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开山——水洪池人“内联外通”谋求发展之路

2016年12月27日10:28来源:济源网

水洪池人劈山开路 本报记者 苗秋闹 摄

水洪池通向山外的公路 刘爱珍 摄

  引子

  2000多年前,列子撰写了流传千古的寓言故事《愚公移山》。

  解放战争前夕,毛泽东同志在中共七大闭幕式上,用通俗的语言讲述“愚公移山”,提出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中共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同志多次重提愚公移山精神,踏石留印、久久为功、善做善成、互联互通……赋予愚公移山精神新的时代内涵。

  在愚公故里,不断上演着新时期愚公移山故事。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水洪池人用铁锤叩响山门,在悬崖峭壁上敲出了愚公移山新传奇。

  愚公移山,这个发祥于太行、王屋二山之间的励志寓言,成为中华民族历久弥新的精神财富,成为愚公故里用之不竭的动力源泉。

  小雪过后,海拔1460多米的水洪池村,霁雪满山,晴云初透。漫山遍野的山茱萸绯红欲滴,在白雪的映衬下愈发耀眼,一团团,一簇簇,傲然挺立枝头,写意画般涂抹在太行、王屋之巅,成为动人心弦的风景。

  山茱萸是水洪池最具特色的植物。村南那棵历经百年风霜的山茱萸树,盘根错节,长势旺盛。

  每年春寒料峭时节,山茱萸率先鼓起满树的花苞,最早在水洪池绽放向阳花般的色彩,让早春的山峦显得暖意融融。寒来暑往,春华秋实,富了村民,靓了山村。

  在水洪池这个只有50多户的小山村,有这么一群人,像迎寒怒放、傲雪挺立的山茱萸,不畏恶劣的自然环境,勇于向艰难困苦挑战,不断刷新成长的高度和广度,让绚烂的生命色彩,在太行、王屋之巅昂首绽放。

  漫漫30年的征程——

  他们在悬崖壁上、顽石丛中,书写“十年修一路”的英雄史诗;

  他们向北延伸,联通山西,唱响“天堑变通途”的勇士壮歌;

  他们情牵民生,改善条件,让大山之巅呈现“都市之景”;

  他们坚守生态,发展旅游,和山外来客共享“世外桃源”。

  今年,记者三次踏上水洪池这片热土,目睹了山茱萸开花、结果。这里的愚公后代,扛起精神大旗,筑起移山丰碑,勇敢地和贫穷、落后斗争。那些人,那些事,就像一幅气壮山河的画卷,展现在我们眼前……

  以愚公之名,坚守理想,不忘初心,自力更生,难而不惧,续写当代愚公的移山新篇

  太行山的风,从南面吹来,摇醒枝头上的花;

  王屋山的风,从北面吹来,轻抚枝丫上的果。

  周而复始,岁岁年年。

  水洪池是济源海拔最高的行政村,四周层峦叠嶂,被悬崖沟壑包围,像一座美丽的孤岛,悬在河南与山西交界的大山之巅。

  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知晓,一亩地一年能打200斤玉米,山货拿到山下能换白面,雨水存起来能浇地……但他们很少知晓山外世界的模样。

  重重大山,密林蔽日。唯一的出口,就是缠绕在悬崖峭壁上那条崎岖的羊肠小道。听听要路过的地名吧!五里背、疙栏桥、十八盘、九里沟、瘦驴岭……只有走过的人,才知路之艰、道之险。

  这条路,承载着水洪池人养家糊口的重担。村民们砍点木材、采点药材、搞点山货,扶着崖壁,拽着树枝,背下山去卖点钱,再买点粮食扛上山。

  这条路,刻录着水洪池人撕心裂肺的记忆。23岁的许喜乐因患急性盲肠炎,在被送往山下就诊的半路上活活疼死;苗家媳妇因为难产,也被耽搁在送往医院的山道上。

  因为没有路,水洪池的孩子们上完小学四年级,就得奔波20公里的山路到竹园上学。多数孩子因为路途遥远而辍学回家。

  因为没有路,山下的姑娘不愿到水洪池受罪,山上的姑娘争着脱离苦海。当时,全村40多户人家有20人娶的是山西婆姨。

  “吃粮靠救济,娶妻靠山西。”对于困在深山老林的水洪池人来说是耻辱。可无数次眺望山下繁华的灯火,再回望那峰峦叠嶂的大山,水洪池人唯留一声叹息、一腔悲愤。

  拥有一条通往山下的大路,成为水洪池人生生世世的梦想、年年岁岁的期盼。这样的梦想,这样的期盼,对于水洪池人来说,犹如呼吸一般与生俱来,就像龟裂大地对雨露的渴盼十分强烈。

