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曹启龙和他的“委屈奖”

2017年02月07日08:55来源:商丘日报

  

  “人家得奖都披红戴花,你这个奖咋咋得哩恁低调?”

  “你白说这,启龙这个‘委屈奖’含金量高,这可是咱村民自己选出来的!别人想得还得不上呢!”

  “嘿嘿!无所谓,只要能给老少爷们办点实事,得不得奖无所谓。”

  春节刚过,宁陵县赵村乡孔庄村文化广场内,返乡过年的村民们聚在一起拉呱,话题总是绕不开村里年前评选的这个“委屈奖”。

  得奖就得奖,怎么还有“委屈奖”?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原来,2016年12月28日,赵村乡召开了“移风易俗新时尚·文明赵村正能量”表彰大会,此次表彰21名先进个人,实为22人。

  殊不知,此次表彰大会,还设有一个特殊的奖项——“委屈奖”。

  “自己承包的玉米不顾得掰,发了芽;自己种的花生不顾得收,发了霉;为了村幼儿园回填土方,他二话没说,把自己的麦田‘起’了,他是谁,为了谁,为的是能早日建设美好孔庄的这份责任!”在主持人的颁奖词中,谜底终于揭晓,原来获得“委屈奖”的是孔庄村村委会委员曹启龙。

  去年,脱贫攻坚战中,作为贫困村的孔庄要搞九大基础设施建设,但是该村矛盾多、情况复杂,工作一直难以推进。

  曹启龙临危受命,一头扎进繁忙的事务中,协调东家、沟通西家,嘴皮子没少磨、气也没少受。

  其实,作为一个七尺男儿,他也渴望走出去挣钱补贴家用,他也希望夕阳西下带着爱人和孩子散步游玩。但他唯一做的,就是连续3个多月舍小家为大家,天天围着村文化广场转,天天盯着项目看。

  在孔庄村,至今还能经常听到乡亲们说,为了道路建设,曹启龙带头拆了自己的配房和厨屋,一家人吃住挤在一起,女儿、儿子从郑州回来没地方住,还要借住在别人家……

  确实,在颁奖大会上,获得“好媳妇”“好婆婆”“乡贤孝贤”等众多荣誉的人上台都披红戴花,唯独曹启龙这个“委屈奖”得主没有红花、绶带、奖牌。

  面对“屈委奖”这个荣誉,曹启龙憨厚地一笑说:“委屈点算啥,乡亲们高兴就中!”

编辑:何小千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