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高陵杨官寨考古公布新发现 西安建城建都史或提前

2017年01月20日08:45来源:西安晚报

原标题:高陵杨官寨考古公布新发现 西安建城建都史 或提前至5500多年前

“壮士断腕”指勇士手腕被毒蛇咬伤,就立即截断。比喻做事要当机立断,不可迟疑。但这是传说还是历史上确有其事?昨日记者从省考古研究院获悉,位于高陵的杨官寨遗址考古新发现中,不仅有望佐证“壮士断腕”的典故,还有可能将西安市的建城史、建都史提前至5500多年前。

佐证“壮士断腕”“一笄封喉”?

2015年~2016年,省考古研究院对杨官寨遗址环壕外围进行针对性考古发掘时,发现了大量的史前墓葬。据杨官寨考古队队长杨利平介绍,这块墓地位于杨官寨遗址东北部,发掘显示墓地总面积约9万平方米。目前总发掘面积约1967平方米,共发现该类墓葬182座,分布密度非常大,初步推测墓葬总数可能2000多座,规模空前。

2016年杨官寨考古队对这块墓地中的75座墓葬进行了清理,发现均为单人墓葬,墓主人均头朝西仰身直躺,人骨保存完整,个别墓葬的人骨附近还发现有疑似包裹的织物。

发掘显示,这些墓葬安放遗体的偏洞只能放下遗体,加之目前考古队员也并未在墓葬中发现葬具的痕迹,因此专家们推测,当时的埋葬方式应该是用织物包裹遗体直接下葬。

值得注意的是,考古队员在151号墓葬中发现,这具保存相对完好的遗骨右手手腕以下却没有掌骨和指骨等,后来在进一步的发掘中,考古队员在遗骨的大腿骨距离臂骨25厘米左右的地方发现了缺失的手掌遗骨。杨利平说:“这种位置已经超出了自然位移的范围,因此我们推测这个人的手腕应该是下葬前就被斩断了。这是否就是传说中‘壮士断腕’典故的源头?随着考古工作的进一步展开,或许未来就能得到证实。”

杨利平介绍,在另一座墓葬中,考古人员还看到一具喉部插着一支发笄(jī)的遗体,为什么会这样?杨利平说:“现在还没有线索,但可以肯定的是,一笄封喉是这个人死因。”

“大头娃娃”或为占卜巫童

考古队员还在一座墓葬中发现了一具6岁左右的儿童遗骨,与正常小孩不同的是,这个孩子的头骨明显要大很多,这应该是一个发育不良或者先天存在问题的小孩,诡异的是这个小孩被埋葬时还抱着一个龟甲。杨利平说:“龟上面的壳是圆的,下面的身子是方的,符合古代先民“天圆地方”的宇宙观念,因此古人觉得乌龟可以沟通天地,并用来占卜。我国很早就有用龟甲占卜的习惯,这个抱着龟甲的‘大头娃娃’或许就是杨官寨先民中一个会占卜的巫童。”

考古专家根据出土随葬品及碳十四测年等相关资料,推断这批墓葬为与杨官寨遗址环壕聚落同时期的大型墓地,系国内首次发现并确认的庙底沟文化(仰韶时代中期)成人墓地。填补了庙底沟文化聚落形态、埋葬习俗、人种学、人群血缘关系、社会组织状况等重大空白。

墓葬内发现国内最早黏合剂

此批墓葬出土的随葬品较少,仅少数墓葬出土有夹砂罐、彩陶壶、陶杯、石壁、骨珠等。部分人骨佩戴骨簪、陶环、石环,为关中地区首次发现。此外,在一座墓葬内出土了一块颜料,颜料为经提纯后纯度很高的赤铁矿,加工十分精细。最为重要的是在颜料中发现有动物胶类的黏合剂,这是目前所知国内最早黏合剂实物资料,表明庙底沟文化先民已经掌握了十分精细的颜料加工工艺。杨利平认为当时颜料的制作工艺大致应该为以下几个步骤:先对原料进行煅烧,然后捣碎、再研磨、过筛,最后加动物皮等熬制而成的胶,制成颜料块进行保存。

经专家初步鉴定,墓地居民在人种类型上与亚洲蒙古人种较近,死亡年龄集中在中壮年期,有少量婴幼儿遗体,但却未发现老年期遗体,男女性别比例约0.63比1,女性偏多。

杨官寨遗址为当时社会大型都邑

杨官寨遗址庙底沟文化成人墓地的发现,以及本次发现的偏洞式墓葬当属目前所知最早的同类遗存,将这类墓葬的出现年代提前了400多年,为这类墓葬的起源与传播,以及关中地区与中国西部地区、乃至西方的文化交流与影响都提供了珍贵的考古材料。

据介绍,本次发现的杨官寨遗址东区墓地,都是小型墓葬,规格相近,且随葬品非常少,与早年发掘的西门遗址出土大量成层分布的完整陶器形成非常鲜明的对比,随葬陶器的数量与质量甚至不如孩童瓮棺葬,因此,专家推断该批墓葬为杨官寨遗址普通居民的公共墓地。考古队员走访遗址西侧的村民后发现,当地村民在修建民房时也发现过人骨等现象,杨利平推测,杨官寨遗址出土大量完整陶器的西门外可能有对应的高等级贵族墓地。考古队下一步就要寻找东区墓地对应的东门遗迹和中央大道。

如果这些推论得到证实,杨官寨遗址早期城市雏形就能大白于天下。杨利平说:“杨官寨遗址位于庙底沟文化分布的腹心地带,聚落规模巨大,还建造有大型环壕、中央池苑等遗迹,加之大型普通居民公共墓地的发现,这些都向我们揭示了杨官寨遗址为当时社会大型都邑。如此一来,我们或将西安市的建城史、建都史提前至5500多年前。 首席记者张佳 实习生张敬慧

编辑:张黎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