  1984年秋,目送又一批被贫困压垮的村民迁往山下,当了快10年村支书的苗天才,湿了眼眶。面对巍然屹立的大山,面对村民失望的眼神,这位倔强的山里汉子痛下决心:向大山宣战,修出一条通往山下的路!

  要修路,线路从哪儿走?奔乡里、跑县里,访学校、进书店,为了找地图、规划大致线路,苗天才和老村长原可仁每天披星戴月、早出晚归……待深秋树叶落尽,山的轮廓清晰,他们拽着灌木枝攀登, 拉把藤条来探路,趴着身体匍匐前进……用土办法丈量了十几天,才摸清了底。

  1985年过罢春节,他们邀请技术人员上山勘测、设计线路。当年6月份,一条行走在群山之间的山村道路终于设计出来了——全长14公里、预算投资110万元。

  可是,村里好多人连10元都没见过。这个投资数字,着实让水洪池人惊呆了。

  (下转第二版)

  记者手记 让精神之光照亮前程

  记者三访水洪池村,每一次都被这片精神的热土震撼着、激励着、鼓舞着。水洪池人身上散发的精神之光,一是不怕苦,二是看得远,三是想得大。

  不怕苦。从海拔1460多米的高山之巅,过悬崖,走峭壁,在崇山峻岭之间“抠”出一条路来,需要何等的勇气与智慧。而在苦难中磨砺出来的水洪池人,勒紧裤腰带,十年修一路,打开南大门,让愚公移山精神的丰碑高高耸立在太行、王屋之上。

  看得远。一个被视为“孤岛”的小山村,交通不便,信息闭塞,发展落后,不利因素反倒激励水洪池人加速开放的脚步。他们联手山西,合作修路,打开北大门,让河南与山西在这里从此“天堑变通途”。

  想得大。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水洪池的脚步与济源、与河南、与中国前进的步伐是那样的吻合。情系民生、互联互通、绿色发展……如果不思考、不创新、没远见、没想法,是万万做不到的。

  水洪池人高擎愚公移山精神的旗帜,征服了一座又一座大山。而在济源转型升级、跨越发展的道路上,我们比任何时候都需要愚公移山精神,都需要不惧艰险、勇往直前、自强不息、奋发向上的精神。

  不惧艰险,在奔向理想的征程中排除任何艰难险阻。

  勇往直前,在时代发展的大潮中勇于创新、敢于率先。

  自强不息,在转型升级的道路上超越自我、永不止步。

  奋发向上,在跨越发展的征程上团结拼搏、勇攀高峰。

  一座城市真正的财富,不仅在于有形的物质力量,更在于无形的精神力量。经济的发展,可以为济源贴上实力的标签,唯有精神的力量,才能激励济源在发展道路上砥砺前行,征服一座又一座有形或无形的大山,奔向建成又富又美的区域性中心城市的宏伟目标!

  记忆中的那个夏天,凉爽的山风吹拂不了水洪池人内心的燥热。

  这一夜,在水洪池村委会大院,党员扩大会议正在召开。煤油灯下,摊开那张修路预算表,现场是沉默、沉默,沉默得连根针掉下来都能听清楚。

  如此“聚室而谋”的场景,2000多年前也曾出现过吧。那时,同样面对大山的阻隔,愚公召开的“家庭会议”,是否也会是同样沉默的场景呢?

  当年,愚公以“子子孙孙无穷匮”的魄力与意念,试图移走“高万仞”的巍峨太行、王屋。

  愚公能,世代受愚公移山精神感召的愚公儿女也能!

