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大爱若在,奇迹就同在

2017年02月15日09:09来源:平顶山日报

  他们,相识于34年前。初次见面正值小学开学,入校第一天,患有先天性肌营养不良症而行动不便的窦小伟,得到了李永和的帮助。自此34年来,他们从同学到同事,从童年到中年,他们成了“背上兄弟”。

  窦小伟和李永和,现在是湛河区开源路与湛南路交叉口附近“伟和疼痛门诊”的医生。

  他们说:“这是奇迹。”

  奇迹的背后,李永和有着怎样的坚守?窦小伟又有着怎样的付出?2月9日到13日,记者多次走近他们,与他们深入交谈。

  对话李永和

  记者:背小伟一背就是几十年,这是起初你就想到的吗?

  李永和:不是!我家在新华区光明路街道王庄村,小伟家在新华区矿工路街道幸福街社区,我们以前不认识。8岁那年9月,小学开学,我到联盟路小学报到,看到一个行动不便的同学在吃力地爬楼梯,我就伸手帮了一把。入班后发现我们竟是同班同学,就开始在一块玩儿,帮他上下楼梯,有时也送他回家。但也就是帮帮忙,当时小伟还能走路。

  记者:那怎么就从帮帮忙到开始背小伟了?

  李永和:小学五年级下学期,小伟的病情加重,不能行走了,得有人背他。当时小伟的大哥和父亲在上班,二哥在上海读大学,母亲很难背得动已经50多公斤的小伟了。那时俺俩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干脆我来背小伟吧,但没想着会一直背下去,有时候他家人也背。

  记者:后来呢?什么原因让你坚持一直背了下去?

  李永和:有一件事。

  初二时有一次背小伟回家,当医生的小伟的父亲看到我满脸通红,就给我做了检查,一量体温高烧,再一看耳后有白点,确认我是出麻疹了。等我爸妈过来接我时,小伟父亲说:“你们不懂医。都是自己孩子,永和在我这儿治好再回去。”将近半个月,小伟的父亲悉心照顾我,小伟也不怕传染,还和我睡一屋,陪我说话。康复后,我觉得他们待我真亲。我想:以后,我天天背小伟吧!

  记者:这么多年,就那么巧?能一直在一起?

  李永和:小学、初中一直同校,为了方便照顾小伟,我们找学校协调让俺俩在一个班。后来高中我考到市二中,小伟在市一中。高一下学期我因特殊原因退了学,小伟的父亲知道后说不学知识不行,帮我联系市一中让我跟读,就这样,我和小伟又在一个学校一个班了。不过,我没有学籍。

  记者:没有学籍?那就意味着读下来也没法考大学?你为什么愿意?

  李永和:我爸妈都是农民,要不是小伟的父亲,我这一辍学说不定这辈子就是个半文盲了。能继续上高中,学知识,关键还能继续背小伟。

  记者:你帮助小伟的这些年,一定经历了风风雨雨吧?

  李永和:也没啥,时间一长,有啥不容易也快忘完了,能想起来的是有一次俺妈掉泪。

  初三时有一天,天气不好,我妈在外摆摊卖蛋糕,叮嘱我放学帮她收摊。我想着送完小伟再回去。谁知道那天风那么大,还下着暴雨,路很不好走,等我送完小伟回去找我妈时,她已经不在那里了,顺着回家的路我一路找,发现我妈在暴雨里蹲在打翻的蛋糕车旁哭。

  想想这么多年,其实,我也就是背了背小伟,也没做啥大事,后来小伟反过来也在帮我。

  记者:小伟在帮你吗?

  李永和:高中毕业后,小伟考上了大学,担心身体不便读不下来,他选择和我一起上医专。小伟自幼受父亲影响,学起来得心应手。我学得慢,他经常熬夜帮我补习。医专毕业后,1997年,为了把俺俩给带出来,小伟的父亲提前退休,带俺俩开门诊。一年后老人去世,诊所开不下去了。2000年,小伟的大哥帮忙,我们又在五一路社区开了诊所,2006年搬到中兴路,开始做专科,取名“伟和疼痛门诊”,2010年搬到了现在的地方。

  如今,小伟一个月给我发5000元,年底还有10000元年终奖。平时他买衣服,总给我也买一件,连袜子也给我买。今年正月十四我小儿子过生日,蛋糕是小伟的闺女带着我儿子去挑的,饭店是小伟订的……

  看我媳妇摆摊卖炸串太辛苦,小伟去年出钱让我媳妇和他媳妇一起去郑州学习小儿推拿,年底前他出资将近20万元,在联盟路开了个小儿推拿店,小伟说:“赔了是他的,赚了是两家的。”

  记者:你有话对小伟说吗?

