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全国人大代表景柱首提建立“类举牌者”约谈机制

2017年03月09日12:30来源:大河网

全国人大代表景柱首提建立“类举牌者”约谈机制

  大河网讯(河南报业全媒体记者 许会增)离5%的举牌线咫尺之遥,对个股行情产生重大影响,却无需履行举牌的相关信息披露义务……近年来,“类举牌”现象在国内股市频繁出现。如何避免举牌后双方互撕及“野蛮人收购”?如何在举牌前建立一道沟通防御?3月9日,全国人大代表、海马集团董事长景柱接受采访时说,建议由证监会组织建立“类举牌者”约谈机制,了解举牌目的,“先礼后兵”防范并化解资本市场风险。

  未达持股5%的“类举牌”缺乏监管

  日前,保监会对前海人寿董事长姚振华给予撤销任职资格并禁入保险业10年的处罚。这不仅让持续了一年的“宝万之争”靴子落地,也引起了资本市场的反应及对举牌机制的关注,但当事人双方都为之付出了沉痛的代价。

  为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防止机构大户操纵股价,《证券法》规定,投资者持有一个上市公司已发行股份的5%时,应在该事实发生之日起3日内,向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证券交易所作出书面报告,通知该上市公司并予以公告,并且履行有关法律规定的义务。这也就是股市中常说的“举牌”。

  资本市场上,举牌有利于市场活跃及资金合理流动,改善上市公司治理结构并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出现内部人控制。但是,频繁的举牌可能引起经营权不稳定,特别是一些金融资本的进入,股价被操纵,上市公司背离价值,资本市场脱离实体经济。

  而所谓“类举牌”是指短期内(一般3个月以内)通过二级市场集中竞价交易购买上市公司股份接近5% (含一致行动方)。现阶段,监管部门对举牌者(持股达5%)已建立了相应的约束机制。譬如应在发生3日内报告监管部门并通知上市公司公告,其间不得再买卖该上市公司的股票。但是对于将达而未达持股5%的“类举牌者”则没有任何监管、约束或制约。

  近年来,“类举牌”现象在A股市场不断出现。“类举牌者”往往精准持股至接近5%的“举牌线”,不仅可以回避公告,降低行踪曝光度,还可以在增持减持行为上免受举牌带来的诸多限制。

  “类举牌”隐藏风险,对实体经济造成冲击

  资本市场上,投资者对上市公司举牌,主要动机:一是作为战略投资者,谋求大股东地位和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为后续资本运作铺路;二是作为财务投资者,博取股票差价,同时赌重组机会坐顺风车获利。

  实际上,当前市场上很多“类举牌者”是为了举牌而举牌,通过举牌制造题材,拉升二级市场股价,短线操作,赚取收益。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市场炒作,炒概念、炒题材,此类操作极易操纵市场并产生内幕交易。故此,此类举牌行为更应归集为投机而不是投资。

  而且“买而不举”的“类举牌”现象背后,隐藏着诸多风险。

  “类举牌者”的投机行为将直接蚕食国内众多中小投资者的利益。众所周知,国内股市个人投资者超过1亿户,在全球资本市场是绝无仅有的,他们是我国现阶段也是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资本市场的主要参与群体。

  与此同时,上市公司相关信息主要在证券类报刊和网站(中国证券报、证券时报、上海证券报、证券日报,巨潮资讯网、上交所网站)发布,指定媒体的范围较小,与公众所熟知的媒体有一定差距。这也造成公众包括散户投资者获知信息相对困难,对“类举牌者”不能及时了解情况。

  由于散户自身所处的信息弱势地位,抗风险能力和自我保护能力较弱,喜欢追涨杀跌。如果“类举牌者”借助“买而不举”达到短线获利出局的目的,会加剧股市的投机炒作之风,损害散户权益。故此,单纯的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的丛林法则并不适用于国内股市,应建立合法合规的“散户保护”机制。

  同时,“类举牌”的投机行为对实体经济造成的冲击也不可小视。

  “实业为本,资本为器”,实体经济是基础,是根本,只有百业兴,才有资本市场兴,资本市场应切实服务实体经济。“类举牌者”拉升上市公司股价,扰乱了市场经济秩序,致使上市公司市值逐渐“脱实向虚”,产生短期的泡沫经济,甚至会造成系统性风险。

  对“类举牌者”进行约谈,“先礼后兵”降低对抗性

  为防范并化解资本市场风险,景柱建议由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中国证监会”)组织建立对“类举牌者”进行约谈的机制,消除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制度盲区。

  “建议由监管部门约谈类举牌者。了解其投资动机,以及举牌后对上市公司主业改善举措和对上市公司其他股东利益保护措施等,并将约谈情况反馈给上市公司及其股东。”景柱表示,这等于为举牌增加了一道防线,也体现了“法礼共治”的思想,可有效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

  约谈的具体内容包括:

  约谈方:证券交易所或中国证监会派驻机构。

  约谈对象:“类举牌者”的董事长、总经理。

  约谈内容:1.有无举牌的目的;2.举牌后如何保护上市公司其他股东利益;3.举牌后如何促进上市公司改善主业等。

  约谈会后,将约谈情况反馈给上市公司和其他股东。

  “这也可用民主的方式,改变野蛮人恶意收购的对抗方式。”景柱说,目前举牌前缺乏沟通机制,也让老投资者和新投资者“先兵后礼”,两败俱伤。如果监管部门在“类举牌者”、上市公司及其股东之间搭建桥梁,提前沟通,“先礼后兵”,降低收购双方的对抗性,化解矛盾,可以保护广大投资者以及上市公司利益不受损害。这也必将减少出现“宝万之争”以及姚振华式“跟头”,有效促进资本市场健康持续稳定发展。

编辑:郭同欢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