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文化」四大名著的开篇与结尾 悲欢离合、人间百味

2017年01月22日13:37来源:网络综合

人生,最重要的节点,是开始和结束,所谓生与死。四大名著用诗词开场和落幕,或许就是人生的诗意,不论是喜乐还是哀悲。

插图选自古籍出版社出版的《四大名著(绣像典藏本)》

红楼梦

风月情长,终究梦一场

红楼是一场梦,人生是一出戏。梦迷梦醒,戏里戏外,红楼的开篇和结尾诗词,意味也有这样的两重。

梦里是荒唐

从小说本身,红楼的开篇词就是那首《引子》。

引子

开辟鸿蒙,谁为情种?

都只为风月情浓。

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

试遣愚衷。

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

曹公说,红楼“大旨谈情”,红楼的梦里是一场情天恨海。世间之人,一个个都是情种,只是有真情和妄情,人情和欲情。流落在人间风月场上。

其中充斥的是什么呢?奈何,伤怀,寂寥,愚衷。纵然曾经金玉满堂,也终归是一场追怀和悲悼。人间风月,一场虚妄。

这就是人生的滋味。想想你的人生,已经有了多少了结和落幕?

所以红楼的结尾,是散场。曲终人散或许让人伤感,繁华落尽、生死茫茫更是无尽凄凉。小说本身的收尾诗词,正是那首《飞鸟各投林》。

收尾·飞鸟各投林

为官的,家业凋零。富贵的,金银散尽。

有恩的,死里逃生。无情的,分明报应。

欠命的,命已还。欠泪的,泪已尽。

冤冤相报实非轻,分离聚合皆前定。

欲知命短问前生,老来富贵也真侥幸。

看破的,遁入空门。痴迷的,枉送了性命。

好一似食尽鸟投林,

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人生百态,人的欲望和路途也有千万种,可是结局却宿命般地奔向同一个——终究是白茫茫大地真干净。镜花水月一场空,梦幻泡影真如梦。

那么我们曾经又争什么、乐什么、哭什么、痛什么、挣扎什么,放不下什么?

也许,眼终究要看尽沧桑,心终究要味尽凄凉,有些事才能不再挂心上。这或许就是所谓道行。

在此之前,也许就只能该怎样还怎样。但至少,心中明了,总是好的。

戏外是荒凉

红楼,还有另一种开篇和结尾,那是作者的自况。更真实,也更残忍。

甲戌本第一回的回前诗说:

浮生着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

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梦尽荒唐。

漫言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长。

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

开篇诗又说: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结尾诗再说:

说到辛酸处,荒唐愈可悲。

由来同一梦,休笑世人痴!

从这自况看,对于这情天恨海,写故事的人依旧是放不下的,人生难免会有耿耿于怀。

尽管故事的开始,就告诉我们这是一场梦;故事的结束,也告诉我们终究是一场空。但那更多的,是作者的痴想,和向往。

就如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桃花源。

三国演义

心机,天机,契机

三国的故事,从开始到结束,其实是一场后果前因。你非要懂得了过程,看到了结局,才感悟得到最初。这或许就是所谓返本归元、返璞归真。

开始也是结束

三国的开篇,借用了明代大学问家杨慎的一首词:

临江仙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这首词用在三国,最合适不过。我们仿佛看到一位曾经叱咤风云、阅尽世间成败的白发老者,站在离开的小船的船头,端着杯中酒,唱着这首歌。

这种境界太高。功名争斗,哪怕是三国中搅动风云的英雄们,也始终沦陷在这个角斗场,脱不开,逃不掉。我们每个人,在现实的漩涡里,也何尝不是如此。

但起码我们能够由此知道:顿悟,是需要跳出来的,跳出人间种种利欲纠葛;就像我们作为局外人,看着三国中的是非成败转头空,历史中的浪花淘尽英雄,才能秋月春风笑谈中。可惜,世人争做的却是当局者。

如何跳出来呢?观心,观人,观世间,观自在。

三国,一开始就把最高处,轻轻而重重地搁放在我们眼前。

结束也是开始

三国的结尾,有一首长诗,尽说那个金戈铁马的英雄时代。最深彻的是最后一句:

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

鼎足三分已成梦,后人凭吊空牢骚。

这让我想到《三国志·诸葛亮传》里最后那句话:盖天命有归,不可以智力争也。

这就是天数。

于是我们就更能理解开篇那首词的意味——那样的旷达之人,不只是经历过、跳出看,就可以的;他还需要看到和明白“天数”这个东西。

古人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天命不可违”,又告诉我们“尽人事,安天命”。人能做的,只是尽力而为,不能也不该对结果太过执着,太挂心上。