  李永和:小伟,虽然我照顾了你,但没有你的自立自强,就不会有咱现在的生活,你在我心里,没有任何缺陷,很完美

  。直到咱们白发苍苍,我还和你在一起,到时候你要是还想让我背一背,我就是散了骨头架也要再背你一次,还像小时候一样,你还是我背上的兄弟。

  对话窦小伟

  记者:34年过去了,你怎么评价你和小伟之间的事?

  窦小伟:奇迹!这个奇迹都是因为永和心里有大爱。永和付出太多了。

  记者:你说永和付出太多了,能具体说说吗?

  窦小伟:确实太多了!永和对我的帮助历历在目,我永远也忘不了。

  小时候解小便,永和得用自行车把我推到厕所,我坐在车梁上小便,永和动都不能动,他一动我就尿不出来了;大便时,他把我抱到便池上,站在我前面,抓住我的手,一站就是几分钟,厕所里味道那么不好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永和没有一句怨言。

  高中时,明知道没有学籍,永和还是坚持陪读,就是因为要背我啊。高三那年,学校实行封闭式管理,冬天下了场罕见的大雪,俺俩的衣服都没带全,永和担心我身体弱,把仅有的毛衣脱给我穿,他自己冻得受不了就在宿舍小跑御寒。晚上,永和把我的被窝暖热后才睡。周末回家拿衣服返校时,雪大路滑,遇到一个大陡坡,上坡时他先把我背到坡顶,让我坐在书包上,他再把自行车推到坡上来,但就在永和背着我爬到坡顶时,突然一滑,永和跪倒在地,摔倒的那一瞬间,永和依然紧紧抱着我,到学校后我才发现他腿上的血和秋裤粘在了一起。

  父亲去世那年,诊所开不下去了,永和家人劝他找工作,他身强力壮的想干啥干不成?但是我当时已经离不开永和的帮助了,说实话,我不想让他走。只要我不说出让他走这句话,永和就哪儿也不去,选择和我一起再奋斗。

  2000年10月,永和认识了东北姑娘爱梅,一周时间两人就领证了。后来我才知道,永和提出个条件“结婚的前提是得接受我有个残疾兄弟”,这个条件爱梅一口答应了。成家后,永和又撮合我和门诊护士伟敏,背着我去约会,做伟敏家人的思想工作,我才有了妻子伟敏,才有了现在可爱的闺女。

  这次永和陪妻子回东北,距离上一次回去已经14年了,因为要接送我,多年来永和习惯了守着我。

  记者:这么多年,你们就没有什么矛盾吗?

  窦小伟:有!不过都是我的问题。这些年,随着永和与我关系越来越好,我对他的帮助逐渐习以为常了,甚至还会埋怨永和,只要一见永和对门诊不上心,我就会冲他发火。

  有一次,我心脏不舒服在家休息,让永和看着诊所。但是下午不断有病人给我打电话说诊所没医生,我一气之下拨通永和电话就是一通呵斥,后来才知道,永和的儿子生病了,他处理完后正往诊所赶。

  记者:你一再说走到今天是个奇迹,那以后呢?

  窦小伟:大爱若在,奇迹就会同在,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这个诊所,我会和永和一起好好经营,联盟路那个小儿推拿店我爱人和永和的爱人在经营,实际上两家人已经连在了一起。

  记者:你有话对永和说吗?

  窦小伟:永和,从童年起,我就趴在你背上,你背着我,我觉得你就是我的依靠。你对我的情意是我余生都偿还不了的。

  永和,我们已经42岁了,希望有一天能扩大诊所,你能够独当一面。我们一起招纳残疾人来这里就业,我想把你对我的这份大爱传递下去。(本报记者 毛玺玺 张亚丹)

编辑:何小千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