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溥仪借助日本复国,日本人竟然害死他最爱的女人?

2017年02月28日16:00来源:网络综合

溥仪借助日本复国,日本人竟然害死他最爱的女人?

图片来源网络)也许因为清朝离我们最近,也许是因为清宫电视剧太多,也许还因为满清留给我们太多的伤痛,对于这段历史,人人都有那么一说的想法。而关于末代皇帝溥仪,人们说的应该是最多,他的复杂人生,远非常人可比,他的借助日本复国,他从皇帝到公民的人生经历,当然也包括他的几段婚姻。

关于溥仪的皇后婉容和妃子文绣,大家都比较熟悉,但要说到他的祥贵人,估计就比较陌生了。

祥贵人名谭玉龄,出身满族贵族,姓他他拉氏,这个姓比较有意思啊。她出生于1920年,而此时,满人的身份已不再吃香。于是他们家也随大流根据谐音改姓成谭。谭玉龄长相很出众,漂亮的女孩子总是会让人多多留意的。

1937年,谭玉龄的人生悄悄改变。也许因为文绣的问题,也许因为帝后二人长期的紧张关系,溥仪与婉容的婚姻随着婉容被打入冷宫而走向了尽头。皇帝身边从来是不会缺少女人的,虽然这个皇帝已经不被大部分国民承认,但他终究还是个皇帝。

谭玉龄一个普通的满族美少女,溥仪一个成熟的帝王,他们的人生怎么会牵扯到了一起?这个时候,有心人就发挥了作用。他把正在北京读书的谭玉龄带到长春,与溥仪相识……初中女学生谭玉龄,梳着齐脖短发,穿着当时流行的短袖旗袍,白皙的脸上微露笑意,在32岁的溥仪眼中,简直就是仙女下凡了。于是,相识不久,马上结婚。谭玉龄入宫受封是按祖制来的,虽然婉容已被打入冷宫,但也并不是被废。这位17岁的少女真的是让溥仪太心动了。于是,虽然不能给最隆重的封后,也得封个祥贵人,还得让她有足够的面子。溥仪下令腾出原为召见室的辑熙楼一楼西侧几个房间归她使用。在谭玉龄的卧室中,南窗下摆着一张双人用沙发软床,床前挂着芭蕉叶式的幔帐,靠北墙放着一张赐宴用的小桌。布置典雅、大方。

谭玉龄入宫后与溥仪的关系很好,深受宠爱,溥仪经常叫侄媳等女客陪她散心。谭玉龄聪明能干,温顺贤惠,待人接物十分稳妥。溥仪有时受了日本主人的气后,回到寝宫心情烦闷而又暴躁,往往无缘无故地对谭玉龄大发脾气,有一次甚至把“祥贵人”身上穿的旗袍撕得粉碎。但是好脾气的谭玉龄不仅忍耐了下来,而且还宽慰丈夫,让他心平气和。

幸福并不常在。

婚后第五年,谭玉龄22岁的时候,伤寒病要了她的命。1942年8月13日,谭玉龄病死。关于她的死,有几种说法,一说是伤寒,也有人说是“膀胱炎”、有人说“感冒”,还有人说是消极治疗所致、有人说是错用药毒死的。最诡异的当然是认为存在谋杀,这种说法最容易让人联想,事实上也是有疑问的空间。谭玉龄才22岁,很年轻,据说当年她身患膀胱炎。经日本人吉冈推荐,满铁医院小野寺院长前来给贵人治疗。据说,小野寺来时和吉冈在内廷候见室谈了一个小时的话。然后进入内廷“辑熙楼”的谭玉龄寝室内诊治。不料经注射后不到天明就死去。人们都说玉龄之死是吉冈下的毒手。这种说法是可以找到动机的,因为早在婉容精神失常以后,吉冈就向溥仪提议选一个日本女人入宫。溥仪推说已在北京选好,不久即将接来,而这人女人就是谭玉龄。吉冈当时虽然不满,但也不便过分干涉。那么现在正好谭玉龄有病,刚好下毒手。

“吉冈”全名是吉冈安直中将,据说是安放在溥仪身边的监视者。谭玉龄是不是真的被吉冈害了,各家各说。不过虽然没有更多的证据,但谭玉龄有反日情绪,溥仪因为她而不听日本主子的话,伤寒不是绝症,但被日本人治了第二天就死了,这种种现象表明,吉冈难脱嫌疑,就连溥仪对此也深表怀疑,多年之后更是直呼日本人害死我的妻子!

无论怎么猜测,都无法接近历史的真相,无从知晓了。

谭玉龄是溥仪真正最爱的女人,虽然说文绣曾经也一度得到过溥仪的喜欢,但是毕竟后来文绣要求离婚,让溥仪脸面无光,曾经的愧疚和些微的爱都随风而逝。而谭玉龄与他生活在一起,却是给了他巨大的心理安慰,所以谭玉龄死后被追封为明贤贵妃,治丧的规格都是按贵妃例来的,安放在长春般若寺,满洲国垮台后,溥仪嘱咐族人将其棺柩火化,骨灰转存于北京亲属处,溥仪获释后,曾一度接至自己家中,后由侄儿小瑞代为安葬。而玉龄的那张玉照,溥仪一直带在身边,直到1967年逝世。

溥仪是很喜欢摄影的,有人曾统计过,在数千张照片中,皇后婉容露脸的只有8张,而谭玉龄的却有33张之多,可见溥仪的爱情寄托原来是在她身上。溥仪确实很喜欢潭玉龄,直到成为公民后,还将玉龄的照片贴身携带,而那张照片的反面写着这样几个字:“我的最亲爱的玉龄”。

身为皇帝,在情感生活上也如此不幸,可见,生在帝王家也并不是什么好事啊。(婉如清扬)

编辑:王世洋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