  “修!再苦再累也要修!我们这一代人修不好,下一代人接着修!”苗天才这句愚公式的话语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打破了许久的沉默,再次将水洪池人的梦想点燃。

  昏黄的煤油灯,简陋的会议室……不知啥时候,群众已在屋外围了一大圈。

  “我支持修路,我们不能一辈子困在大山里!”“我愿意去修路!”“修就修,修一段,我们就离山下近一段!”……

  一句句斩钉截铁的话语从屋内传到屋外。那声音,萦绕在水洪池上空,在太行、王屋山间回荡。

  共同的理想和信念,把水洪池人的心劲儿紧紧地拧在一起,一场旷日持久的修路大战吹响号角!

  钱不够,村民筹集。苗天才拿出了积攒多年的盖房钱,王小莲卖掉了闺女的嫁妆,崔志文把自己备用的柏木棺材卖了……村民集资9700元,交通局补助8000元,水洪池共筹修路款17700元。

  人没有,村民顶上。村里规定,16岁都要“服役”,60岁“退役”,凡符合年龄的男性公民全部无偿参与修路,直到路修通为止……48名男劳力和17名“女汉子”组成修路先锋队。

  水洪池人,从此踏上了那条惊天动地、轰轰烈烈的追梦之路!

  以愚公之名,艰苦奋斗,敢为人先,百折不挠,坚不可摧,奏响荡气回肠的英雄凯歌

  “哼呀咳嗬咳!

  哼呀咳嗬咳!

  大家一齐流血汗!

  ……

  压平路上的崎岖,

  碾碎前面的艰难!

  我们好比上火线,

  没有退后只向前……”

  铿锵有力的大路歌是配乐,苍茫巍峨的太行山是画屏。水洪池人向着大山三声吼,铿锵的劳动号子响彻大山。

  1985年,麦播结束。水洪池村65名劳力向崇山峻岭开战!男人们敲石头、搬石头、干爆破,女人们铲土、装土、担炸药……

  日出之前,大家提着马灯出门;天色漆黑,大家再点亮马灯回家。那跳跃在山间的点点灯火,照亮了水洪池人眼前的路,也点亮了水洪池人理想的灯塔。

  冬天,山上风野,打锤的男人们个个手上裂开了血口子,运土的女人们个个脸上皲裂出“高原红”。夏天,太阳火辣辣的,烤得大家脱了几层皮……没有人叫苦,没有人喊累,共同的梦想召唤着他们:早日修通“自由路”,大步流星奔小康!

  追梦的路上难免有荆棘的考验。道路修出村子500米的时候,一座大山成了“拦路虎”。按照设计,水洪池通往山下得挖3条隧道,才能把路全线贯通。穿过这座大山的就是一号隧道。

  要说挖石头、运土石,再苦再累水洪池人也没眨过眼。可挖洞是技术活,没把握的事,怎敢在太行山上动土?请来专业施工队,人家张口要价1万元。

  把山戳个窟窿就那么贵?施工方没有因水洪池人没钱而让步。咬咬牙!村党支部3个人集资9000元,把修隧道的活儿交给了专业施工队。

  人家能够把大山戳个窟窿,咱就不能?水洪池的老少爷们不服气,有空就往隧道工地跑。当时30岁的李德贵跑得最勤,看人家咋测量,咋搭架,咋根据岩层颜色确定爆破位置……一看、二学、三琢磨,李德贵“偷”学到打洞要领,成了水洪池村的“打洞专家”。二号、三号隧道,全部由不服输的水洪池人完成。虽然大家干得艰辛,却为工程节约了3万多元开支。

  炸药是修路、打洞的关键物资。开始是掏钱从山下买,用小车一点一点运上山。为省时、省力、省钱,水洪池人翻山越岭到邻村,死缠烂打拿到了自制炸药配方,节约了几十万元买炸药的钱。

  路修到第二年夏天,一场暴雨冲塌了新修的路段。看到大伙儿用血汗垒起来的路就这样毁了,女人们哭了!但水洪池人没有气馁,他们又重新挥舞铁镐、搬运石头,把塌方给“抬”了起来。整个工程,经历无数次塌方,进行无数次修复,被愚公移山精神激励着的水洪池人,从来没有停止过奋进的脚步。

  工程穿山越岭,地势陡峭险要,少不了流血、牺牲!

