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这一次用卢浮宫的历史讲述法国文化

2017年01月23日16:44来源:中国文化报

筹备圣-塞巴斯蒂安的殉难(油画) 144×117厘米

  约1617-1619年 安东尼·凡·戴克 卢浮宫博物馆绘画部藏

让·德·拉封丹雕像(雕塑) 173×110×129.5厘米1785年 皮埃尔·朱利安 卢浮宫博物馆雕塑部藏

  时隔3年,为人熟知的法国卢浮宫再次与中国国家博物馆合作,在2017年伊始共同推出“卢浮宫的创想——卢浮宫与馆藏珍品见证法国历史八百年”展览。这一次,除了欣赏卢浮宫的精美藏品,在1月13日至3月31日的展期里,中国观众还可以走进国博,认识一个完整的卢浮宫发展变迁史,并由此一窥法国近800年的历史沿革。

  作为世界上历史悠久的大型博物馆之一,卢浮宫宏伟的皇室宫殿建筑和华人建筑师贝聿铭设计的玻璃金字塔完美结合的形象深入人心,每年都吸引大量中国游客慕名前往参观。卢浮宫博物馆馆长马丁内兹介绍,作为向世界开放的博物馆,走到世界各国,让当地观众直接欣赏到卢浮宫的藏品是博物馆的责任所在,而对于中国观众而言尤其如此:中国观众已经成为参观卢浮宫的第二大群体,2016年参观卢浮宫的中国观众人数达到55万。

  马丁内兹和卢浮宫的策展团队多次解释的一个话题是:卢浮宫不仅仅拥有蒙娜丽莎、维纳斯和胜利女神这些著名的藏品,卢浮宫本身也是一件具有历史价值的艺术精品。它宏伟的建筑群曾经是王室的宫殿、王权的中心、巴黎城市发展的起源地。本展览的一个重要主题便是向中国观众展现法国卢浮宫博物馆自身的历史和文化价值。为了较为全面地体现卢浮宫藏品的丰富性和数百年发展旺盛的生命力,展览精选了来自卢浮宫八大藏品部和欧仁·德拉克洛瓦博物馆(隶属卢浮宫博物馆)的126件(套)珍贵藏品,重现卢浮宫从始建之初,历经弗朗索瓦一世、路易十四、拿破仑一世各历史王朝不断丰富的王室收藏,以及启蒙运动时期,直至今天无论在建筑、运营,还是博物馆管理方面经历着的变革与创新。

  展览分6个部分引领观众走进卢浮宫的历史。在开篇“序幕——重修卢浮宫”中,20世纪80年代的卢浮宫已日渐陈旧,变成了“一座旧王宫中的旧博物馆”。从1981年开始,卢浮宫进入了具有历史性意义的一个阶段,密特朗总统支持的“大卢浮宫计划”的实施,让这座博物馆终于重新找回了其曾经拥有的严谨与创新。贝聿铭设计的玻璃金字塔尽管只是地下建筑在地面上的延伸部分,却成为卢浮宫第一个象征性的标志和卢浮宫的化身。而“大卢浮宫计划”不仅为卢浮宫博物馆的未来确立了标尺,这个庞大的建筑工程也为整个法国博物馆界指引了方向。

  “宫殿与王室收藏”这一单元讲述了卢浮宫博物馆收藏的起源。从醉心于意大利文艺复兴艺术和北欧精致的写实主义流派的弗朗索瓦一世开始,法国历代君主都通过定制和购买艺术作品,表现其个人艺术品位并彰显其政治影响力。而被称为“太阳王”的波旁王朝的路易十四则以油画、素描、工艺品和古代文物为主的大量藏品构成了卢浮宫博物馆藏品的核心部分。

  “卢浮宫与启蒙运动”单元讲述了18世纪在启蒙思想的影响下,将王室收藏聚集到卢浮宫并使之成为“国家收藏”的呼声越来越高,这意味着国王的珍藏将不再是国王的私有财产,而是国家宝藏。法国大革命前夜,路易十六统治期间,一个王室收藏品博物馆的创意渐露雏形。因此,人们通常也认为是法国大革命造就了卢浮宫博物馆。

  第四部分为“拿破仑博物馆”,呈现了拿破仑一世在位期间继承的大革命时期的查抄所得,以及从被占领国掠夺的大量艺术品,由此在卢浮宫中建立了全欧洲最大最漂亮的博物馆。

  “从权力王宫到万国博物馆”部分记述了拿破仑一世在滑铁卢战败后,反法同盟要求法国归还其掠夺的艺术品。同时,欧洲国家都开始意识到保护自己文化遗产的重要性,拿破仑的继任者们也都十分热心扩充卢浮宫的藏品,从路易十八、查理十世到路易·菲利普,从第二共和国、拿破仑三世的第二帝国到第三共和国,无不如此。整个19世纪,卢浮宫逐渐完成了自我的更新重生,同时也造就了其独一无二的特点:既是国家权力的象征、历任国王的宫殿,又是艺术之城和一座永不完工的万国博物馆。

  作为展览的结尾,“今日卢浮宫”部分展现了经过全面翻新和扩建后,规模仍在继续扩大的卢浮宫博物馆,2004年至2005年,欧仁·德拉克鲁瓦博物馆和杜伊勒里花园相继纳入卢浮宫博物馆的范围。2012年,新的伊斯兰艺术部展厅对外开放,学术和文化遗产保护活动不断丰富。2012年在法国上法兰西大区建立了卢浮宫朗斯分馆。与此同时,应阿联酋政府邀请,卢浮宫投入到“阿布扎比卢浮宫”,即“沙漠卢浮宫”计划中……

  展览以“卢浮宫的创想——卢浮宫与馆藏珍品见证法国历史八百年”为题,发掘卢浮宫建筑群的变迁与王室以及各个时期权贵、艺术家、收藏家之间的关系,不只是一次馆藏珍品的展览,甚至也不仅仅是由此回溯法国和卢浮宫的历史文脉,其背后也体现出法国一贯的文化自信和传播策略,同时对于专业人员而言,从中也可以探讨博物馆发展与不断充实藏品的方法等。一如法方策展人托雷斯所言,所谓“创想”既指某种精神层面的状态,也指一种发现、探索的过程,它意味着卢浮宫不断发展、丰富、创新的过程。由此,中国观众在慕名参观的同时,或许可以思考更多。(记者 朱永安)

编辑:何小千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