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大汉钱潮:钱币睡着?历史就不会苏醒

2017年02月03日09:17来源:中国台湾网

  自从有了“钱冶———权之力就不再横行天下, 一尊独大了。是的,钱买不来皇帝, 但皇帝不以“钱道冶而行, 帝国大厦就会因为“钱事冶而被摧毁。帝国大厦毁了, 皇帝安在?

  汉武帝应该知道钱是咋回事, 要不, 五铢钱就不会那么坚挺, 从他之前到他之后, 一直挺了七百多年, 为世界货币史所仅见。唐太宗、武则天也应该知道钱是咋回事, 要不, 大唐盛世就不会成为事实。所谓的“汉唐雄风冶, 不只是霍去病墓前的“马踏匈奴冶、唐太宗陵前的“昭陵六骏冶, 不只是王昭君的“胡笳十八拍冶、杨贵妃的“霓裳羽衣舞冶, 还有汉赋, 唐诗, 等等等等。这些都是以“ 钱冶为前提, 知道钱是咋回事的人才能创造出来的辉煌。

  杨军也知道钱是咋回事。也知道钱币———不管是金属铸造还是纸质印刷, 其造型和图案, 材质和纹理里蕴藏着什么样的信息密码, 否则,他不敢用他的笔挑战历史, 挑战现实, 写这一部《大汉钱潮》, 而且,洋洋60 万言。

  对钱币, 杨军有专门的研究; 对历史, 杨军有针对性的考量; 对文学, 杨军有百万字以上的创作实践, 并取得了不可轻视的成果。杨军还有影视剧创作的经历, 更多地知道故事和人物塑造对一部长篇小说意味着什么。这些, 都是我信任杨军, 信任他精心经营的这一部《大汉钱潮》的理由。

  我们睡着, 历史就不会苏醒。我们醒了, 历史就会睁开眼睛, 就会跳进现实, 显现它应有的花开花落, 云卷云舒。

  我们麻木, 钱币就没有生命。我们恢复了知觉嗅觉味觉, 钱币就会参与我们的精神和情感, 让我们感知与它有关的酸甜苦辣和难得一见的五彩斑斓。

  我们有足够的智慧, 钱币就会以历史和现实的双重生命, 变身为艺术, 讲述故事, 创造形象, 并赋予自身以意义———钱币内在的价值, 而不只是交换时的价格, 流通时的数字。

  《大汉钱潮》应该是厚重的, 也应该是好看的。

  还有———在中国小说艺术的园林里, 就题材而言, 它是独一份。

  还有———美元、欧元、人民币, 三种“ 钱冶不正在厮杀吗? “ 二战冶以后, 以美元为基础创造的美利坚神话和帝国已经受到挑战。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正在上演。

  精彩试读:

  淮南王计试使君 儿时伴王府重逢

  气派的淮南王府,像往日一样伫立在午后的暖阳中。秋天的太阳没有太大的威力,一旦有风吹过,空气里都是寒流涌动。

  寂静的王府前院,忽然响起了慌张的脚步声。

  “王爷,回来了,回来了!”一名家丁飞奔着跑进淮南王府,远远地就朝大厅里的淮南王大喊。

  “干什么这么慌慌张张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淮南王皱起眉头,放下了手中的茶杯,似在回味着暗中流淌的韵味。接着他又不紧不慢地训斥了下人几句:“本王说过多少次了,在本王手下办事,首先要懂得稳重。小不忍则乱大谋,很多事情,往往就是在细微处坏事!”

  被呵斥的家丁唯唯诺诺地答道:“小、小的知错。翁主让小的在城门口盯着,小的看见那个年轻人使君,他、他回来了,刚才已经到城门口了,一会儿就该到了。”家丁说着,用手指向大门口的方向。

  这早就在淮南王和刘陵的意料之中。虽然使君几日前辞过行,但他向淮南王托付了悠然,且至今悠然还未离开王府,使君自然要回王府接她才对;倘若悠然已经离开,意味着“传世古”已经拿到,出于礼貌,使君也该来向淮南王答谢对长安雪的救命之恩。

  显然淮南王早已算计好,而一切也正顺着他的构想发展。他从容地朝刘陵使了个眼色,刘陵则会意地点点头,转身往后院走去。

  刘陵刚离开没多久,门口的守卫就来通报使君求见。淮南王当即做出热情的样子,让人将使君请进来。

  使君此番前来,一来是为“传世古”,二来是为悠然,三来更是为了二哥刘驹所言,只觉得心乱如麻,因而淮南王的大多场面话他都没听进去。

  使君看着淮南王一副仁慈的模样,不由心想,淮南王是否真如二哥所言那样早有反心?让使君纠结的是,若说自己对皇上、对朝廷怀有仇恨,倒是有着缘由。可淮南王呢?他身为皇室宗亲,受皇帝和朝廷的庇佑,理当为朝廷尽忠、为皇帝分忧,他又有什么理由造反?如果只是为一己私利,满足自己对更大权力和更高地位的渴望,就要引得生灵涂炭,这样的人真的值得自己帮助吗?但是淮南王若不是那样的人,自己又该如何利用他报仇?

