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广西军田村古城址是不是秦始皇设定的桂林郡

2017年01月18日11:46来源:中国文化报

  公元前214年,秦始皇在广西境内初设桂林郡。长期以来,考古界围绕桂林郡治所在地一直争论不休。近期,有学者提出在广西来宾象州县发现的军田村古城址或为秦代桂林郡治所在,引起了学界广泛关注,多家考古机构对古城址开展了调查。在军田村古城址究竟发现了什么?其与秦代桂林郡治是否有关系?日前,记者前往军田村古城址进行了实地采访、了解。

军田村古城址鸟瞰图

  象州发现两重城垣古城

  军田村古城址是象州县民族博物馆工作人员2009年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时发现的,位于象州县东北部罗秀镇东南约4.5千米的军田村,距象州县城约25公里,地处马鞍山西麓冲积平原,位于罗秀河与黄汉河之间。记者在军田村古城址现场看到,整座城址大体呈直角三角形,面积约为15.5万平方米,其中内城面积约6.4万平方米。城址有内外两重城垣,内城垣残高3米至8米,外城垣残高1米至4.5米,城墙上覆盖植被。由于长期的自然侵蚀和人为破坏,各段城墙均有不同程度的缺失,保存状况较差。据当地老百姓回忆,上世纪50年代,军田村四周还有比较完整的古城墙和东、南、西、北4座城门。2009年以前,军田村村口还有土夯闸门,后被大雨冲毁,推测此处可能为原城门所在地之一。如今城内人口聚居,现代民房分布密集,考古调查和挖掘存在一定困难。

考古队对城墙本体进行试掘

  为了进一步明确城址的年代、形制与历史,2016年7月至8月,由四川大学考古系、广西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所和象州县博物馆组成的考古队对军田村古城址进行了考古调查,并试掘了3条探沟。通过勘探,考古队证实军田村古城址具有内外两重城垣,其城墙是以黏土混合就地采集的小石子、卵石等材料,用斜坡堆积和夯筑相结合的方式修筑而成。这样的城垣较为坚固,经久耐用,不仅具有防御功能,还有抵御山洪的作用。此外,考古队还发掘和采集了部分陶瓷残片、石器及铁器,其中出土了2片方格纹灰白色硬陶片,为广西地区秦汉时期常见的印纹陶。

  根据考古调查所知,军田村古城址沿用年代较长,所在区域的人类活动可能追溯到商周时期,城址年代可能上至秦或至西汉早期。

  或为秦代桂林郡治

  《史记·秦始皇本纪》曾载:秦始皇三十三年,“略取陆梁地,为桂林、象郡、南海,以适遣戌。”然而对于郡治具体所在地,文献中并未提及。近代以来,学界广泛认为桂林郡治或在布山县(今广西贵港),但至今争议不绝。上世纪90年代,学者陆干斌提出,秦代桂林郡治所在地或为如今象州军田村,而此次对军田村古城址的勘查试掘使这一观点再次受到关注与热议。

  根据历史资料显示,内城外郭是先秦时期城郭布局的突出特点,汉代之后,大部分城市均是城郭合一,如汉代东西两京(长安、洛阳)都只有一重城墙。军田古遗址城外有郭的结构正是春秋战国乃至秦朝时期早期城市的重要特征。

  除了在军田村内发现的印纹硬陶,在其周边还陆续发现了大量古墓。其中从距军田村2公里处的战国大墓中,出土了岭南地区特有的象征王权的青铜人首柱形器——青铜钺。这说明在秦代以前,军田村已经得到较好的开发,甚至可能曾是百越部落的王城所在。“若军田村古城是秦桂林郡治所在,其源头可能是古骆越国的城址,秦人统一后利用骆越古城建立郡治也是很正常的。”广西壮族自治区文物局考古专家蓝日勇说。

  也有学者认为,军田村坐落于大瑶山西麓的河流冲积平原上,村庄北、南、西三面均有河流蜿蜒而过,东面孤峰挺拔,利于瞭望,在此筑城不仅易守难攻,而且对外联络和运输补给也十分便利,是秦代设立郡治的理想之地。“从历史背景看,秦朝对岭南的统治在开凿灵渠后势必往南稳步推进,但秦统一岭南的时间仅有10多年,推进的距离应不会太长。”据此,广西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熊昭明认为,秦朝在军田村设立郡治存在一定的可能性。

  但考古学家也承认,目前并没有充足的考古证据能证实军田村古城址为秦桂林郡治所在的说法,最重要的是军田村至今并未出土任何能够直接指证军田村为秦代桂林郡治的文物。熊昭明认为,要进一步证实军田村古城址的历史和性质,不能只关注军田村,还应结合周边墓葬开展进一步的考古勘探与研究。

  遗址保护正在开展

  军田村古城址的考古调查将是一项长期任务,象州县已拟将军田村古城址列入县级文物保护单位。象州县文化体育广电局副局长覃良年表示,象州已率先将城墙本体及10米范围内的区域划定为保护范围,禁止村民开展任何可能会对墙体造成破坏的生产建设活动,并向广西壮族自治区文化厅和文物局积极寻求支持,以期开展全方位的考古勘探和发掘。

  然而另一方面,专家们对该城址的考古前景也有所担忧。蓝日勇告诉记者:“城址内存在着频繁的人类活动的痕迹,对原生地层造成极大破坏,考古发掘受到非常大的限制。加之目前广西出土的秦代文物不多,对本地秦文物遗存形态的认识也不清晰,很难对出土文物的年代有准确的判断。”

  城邑作为聚落发展的高级形态,是衡量社会进步的主要标志。秦汉时期的地方城邑是其所在地的政治、经济、文化乃至军事指挥中心。考古专家普遍认为,军田村古城址无论是否为秦代桂林郡治,对于历史研究和文化遗产保护利用均有重大意义。

  来源:中国文化报 宾阳 本报驻广西记者 郭凯倩

编辑:何小千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