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美国华裔儿童学中文趣事儿一箩筐:“一只爸爸”

2017年03月06日11:38来源:中国侨网

  中国侨网3月6日电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美国儿童学中文,近几年成为流行趋势。每当中文学校发回考卷时,家长往往比孩子还紧张。

  有一次,有位母亲正为眼前的期末考分数哀声连连之际,另一位妈妈走过来安慰道:“都一样啦!你看我儿子填充题写这样。”

  原来,中文学校这次考试考了量词,华裔混血儿小男孩正确答对“一句话”与“一台计算机”这两题,但写到“爸爸”这题的时候,答案却赫然出现“一只爸爸”。男孩母亲叹道:“听说他们班有个同学还写‘一棵爸爸’。”两位母亲相视而笑,有种天涯逢知音的感觉,彼此心里原本蒙着的那股闷闷不乐,顿时舒缓许多。

小朋友在中文学校上课。 小朋友在中文学校上课。(美国《世界日报》)

  对于许多本身母语是中文的家长来说,陪着、看着、盯着、逼着身为华裔第二代的孩子以“第二外国语”的角度学中文,经常遭遇许多不足为外人道的冷暖。爸爸妈妈视为理所当然的中文语法及用词,孩子却不管怎么学都搞不清楚,频频埋怨“中文好难”。

  在俄勒冈州出生的凯文,一手小提琴拉得有演奏级水平,不管在学校或当地小区更是风云人物,连续好几年荣获机器人比赛冠军。可是,每个周末的中文学校,不管是作业或考试,却让他感到很多压力,甚至痛苦。

  就算是参考答案已经附在上方的填充题,对于凯文来说,中文的困难度丝毫没有因此降低。凯文妈妈细心保存了儿子许多“神来之笔”的实例与亲朋好友分享,也做为孩子成长过程的宝贵记录。

  虽然老师已经贴心地把提示答案列举出来,但凯文令人哭笑不得的填充题项目,洋洋洒洒的妙答却包括:

  “这学期‘落入’一位新同学。”

  “你别‘投入’他的圈套。”

  “哥哥要在游行市吹奏‘丝瓜’,现在每天都在练习。”

  “表哥在外地生活,阿姨常会‘踩到’他。”

  “由于大同的‘欣赏’能力,使这件事‘东倒西歪’完成。”

  谈到儿子学习中文遇到的挫折,凯文妈妈笑着说,她多半也只能对孩子“威胁利诱”,毕竟孩子能认几个字就算几个字,“字要是真背不起来,听得懂中文,总比听不懂好。”

  凯文妈妈满满的正能量与爱心,充分反映在凯文的口语能力上。遇到说中文的长辈,凯文不仅基本对话并没有问题,而且应对进退非常有礼貌,可以当做许多华裔孩子的好榜样。

小朋友学中文。 小朋友学中文。(美国《世界日报》)

  出生于华盛顿州的小奥丽,与凯文的情形差不多,她的听、说能力远远超过考卷上呈现的分数。小奥丽虽然从四岁起,就跟许多华裔孩子一样开始念中文学校,但中文、英文严重混淆。

  为了创造“轻松学中文”的生活环境,小奥丽平日只要写完功课,就获准可以看汉语卡通片。从“巴拉拉小魔仙”到“甜心格格”,她都喜欢。

  久而久之,看卡通学中文让小奥丽养成极度敏锐的中文听力,甚至学会了许多中文学校没教的成语。但中文学校考注音的时候,“谁”字的注音,小奥丽拼出来变成了“随”。

  在硅谷长大,目前六年级的混血儿女孩咪咪,前阵子听妈妈说着“数学写完了,就可以去溜冰”时,疑惑地对妈妈说:“溜冰?不是应该是冰溜吗?”原来她把Ice Skating的英文原原本本进行翻译,就成了“冰溜”。

  咪咪原本上中文学校,但后来因为觉得很痛苦,改成平日在家由妈妈教中文,希望通过日常生活的口语对话,至少让她在听力与口语表达等方面,都可以持续进步,但日常用语当中提到某某事物,常常使用“二个”而不是“两个”,让妈妈不禁莞尔。

  “二”与“两”的差别,看似简单,却颇有学问。一位教中文的老师,曾找几位华人朋友集思广益,看看有什么清楚又易懂的解释方法,可以让初学中文,语言概念还懵懵懂懂的美国学童,明确知道“两”与“二”的差异。

  “2”用在数字里面,当然念做“二”。“12”念做“十二”,“22”念做“二十二”。不过,到了“200”就会出现“二百”或“两百”皆可的状况,“220”可以念为“二百二十”或“两百二十”,却不能念成“两百两十”。接下来进入“千”、“万”与“百万”的单位之后,跟“2”搭配在一起,口语习惯使用“两”的机率好像较多。

  另外,“I have two cats”翻成中文口语要说“我有两只猫”,讲成“我有二只猫”听起来显得别扭。难度更上一层楼的则是“250”,这个数字可说成“两百五”或“二百五”,但后者有时用来形容傻头傻脑、难登大雅之堂的人,倘若贸然使用,可能闹笑话。

  众人七嘴八舌讨论到底章法条理为何,最后纷纷两手一摊,尴尬笑道:“反正就是这样用的呀!”身为母语,若想有条有理的将很少仔细探究的“习惯用法”说清楚讲明白,为中文初学者的小朋友解惑,有时难免遇到意料之外的挑战。

  有位身为华裔第二代的年轻妈妈,正因为后悔自己小时候没有好好学中文,直到上了高中才开始正式上课,结果因为起步太晚,再也无法弥补“中文不好”的人生缺憾。她怕宝贝孩子重蹈覆辙,所以当孩子还在牙牙学语的时候,就送去就读沉浸式中文托儿所,果然孩子说的是完全不带洋腔洋调的漂亮中文,让她觉得这项“投资”非常值得。

  “孩子,我要你将来比我强”的望子成龙心态,道尽天下父母亲,就算学中文也不例外。

  某中文学校校长说,许多家长经常纳闷,为何孩子连简单的中文都记不住,然而,从孩子的角度来看,孩子真实的内心话却是“你们觉得很简单,我却觉得很难。”

  这位校长指出,中文与英文是完全不一样的,就连思维方式也不一样,在这方面家长应该给孩子多一点同理心。她表示,如果送孩子学中文只是为了参加语文鉴定考试,孩子经常在压力之下出现反弹,毕竟平常已经有学校课业,当然不想到中文学校上课,“但如果让孩子觉得学中文很有用,孩子自然而然就会学。”

  那么如何从日常生活中,创造让孩子学习中文的环境呢?父母以身作则教孩子,会让孩子有机会学习到最标准的中文,久而久之,孩子也会产生信心并且感到自豪,认为“我妈妈的中文是最好的!”

  她也呼吁家长,孩子不管表现如何,永远要给予掌声,更要时常让孩子有机会表现,借此加强孩子的学习兴趣与自信。(颜伶如)

编辑:王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