  1987年,初冬。这一天,夕阳快要沉下西边的山头了,水洪池人还没下工。李牛柱点燃了炮捻儿,“砰”的一声,炸药将山头崩开。可是位置有点偏,爆破后引起山体塌方,崩碎的石头滚下来,躲闪不及,李牛柱的腿被落石砸折了。李牛柱的儿子李战群回忆,3个月后,父亲拖着伤腿又出现在修路现场。那一瘸一拐的背影,在阳光下显得那么伟岸。

  在苦难中磨砺出的水洪池人,从来没有、也不可能被击垮。

  记者采访时,李牛柱拿出当年修路用过的工具,将它们当宝贝疙瘩一样珍藏着。曾经的铁镐,虽磨得只剩三分之一长,但擦得锃亮!他知道,磨下去的是钢铁,撬开的是坚硬的山石。曾经的水壶,虽已锈迹斑斑,但当年大家就是吃着自带的馒头,喝着它盛的水,才能填饱肚子。曾经的小推车,虽然车斗已经漏了大半,但当年大家就是推着它,将一方方的土石移走,扫清了前进路上的障碍。

  每个水洪池人,都难以忘却那刻骨铭心的记忆。

  1987年春节,光棍汉苗田岐没去走亲戚,为撬起路边一块松动的石头,不幸连人带石滚下山,心脏从此停止了跳动。

  1991年初冬,“赤脚中医”李中和在悬崖边搬石头时,由于用力过大,也被闪下悬崖。

  水洪池七成的修路者负过伤、流过血。记者在采访的路上遇到当年修路的老人。他们多数耳聋,是被炮震出的毛病……

  饥饿、寒冷、危险、鲜血,甚至生命,都没有让水洪池人停下追梦的脚步。

  太行、王屋之巅的大路歌,唱得是那样的豪迈、那样的悲壮。

  他们以愚公移山的志气,以蚂蚁啃骨头的精神,历经十年寒暑,开凿土石55万立方米,在崇山峻岭间修通一条史诗般壮丽的 “天路”。

  万古移山志,千年汤问篇;智叟何处去,愚公路通天!

  路通了!梦圆了!水洪池人喜极而泣。而此时,太阳照亮了水洪池,照耀着一张张纯朴的脸庞。那晶莹的泪滴上,饱含历经风雨的沧桑,饱含憧憬与希望。

  以愚公之名,打开山门,对接山西,开放合作,共荣共赢,架通互联互通的友谊桥梁

  饱尝交通闭塞之苦的水洪池人明白,实现“孤岛”突围的唯一“钥匙”,就是开放。

  一条随山飞舞、蛇行游龙的盘山公路,向着南方,向着济源,向着中原,延伸到繁华的都市,延伸出涌动活力、孕育希望的广阔天地。

  他们的目光又转向北方,那是与山西交界的重重大山,山高路险,沟深林密。嫁到水洪池的山西闺女回娘家,每年要徒步走好几趟山路。

  苗天才的妻子崔雪英今年66岁,忆起当年的场景,犹如回放一部让人辛酸的电影。老鼠梯一米多宽,紧挨悬崖峭壁;仙人桥五米宽,两边是万丈深谷;虎板岭上是绝壁陡起,每走一步都万分小心。大人不碍事,只是两个孩子被装在箩筐里,丈夫用扁担挑着,摇摇晃晃,一不小心就被沿路的树枝打伤了……走一趟亲戚家,单程就得两三个小时。

  打通北大门,让水洪池从济源边缘转为省界枢纽,是水洪池人发自内心的呼唤!

  前往山西的道路不通,影响水洪池人的生活,更影响水洪池的发展。村西北的大山里,不仅有秀丽的山水风光,还蕴藏着宝贵的矿产资源。水洪池南大门打开后,各色人等涌向这个曾经闭塞的“孤岛”。有位来自香港的马老板想在石板河一带开发花岗岩资源,但苦于深山里没有路,投资事宜踌躇不前。

  苗天才知道后找到马老板说:“只要你投资,两个月时间,我们把路修通!”马老板瞅着面前这位憨厚、倔强的山里人,把脸一扭,撂了一句话:“要是能修通,我就投!” 苗天才心里明白,马老板不相信水洪池五六十名劳力,能在60天内修通五六公里的路,他是在看笑话!

  困难,往往能在关键时刻激发人的智慧和勇气。

  心里憋着一股劲儿,苗天才再一次翻山越岭,爬老鼠梯、过仙人桥、走虎板岭。不过,这次他不是去丈母娘家,而是到山西省阳城县桑林乡(现为蟒河镇)押水村做工作,动员他们一起修路。此刻的他,脑海里只重复着两个字,“修路”“修路”……

  “石板河那段路,在水洪池地界,你来人,我管吃,将来招商引资、开发矿产有收益,两村对半分!”