  待淮南王说完了开场,他才心不在焉地拱手客气道:“这几日有劳王爷对悠然的照顾,草民感激不尽。只是,我们在山下已经耽搁数日,草民担忧师祖爷爷,斗胆请问王爷,不知这‘传世古’是否已由悠然带回……”

  “悠然姑娘仍在府上,奈何近日府上事务繁多,本王分身乏术,耽搁了几日,不过任少侠请放心,本王明日便前往八公山取回‘传世古’。”淮南王最后一句意在试探,眼里露出打量的光芒,但使君并未察觉,因着被勾起了伤心事,眼眸里顿时暗淡无光。淮南王看在眼里,心中不禁暗喜,照使君这反应,他们的猜测很可能是真的!

  这时,刘陵从后面绕过来,一副匆忙的样子,远远地就喊道:“父王,少年帮的人来了……”

  淮南王急忙向刘陵递了个眼色,示意刘陵不要乱说话。刘陵顿了一下,目光移向站在一旁的使君,装作才看到使君的模样,大惊失色地用手捂住嘴。

  “怎么这么没规矩?没看见父王在招待客人吗?有什么事情过来说吧。”淮南王佯装训斥刘陵,将她唤到身边,又扭头对使君抱歉地说了一句,“少侠且稍等片刻。”

  使君方才听到“少年帮”三个字,浑身一震,却又不见刘陵继续说下去。可他不敢多问,只是笑了笑。不过使君内心,却远远没有表面上那么淡定。

  刘陵埋着头疾步走到淮南王身侧,在淮南王耳边悄声低语。

  使君一面竖着耳朵企图从他们的交谈里听到只言片语,一面暗暗揣测:这少年帮跟淮南王府能有什么关系?为什么刘陵会说少年帮的人来到王府了?看着这父女俩闪躲规避的样子,使君更加好奇,却又不能直接发问,心里好像有猫爪在挠一般。

  在长安的时候,使君远远地看到了多年不见的郭解,也知道郭解带领少年帮众为救父亲而遭到朝廷围剿,郭解被打入大牢。虽不知结果如何,可使君心里清楚,少年帮与朝廷作对多年,此次必定不会轻易放过郭解。否则,也就不会有几年前那一场在少年帮总舵经历的劫难了。他甚至还清晰记得猴子叔临死之前,拼命将他推开的模样……

  使君收住散漫的思绪,将精力集中在眼下。在这王府里冷不丁听到刘陵提起少年帮,使君的确有敏感的理由。不管怎么说,在使君眼里,淮南王仍是皇帝的臣子,而少年帮则是朝廷欲铲除的对象,理应是淮南王与少年帮水火不容才对。那么,方才刘陵说少年帮的人来到王府,意味着什么呢?

  淮南王和刘陵密谈结束,就见淮南王站起身来,一副要离开的架势。果然,他对使君,面不改色地说道:“侠士一路劳顿,这两天你先在王府住下来,等本王取回‘传世古’,一定尽快通知你。眼下本王有要事处理,多有怠慢,还望侠士海涵。”

  “不敢,不敢,王爷尽管忙您的。”使君连忙答复,躬身将淮南王送走了。

  见淮南王对待自己谦逊仁义,使君怎么也无法将他与谋反联系在一起。可是他知道自己涉世未深,就算被人的外表所蒙蔽也不足为奇,或许淮南王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比如此时,联想到刘陵说漏嘴的话,他在脑海里仔细回味着,刚才淮南王离开时的言行举止,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如果他们是要去对付少年帮,不应该表现得这么平静才对啊!还是说,淮南王的演技太好,自己一点破绽都看不出来?

  “公子,请跟我这边来吧。我去安排一下,你先住下来。”刘陵的话将使君拉回现实。

  使君一个人在房间里来回走动,他想去看望悠然,但眼下又突然听到了少年帮的消息。经过反复考虑,他还是按捺不住,决定去找淮南王一探究竟。毕竟是与少年帮有关的事情,使君不可能置若罔闻。他迫不及待地想要了解真相,如果淮南王真要对少年帮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他该怎么办?使君在心里不断思量,也没头绪。

  一面是少年帮,一面是师祖爷爷……

  淮南王径直走向书房,而少年帮的马骏良早已带着一名手下等候在书房里。

  “马副帮主,久等了。”淮南王进门打招呼,马骏良也丝毫不敢怠慢,向淮南王拱手还礼,脸上带着焦急的神情。不等淮南王再开口,马骏良就急不可耐道:“王爷,想必您已经知道我们帮主的情况。他为了救英大哥,中了朝廷的埋伏,命在旦夕,少年帮剩下的兄弟乱作一团,在下也实在无法了,只好来请王爷替我们想想办法,救救我们帮主吧!”

  “是啊,王爷,救救我们帮主吧!小的给您跪下了!”另一手下说着,就真在淮南王跟前跪下来。

  淮南王连忙将人扶起来,道:“两位这是做什么!本王与郭帮主多年交情,即便你们不说,本王也不会见死不救。不瞒二位,这件事乃是皇上布下的局,要让郭帮主脱险着实棘手。”

  “王爷……”

  淮南王摆了摆手,表示他们先听他把话讲完。

  来源:中国台湾网

编辑:何小千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