有时候,往往是这句话最管用:这就是命。由此,生命开始有所悟。

开始也是结束,结束也是开始,三国的故事如一个闭合的圆。人间争夺,本是这样循环不尽。

故事之中,是心机;故事之外,是天机。对于顿悟,是契机。

水浒传

尘归尘,土归土

水浒,大体说来就是一个义字当先、替天行道却毁于一旦的故事,扑面草莽英雄气,一场江湖侠义志,万千无语悲凉意。

所以开卷词才流露这样的气质:

试看书林隐处,几多俊逸儒流。

虚名薄利不关愁,裁冰及剪雪,

谈笑看吴钩。

评议前王并后帝,分真伪占据中州,

七雄扰扰乱春秋。

兴亡如脆柳,身世类虚舟。

见成名无数,图名无数,更有那逃名无数。

霎时新月下长川,江湖变桑田古路。

讶求鱼缘木,拟穷猿择木,

恐伤弓远之曲木。

不如且覆掌中杯,再听取新声曲度。

仿佛笑傲江湖,似乎遗世独立。对于水浒故事,这真是完全看客的心思,像饮酒品茶听着评书唱曲。

而水泊梁山却是一个悲剧,比起红楼的悲剧,其中的现实更沉重,更真实。

这种情绪,在结尾处的几首诗中,终于明白流露出来。

先是说梁山108好汉:

天罡尽已归天界,地煞还应入地中。

千古为神皆庙食,万年青史播英雄。

看上去是众神归位,永受香火供奉,青史留名。可想起梁山英雄们的故事和结局,却多少带着些“尘归尘,土归土”的悲凉感。这是一种通透,也是一种奈何。

然后诗说:

莫把行藏怨老天,韩彭当日亦堪怜。

一心征腊摧锋日,百战擒辽破敌年。

煞曜罡星今已矣,谗臣贼相尚依然。

早知鸩毒埋黄垠,学取鸱夷泛钓船。

替天行道,建功立业,为国尽忠,可是“谗臣贼相尚依然”,有什么用呢?早知如此,不如学范蠡归隐江湖泛舟而去。这种无可奈何和心底的悲愤,更加重了。

最后诗说:

生当鼎食死封侯,男子平生志已酬。

铁马夜嘶山月暗,玄猿秋啸暮云稠。

不须出处求真迹,却喜忠良作话头。

千古蓼洼埋玉地,落花啼鸟总关愁。

这或许就是“尽人事,听天命”了,即使无用,终究已无愧于心。即使心中再多不甘,心上是萦绕不去的遗憾和悲哀,却已经无憾了。

人生的滋味,本是如此。人生的玄机,本是难以捉摸。只好但求尽力而为,问心无愧。

西游记

始于慈悲,终于觉悟

《幽梦影》里说,西游是一部“悟书”。比起上面三部,它的主题更直接,调子也更温情——四大名著里,只有西游是“喜剧”,虽然同样历经坎坷,却有着皆大欢喜、不复更求的结局。

这是一个关于佛家的故事。而佛家的主题只有两个:慈悲和觉悟。西游记也同样如此。

开篇诗中说:

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

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

覆载群生仰至仁,发明万物皆成善。

欲知造化会元功,须看西游释厄传。

从混沌鸿蒙、开天辟地开始,却落在仁善二字上,这就是西游的慈悲精神。老子言道德;德,即是人之道。

西游结尾时,有两首诗:

圣僧努力取经编,西宇周流十四年。

苦历程途遭患难,多经山水受迍邅。

功完八九还加九,行满三千及大千。

大觉妙文回上国,至今东土永留传。

一体真如转落尘,合和四相复修身。

五行论色空还寂,百怪虚名总莫论。

正果旃檀皈大觉,完成品职脱沉沦。

经传天下恩光阔,五圣高居不二门。

最后引用,是佛家回向偈: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在结束处,慈悲与觉悟的主题依旧在,而且道出了慈悲才能觉悟之理。

说起来,西游的主题似乎简单多了。可是莫忘了,在开始和结束中间的九九八十一难,那无数的误会和委屈、挫折和历练。觉悟,从来不是容易的事。

比起其他三部名著,西游的珍贵更在于:承受磨难的意志、战胜挫折的勇气、矢志不渝的坚韧,都来自慈悲之心、觉悟之求,而不是因了欲望和执念。

这就是不忘初心。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四大名著的故事和主题各有不同,但结局却不约而同地走向了空悟之境。这也是一种宿命。人生始终是要觉悟的,梦再美也终究是梦,终究要醒。这是最后的选择与唯一的路途,人与人的差别,只在迷执的深和浅。

信息来源:儒风大家(ID:rufengdajia)

编辑:何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