  “通往济源的南大门已打开了,咱们搭伙儿把山西这北大门也打开,南北贯通,你们出山西、去河南也方便!”

  ……

  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苗天才的真诚感动了押水村党支部书记张银罗。他答应组织350名村民,和水洪池人联手修两条路:一条通往石板河,服务矿产开发;一条联通两个村,服务民生发展。

  为了生存,为了发展,水洪池人和押水村人联合,在太行、王屋山上开辟了行政村跨省合作修路的先河。

  1994年春,这场修路战役在河南与山西交界地带,轰轰烈烈地展开了。炮声轰鸣,锤声阵阵……两个村组成400多名修路“急先锋”,弘扬当年水洪池人“十年修一路”的精神,用50天时间修通了石板河的路。

  曾经看“笑话”的马老板,被水洪池人身上折射出的愚公移山精神所感动,投资300万元开发大理石。这对20世纪90年代的思礼乡来说,也是块头不小的招商引资项目。

  第二条路,以水洪池、押水村为原点,南北并进,开凿土石近50万立方米,挖通4条隧道,修路8公里,于1997年在河南、山西省界“会师”,实现了连接两村、联通两省的梦想。

  对于过去攀山越岭、拖儿带女走亲戚的崔雪英她们来说,现在四轮车、三轮车、摩托车都派上了用场,“嘟嘟……”几声,就把那大山甩到了后面,不出30分钟就能回到娘家。

  路,把原本归属不同省份的两个村紧紧地连在一起。这是民生之路,这是发展之路,这是开放之路,这是友谊之路。

  因为路,当时的水洪池和押水村结为友谊村,思礼乡(现为思礼镇)与桑林乡(现为蟒河镇)结为友谊乡。

  眼下,济阳高速公路修建紧锣密鼓,交通运输部门对当年水洪池、押水村修建的山路进行了硬化。看到运载着各类物资的车辆穿梭来往,山民们看到了新希望。

  互联互通,互利共赢。水洪池人看得远、想得大,用伟大的实践把愚公移山精神镌刻在太行、王屋之上。

  以愚公之名,想民所想,急民所急,为民富民,惠民安民,构筑发展共享的温暖家园

  当代愚公凿天路,打开大门迎春风。

  大汽车、小汽车开进来了,山上的木材、药材、矿产顺顺当当地运到山下。

  休闲、旅游、避暑的人来了,带来新时尚,带火农家乐,让水洪池的贫困户也吃上了旅游饭。

  发展,是打开贫困枷锁的唯一钥匙。唯有发展,持续地发展,才能改变山区贫困落后的面貌,让山民过上好日子。

  道路修通没多久,水洪池人又有了新烦恼。

  人家山外电灯、电视、电话啥都有,咱水洪池夜里还点着煤油灯,劳动生产还是靠人推磨、牛拉车。村集体那台电视机,还得靠柴油发电机,不是过年过节的,也难得奢侈一回。

  电,不仅能带来光明,带来欢乐,还能改变落后的生产方式。咱就是再苦再累再难,也要让水洪池通上电!水洪池人的那股子犟劲、那股子激情不减当年。

  水洪池当年是啥样呢?放场电影,观众连一个磨盘都坐不满。村里掌事的跑到山下一问:水洪池因为人口少、用电少、地处偏僻,暂时还未列入乡村供电的盘子。

  这对于胸中燃烧着火焰般热情的水洪池人来说,就像迎头泼了盆冷水。

  人家不给架电,咱自己干!

  山高路远工程大,水洪池人用肩膀当支点,把线杆一根根扛到山上;用树杈当撑杆,把电线一米米送到山上。遇到跨度大的山沟,村民们苦思冥想,研究卷扬机原理,发明了手工绞磨机,让原本松松垮垮耷拉的电线拉得像专业水平。

  67根电线杆,9000米电线, 40多名壮劳力架了1年多时间,终于在1993年那个春暖花开的日子,把光明送到了太行、王屋之巅的小山村。

  用上了电灯,装上了电话,看上了有线电视,寂静的小山村从此不再沉闷。

  发展无止境。水洪池人之所以能频频刷新发展高度,是因为他们一直在路上。这不,通电没多久,又一个新愿望在这个小山村萌动!

