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抗战时成本最低的战法,让日军自动放弃据点

2017年02月21日10:59来源:网络综合

抗战时成本最低的战法,让日军自动放弃据点

很早就听一些老人讲当年八路军和地方武工队同日本鬼子作斗争的故事,其中说到有一年夏天,共产党领导的抗日军民,为了狠狠打击盘踞在沭阳县桑墟一带的日寇和土匪,运来数千条死狗,于三伏天将其扔在小日本的据点周围,臭得日寇掩鼻窒息,苦不堪言,乘夜鼠逃。

桑墟是沭阳县北大门,也是苏、鲁交通的必经之地。1940年初,日伪军沿交通线设立据点,企图切断苏、鲁根据地的联络。匪首张氏“三忠”兄弟与日本人相勾结,汇集200余人占领桑墟,他们强行拆除桑墟南首的“天齐庙”和一些民房,在桑墟北头建起据点,在据点四周造起数丈高的9座炮楼,自地面至炮楼顶端均留有一个个里大外小的八字形猫眼,黑洞洞的枪口对着奋起反抗的我军民。炮楼与炮楼之间高墙相连,形成据点的第一道屏障,外面设有三道圩子:距离第一道高墙外15米处是一条10米宽、两米多深的水沟,水沟外坡边上是锋利的铁丝网,最外层是杂乱笨重的树头圩。在这些圩子里,不仅盘踞着罪行累累的日本强盗,还有隐蔽在这里的伪军和土匪。他们依仗着这些所谓易守难攻、坚不可摧的工事。肆无忌惮地清乡扫荡,奸淫掳掠,杀我军民,许多父老乡亲死在日伪惨无人道的屠刀之下,不少老人和孩子为了免遭不幸,只有离乡背井,到处漂泊。

为了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武装,与敌人展开了英勇的斗争,运用“麻雀战”、“疲劳战”等战术消耗敌人的战斗力。1943年盛夏,上级决定,由八路军某部三支队参谋长王通吾和七团团长宋光碧率部拔掉这个据点。面对敌人精良的武器装备,靠强攻硬拼,显然是以卵击石。通过深入侦察,我军掌握了敌人一般是白天活动,晚上龟缩于据点的的规律,因此,我军则以白天隐蔽,夜间行动。可是,每到夜晚,村子里的家犬闻风乱吠,极容易暴露我军行踪。某夜,团长宋光碧带领部队潜至据点附近侦察敌情,因一阵狗叫,惊动了敌人,猫眼里飞出了无数发子弹,使宋团长身负重伤。为此,参谋长王通吾动员老百姓打狗,村庄里没有狗叫,部队行动就方便了,更有利于打击敌人。那几天村庄上死狗无数,又正值高温酷暑季节,小小村落里,处处飘散着死狗的腥臭味,王通吾灵机一动,计上心头,何不给敌人摆个“臭狗阵”?于是号召村民将打死的狗集中起来,并组织民兵到周边乡村动员百姓打狗,一时间,新沂,东海等方圆四五十里的村民纷纷把狗送到桑墟。不多日,桑墟的死狗已堆集如山,王通吾命令把这些死狗开肚分尸,然后带领士兵乘着黑夜,把死狗肉、内脏一块块一段段扔到敌据点四周的水边、路旁、铁丝网上、墙头上。酷暑高温,死狗腐烂,臭气熏天,蛆虫遍地,苍蝇乱飞。同时我军派出多名机枪射手埋伏在敌据点出口处,敌人一露头,开枪就打,弹无虚发,使敌人闻风丧胆,被困在据点整整29天。死狗发出的冲天臭气熏得敌人吃不下、睡不着,多数人有头疼、恶心、跑肚拉稀现象,搅得小日本神魂颠倒,一筹莫展,不时地对着据点外嗷嗷直叫,有的还用白布遮住鼻孔。敌人终于熬不住了,连夜放弃据点,逃之夭夭。

桑墟据点就这样被拔掉了,军民们好不高兴,个个拍手称快,人人都翘起大拇指连声称赞,敬佩王通吾参谋长足智多谋,指挥有方。“臭狗阵”也在当地被传为佳话。(云澹山人)

编辑:何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