产业体系为引领,做活“黄河”,做大产业,做优农业,做足文化,做强品牌,把沿黄经济带打造成为中原地区集生态观光、人文欣赏、休闲农业、田园体验于一体的休闲旅游度假综合体、文化创意产业园,新乡的山水优势方能尽情发挥,新乡的经济动力转换方能轻松裕如。

  一名置业平原示范区的业主对韩卫军说,选择这里,是选择这里的水和空气,如果没有优

  美的环境,居住便没有意义。这个选择,不仅是众多郑州业主的心声,也是沿黄经济带发展的根本所在。

  承接郑州溢出产业、带动升级存量产业、布局新兴产业,是照亮“都市阴影区”,由背河洼地走向经济高地的关键一招。

  形成中原城市群服务中心、高端制造业中心、创新中心、人口和经济集聚中心,是郑州迈向国家中心城市的目标方向。“沿黄一带”的平原示范区以生物医药、电子信息、印刷包装为主导,原阳县以食品加工、现代家居、汽车零部件为主导,新乡县以煤化工、先进装备、现代农业为引擎,封丘县以电子信息为创新点,获嘉县亢村镇则以飞地经济得名。

  “新乡在郑新融合过程中,要盯紧郑州的产业体系,从被动到接受辐射,转向全方位、宽领域、高水平的主动对接,才能形成大融合、大发展合力。同时,要强身健体,才能挟强势参与激烈竞争。”国家发改委城市和中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建议。

  1万多名科研人员在美国硅谷对苹果手机进行研发,数万产业工人可以在中国郑州生产加工;欧洲的企业在美国开发软件,可以在亚洲制造,在中东地区进行后台管理……全球供应链、价值链正变成复杂的单一整体。

  同样,新乡应以全球供应链视野,打造成为中原经济区次一级生产性服务基地、递度转移的制造业基地、科研中试基地、职业教育培训中心、现代生态农业基地、大都市区高端宜居地。

  “一定不能过多青睐房地产企业,要下功夫搞实体经济。”沈迟提醒,“承接也好,招商也罢,决不能引来带锅炉的企业。”

  河北廊坊被动对接,仅仅承载了首都外溢的居住需求,演绎成了单纯的“睡城”。广东清远位于广州北60公里处,新世纪之初,大量上马了水泥、陶瓷、有色金属拆解项目,样样高耗能、高污染,破坏起来容易,修复起来步履维艰。

  然而,居于北京、天津之间的武清,主动承接京津冀产业功能,全国排名20强的企业中已有17户落户,本土有关联的电商企业达300家。

  规划先行、生态为本、产业协作,既是照亮“都市阴影区”,由背河洼地走向经济高地的着力点,又是突破口。同时,还应正确处理产、城、人的关系,产是关键、城是活力、人是主体,要扭转、摒弃以往过于关注“产”和“城”而忽略“人”的发展思路,必须以产兴城、以城促产、以业聚人。抓住了这些,就找到了打开融合发展、跨越发展之门的金钥匙。

  新乡沿黄经济带,合着郑新融合的时代节拍,正如一幅缓缓打开的画卷,等待我们着墨下笔,浓淡之间,密疏结合,皆为精彩。

  总策划:杨军 张牧童

  协 调:张蔚寰 王高峰

  采 写:刘军旗 翟京元

编辑:何小千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