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宋代如何过春节:禁中呈大傩仪 汴梁酒楼通宵营业

2017年01月28日11:18来源:钱江晚报

宋代如何过春节:禁中呈大傩仪 汴梁酒楼通宵营业

《清明上河图》(局部)描绘了北宋时期都城的繁荣景象。

编者按

两年前,浙江大学著名学者胡志毅坐火车从杭州到开封,去河南大学参加学术会议并演讲,今年春节前,胡教授又去郑州参加“乡关何处:春节文化与城市文明”学术研讨会,开会的时间,正好是小年夜,是祭灶神的日子。

在这次会议上,胡教授主题发言的题目是:临安与汴京:宋朝都城的春节狂欢——《东京梦华录》与《梦粱录》的年俗仪式。主要论点是北宋的开封的年俗影响了临安的年俗,不仅在城市文化方面,而且在礼节与表演,服饰与饮馔方面,都是如此。

弗洛伊德在《文明及其不满》中指出,所谓的文明本身应该对我们大部分的不幸负责。如果我们放弃它而回到原始的状况,我们会快乐得多。

中国人,为什么在春节急着赶回家乡,就是为了修复在大城市中工作产生的厌倦,通过春节的狂欢,会使人得到回归。

而在大城市中,人们感觉到年味越来越少,因此,更多人的希望回到老家的乡下去过年。而在全球化的今天,人们则更怀念中国古代,比如800年前的宋代的生活,春节也是如此。

经胡教授同意,我们摘取了他发言论文中的一部分,与读者分享。

中国的春节是一年中最重大、最热闹的节日。钟敬文主编的《民俗学概论》说,据史籍记载,除夕、元旦、元宵、上巳、寒食、清明、端午、七夕、重阳及春秋社日、冬祭腊日等传统节日,大都在汉代形成定制,此后沿袭两千多年以至今日。但是真正具有世俗意味的节日应该是从宋代开始的。

一、礼仪与表演:

法国学者谢和耐指出,世上再没有什么地方能像中国这样把节日过得如此欢闹喜庆了,也再没有什么场合能比中国的大小节日更好地表达全体人民对生活的愉悦企望了。这些节日不仅可以作为季节转换的标志,从而使时间被人看重,而且还表达了对生活的某些确定理解。

在春节的仪式中,礼仪与表演是中心。我们可以通过《东京梦华录》和《梦粱录》的记载来进行分析。

《东京梦华录》卷之十《十二除夕》曰:

至除日,禁中呈大傩(nuó)仪,并用皇城亲事官、诸班直藏假面,绣画色衣,执金枪龙旗。教坊使孟景初身品魁伟,贯全副金镀铜甲装将军。用镇殿将军二人,亦甲胄,装门神。教坊南河炭丑恶魁肥,装判官。又装钟馗小妹、土地、灶神之类,共千余人,自禁中驱祟出南薰门外转龙弯,谓之“埋祟”而罢。是业禁中山呼,声闻于外。士庶之家,围炉团坐,达旦不寐,谓之“守岁”。

在这里,大傩是最古老的仪式。傩仪的最大特点就是“假面”,“诸班直藏假面”,服装装扮的“绣画色衣”以及道具的“执金枪龙旗”。然后是“教坊使孟景初身品魁伟,贯全副金镀铜甲装将军”用“镇殿将军二人,亦甲胄”装“门神”、“南河炭丑恶魁肥”装“判官”,又“装钟馗小妹、土地、灶神之类。”其目的是“驱祟”、“埋祟”。除夕,最后是“士庶之家,围炉团坐,达旦不寐”,称之为“守岁”。

《梦梁录·卷六·除夜》记载:

……备迎神香花供物,以祈新岁之安。禁中除夜呈大傩驱仪,开系皇城司诸般直,戴面具,着绣画杂色衣装,手执金枪,银戟、画木刀剑、五色龙凤,五色旗帜,以教乐所伶工装将军、符使、判官、钟馗、六丁、神兵、五方鬼使、灶君、土地、门户、神尉等神,自禁中动鼓吹,驱祟出动画门外,转龙池湾,谓之‘埋祟’而散。

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南宋和北宋的春节除夕的习俗是一致的,这可以说是北宋影响了南宋,就如《武林旧事》卷三《岁除》说的,“大率入《梦华》所载”。这种春节习俗,随车架南渡,从汴京到了临安。

二、服饰与饮馔:

美国汉学学者尤金.N。安德森认为,中国伟大的烹调法产生于宋朝。唐朝食物很简朴,但到宋朝晚期,一种具有地方特色的精致烹调被充分确证。地方乡绅的兴起推动了食物的考究:宫廷宴奢华如故,但却不如商人和地方精英的饮食富有创意。

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如服饰与饮馔是在宋代的形成的。宋灭蜀后,将后蜀锦工迁到开封,建立了绫锦院。宋徽宗时又在开封设文绣院,据统计,宋真宗末年,财政的收入中,绢帛约为1100万匹、丝棉2300万两。每年从南方运送到京城的粮食高达600至700万石。各地的特产佳品,也源源不断地向汴梁输送。

《东京梦华录》曰:

集四海之珍奇,皆归市易,会寰区之异味,悉在庖厨。

在汴梁,许多酒楼通宵营业,昼夜喧呼不决绝。宋人诗云:“忆得少年多乐事,夜深灯火上樊楼。”樊楼是有名的大酒楼,由五座三层楼房组成,有飞桥相通。酒楼门口常设彩楼欢门,以广泛招徕顾客。

临安的部分著名菜肴是由东京南迁的店铺制作和销售的,如钱塘门外宋五嫂的鱼羹、李七儿的羊肉、王家的奶房、宋小巴的血肚羹等。其中宋五嫂的鱼羹还有一个故事:有一次,宋高宗赵构游西湖,点了宋五嫂的鱼羹,并且宣她上船,招见了这位半老的徐娘,赵构尝了她的鱼羹,果然味道鲜美,要她经常给皇宫进送,赏赐她金钱10枚、银钱100枚、锦绢10匹。

《梦梁录·卷六·除夜》记载:

十二月尽,俗云“月穷岁尽之日”,谓之“除夜”。士庶家不论大小家,俱酒扫门闾,去尘秽,净庭户,换门神,挂钟馗,订桃符,贴春牌……

临安的这种习俗一直延续到今天,只是“换门神,挂钟馗,订桃符”内容有了新的变化,变成了简单的“福”字,贴春牌,变成了贴春联。胡志毅

编辑:张黎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