  水洪池海拔高,过去只能种玉米,玉米糊是村民的家常饭。啥时候能像山下人一样天天吃上白面馍?水洪池人发誓,要改变沿袭了几十年的种植结构!他们请农业技术人员在山上试种了23个高寒区土小麦品种。两年时间成功试种4种,小麦亩产超过700斤。

  吃上了自己种的小麦,水洪池人从此不再吃救济粮,腰板儿挺得更直了!

  水,因为理想,得以水滴穿石。水洪池人,因为有了理想,不断地朝着民生改善的目标挺进。到1994年年底,这个地处太行、王屋深山的村庄,公共积累突破120万元。

  可是,水洪池人不允许自己满足于当下。这是一群吃饱了饭,还要不断追梦的人。

  看多了山外的世界,水洪池人发现,山下人家的水龙头一拧开,自来水哗哗地流,可自己还得往返数里的山路挑水吃。能用上自来水,成了水洪池人的新梦想。

  2000年冬,水洪池滴水成冰。远远近近的山峦上、树木上又出现了雾凇奇观,犹如美丽的童话世界。可水洪池人哪顾得上这些,又一项事关民生改善的人畜吃水工程,在离村子3公里的五里背开工了。挖沟、垒堰、引水、蓄水、架管道……他们要把山泉引到村里,流进每家每户。第二年夏天,村民真的在家里喝上了清冽甘甜的泉水。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水洪池人关注现实的生计,对关乎未来的娃娃教育更是上心。村里的老学校光线不好,一到冬天,凛冽的寒风钻进教室,学生们冻得手都成了红萝卜。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那还是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并不富裕的水洪池人集资10万元,建起了村里的第一座楼房,让孩子们搬进了宽敞明亮的教室。

  山还是那座山,岭还是那道岭,但水洪池已不再是那个闭塞落后的小山村。

  2001年,水洪池走出了全村第一个大学本科生。李长乐,就是当年在修路时不幸丧命的“赤脚中医”李中和的儿子,考入了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如今,他已是世界500强企业华为集团的技术骨干。

  到现在,水洪池的大学生已不再是凤毛麟角。苗彩丽在天津、李巧丽在郑州、苗丹丽在安阳……苗天才说起村里的大学生如数家珍,“这些都是水洪池的骄傲”。

  曾经受困于路的水洪池人,如今更乐意靠路致富。苗东方、苗涛涛等几位年轻人玩起了三四十吨的大货车,经常奔波在通往全国各地的路上,近到太原、山东、北京,远到黑龙江、内蒙古、西藏……

  水洪池人的脚步,已经走向更远的地方。这是更大的胸怀、更大的联通、更大的梦想。

  以愚公之名,守望青山,呵护绿水,打造古村,提升颜值,再绘生态旅游的唯美画卷

  时值寒冬,徒步行走于这条从悬崖峭壁上“抠”出来的山间公路上,记者一行偶遇来水洪池骑行的“摩托队”。队员们身着色彩亮丽的冲锋衣,操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为苍茫的大山、古朴的村庄带来时尚元素。

  在这样一个山多坡广、林木丰茂、资源丰富的秀美山村,砍树卖木材破坏植被,开矿办企业有损生态。可怎样才能带领父老乡亲拓宽致富路呢?

  发展的无形之山,重重地压在水洪池人的心头。

  “咱这儿,可是生态好、风景好的‘宝山’啊!咋能守着‘宝山’过穷日子?”当年苗天才在村民大会上的这句话,触动了在场每个人的神经。大家横下一条心,要实现水洪池发展生态旅游的蓝图。

  水洪池,这个晋豫交界的绿色明珠,向北,通往有“北方小桂林”之称的山西蟒河景区;向南,连接好似“江南盆景群”的九里沟景区;向西,紧连道教“天下第一洞天”王屋山景区林山;向东,是森林茂密、遮天蔽日的蟒河林场。而水洪池,正处于这些优质资源的中心。

  密林奇岭遮掩,宛若绿色城墙,形成了独特的山顶小气候,人称“一年三季水洪池,此地勿有炎夏时”。交通闭塞,与世隔绝,也让这里保留了石房、石路、石梯、石桌、石磨……置身其中,恍如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亦如《诗经》里“日之夕矣,羊牛下来”的田园意境。村后面的大山里,仙人桥、虎板岭、滴水盆、仙果洞等景观,犹如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从落后到开放,从闭塞到通途。20世纪90年代中期,现代化的避暑山庄建到了水洪池,以这里为原型的电视剧《日出日落》在央视一套播放,从此水洪池在全国声名远扬。

  20多年过后,曾经的光环褪去,水洪池旅游开发的接力棒又传到了现任村党支部书记苗生平、村委会主任苗建平的手中。2015年年底,水洪池人均收入突破6500元,是修路前的86倍,但与平原村相比,还不算富裕。

  回头看看古朴宁静的村庄,如何把具有自身特色与优势的“本钱”利用好,不在实现全面小康的路上掉队?水洪池人踏上了招商选商之路。

  “前前后后已见过30多位客商,为什么呢?”经常四处奔波招商的苗建平感慨,客商需要理解、热爱水洪池,需要尊重、保护和提升水洪池,所以我们作为把关人得看仔细。

  2016年3月中旬,水洪池村迎来了清华大学罗德胤、香港大学王维仁两位教授。这是济源市旅游集团牵线搭桥,邀请前来为发展乡村旅游把脉的。古老的山村风貌,原始的生态环境,淳朴的风土人情,深深打动了两位教授。为吸引教授“常回家看看”,村里特地给二位颁发了“荣誉村民”证书。

  水洪池的石板房,取材于太行、王屋二山,质地细腻,石面平整,呈灰绿或土黄色;层层垒起的土房,坚固又不失精巧,古朴中透着诗意。“现已选定5座老房子进行整修。重点保持原有风貌,配套完善生活设施,辅以创意绿化、美化等。”卢仝茶业公司智延广介绍,要让艺术创造成为点睛之笔,提升水洪池民宿的价值。

  “‘教授村民’将参与设计和运营,我们要通过样板示范带动,让群众看到老民居复兴的希望。”苗生平对水洪池民宿开发信心满怀。他说,水洪池现在已和九里沟、蟒河景区形成环线,将来还要联通王屋林山,最终形成方便游客集散的枢纽,让游客和村民共享山乡古韵、绿色生态。

  漫步在水洪池老村,一座座石板房,一条条石板路,一方方石磨,一个个石臼……让人感觉恍如隔世。1943年,济源县委、县抗日民主政府进驻这里。其办公旧址历经70余年的风雨洗礼,诉说着水洪池的红色记忆。

  走到村口,一辆载满了城里人的大巴车停靠在路边,领队手举一面鲜艳的旗帜。水洪池因为“十年修一路”,成为愚公移山干部学院教学点。每年,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员来到这个小山村,接受新时代愚公移山精神的洗礼。

  一面写着愚公移山精神的大旗,高高地插在太行、王屋之巅,在阳光的照耀下,那么的醒目、那么的耀眼!

  进入冬月,北方大地万木萧条。水洪池周围的崇山峻岭也一片苍茫。唯有那“满树红实似繁花”的山茱萸,倔强地在风雪中挺立,演绎出昂扬向上的生命华章。这不正是水洪池人精神的写照吗?

  ……

  崇尚创新、注重协调、倡导绿色、厚植开放、推进共享,用五大理念来审视水洪池的发展历程,这个愚公移山精神支撑着的小山村,与济源、与河南、与中国勾画着同一张蓝图。

  在愚公故里,在中原大地,在华夏神州,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关于移山的精神丰碑。

  愚公是你、是我、是他;愚公是济源人、是河南人、是中国人;愚公是每一个不惧艰险、勇往直前、自强不息、奋发向上的人。

  而就在愚公移山故事的发祥地,因为苦干、实干、会干、持续干,才有了今日之济源。而在未来转型升级、跨越发展的道路上,济源仍面临一座又一座有形或无形的大山,济源比任何时候都需要愚公移山精神。

  唯有不忘初心、敢为人先,唯有攻坚克难、善做善成,唯有凝神聚力、持之以恒,唯有不断弘扬新时代的愚公移山精神,方能扛得起时代担当,方能不负人民众望,早日把济源建设成为又富又美的区域性中心城市!

编辑:何小千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