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缺少约束急于变现 网红消费粉丝隐匿诸多骗局

2017年03月10日19:11来源:北京晚报

  直播平台中,网红女主播声音甜美,感谢着为其刷礼物的网友。同时,观看直播的粉丝数量也在不断上升。

  直播中,网络兼职的广告不时在直播屏幕中滚动,并称日赚最多可以达到200元,看着视频直播的刘华(化名)开始心动不已。他颇为心动,正想找份兼职赚些生活费,于是加入其中,但是兴奋未维持多久,就被会费、押金、软件费、培训费等各种收费榨干了不多的积蓄。他这才明白,被网红坑了!

  与之类似,网红代购也常常出现在视频直播中,网红女主播展示着自己的奢侈品,并声称可以为网友代购。而当粉丝收到商品后,却发现并非正品。

  网红火爆之下,依靠粉丝消费支撑的网红经济也在隐藏的骗局中吞噬着粉丝的信任与热情,同样吞噬着并不成熟的网红经济模式。

  兼职 未赚到钱被骗光生活费

  读大三的刘华,在某直播网络平台中迷恋了网红小蕾的直播。只要没课,下午两三点钟,刘华便会戴着耳机躺在床上看着小蕾的直播。直播的内容让刘华常常跟着笑出声,看着满屏刷出的礼物,刘华也想着赚到钱后给小蕾刷些礼物。“说的唱的都挺有意思,一般直播的时候都有两三万人在看。”

  在一次小蕾的直播中,出现了一条网络兼职的广告,日结工资,每天收入在50元至200元不等,广告中附有“小蕾推荐,信息真实可靠”。几次广告之后,刘华开始动心,做个兼职赚点外快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按照小蕾广告中提供的号码,加了对方为好友。”

  对方告诉刘华,兼职的内容并不复杂,包括淘宝刷单、打字校对、代练游戏等内容,“只要在电脑前就可以,说是每天100块钱没什么问题。”这对于时间较为充裕的刘华来说颇具诱惑力,但是需要先交纳押金才行。押金分为99元、199元、399元几个档次,在该平台挂机时间满足规定时,便可以返还押金。“押金越多,挂机的时间越短,就越快拿回押金。”

  刘华选择交纳199元押金,押金需要挂满200个小时返还。他通过二维码付款后,对方告知了另一个号码,并称加其好友便可以做兼职。“等我加了好友之后,又是让我交钱。”还需要再交软件费与培训费,刘华没有想太多,继续奉上220元软件费,240元培训费。“当时也是跟昏了头一样,人家跟我要钱,我就跟着给转。”

  最后,刘华被拉进了一个群。群主告诉他,接单子赚外快需要先垫付50元钱,做满5个单后返还。在该平台中挂机,每小时可以赚5元钱,刘华一下子挂了12小时,但是他只得到了5元钱的转账。

  代购 不是三无产品就是假货

  胡静(化名)的家里还堆放着未使用的面膜,而面膜的来源则是通过网红的推荐而购买。

  在直播平台中,网红女主播姣好的面容引来了许多粉丝倾慕,女主播也趁机将一款银色包装的面膜举到了镜头前,通过网络售卖起面膜。

  胡静便是通过直播平台看到了这个产品。“当时一直关注她的直播,都觉着她的皮肤好。她向大家推荐这个产品之后,有许多人开始跃跃欲试,准备要购买。”

  胡静一下子买了20个蚕丝面膜,当她拆开快递时却发现,这款面膜只有一个英文名字,并无产地、公司等信息。“十几块钱一帖的面膜,按道理不应该什么都没有。”直播中,女主播向粉丝解释,这是一款公司已经注册在案,但是商标正在注册的面膜。

  拿到面膜后,胡静对产品也有所怀疑,但是面对女主播的解释,她的防备之心降到了最低点。“可能是在那样的状态下,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关注,看到她的皮肤状态,对她的信任也比较高。”

  而在使用了三次之后,胡静的脸开始有些不适,“像过敏一样起红点,脸肿了一圈似的。”而出现问题的并非胡静一人,她一番打听后得知,多名通过女主播购买此面膜的粉丝也出现了类似情况。

  “除了面膜,网红还会在社交网络中秀包包。”网友书闻在微博中看到了一名女网红秀出的奢侈品,微博中特意将一名房姓代购者的名字发在其中,引来许多粉丝关注和跟风购买。而当书闻收到包包后,却发现背包做工粗糙,使用不久后便出现掉皮的情况。“价格比有的代购低了一些,但是也没少太多,花了个代购的价钱,买了个连A货都不算的包。好几个人找她要退钱,但是一切并没有那么简单。”

  投诉 要么被踢要么被拉黑

  “我这个时候觉着被骗了,不想兼职了,要退钱。”刘华提出退钱的要求后,就被踢出了群。一天时间,他已经转账709元。一天之后,便有人加他的账号,询问他是否要退还押金,“这个人说,他可以帮我去做公关要回押金,但是得交200块钱公关费。”刘华听后便拒绝了其公关的说辞,“他们这一环一环的,我都有点懵了。”

  胡静遇到了同样的境遇,在微信中已经被女主播拉黑,快递上的地址与电话也均找不到该女主播。

  书闻在微博上看到有其他网友反映代购出售假货时,才觉得自己并不是唯一被骗者。她连忙联系其他受害者,并建微信群进行沟通。“我们面临的问题就是没有办法追到代购的人,网红也不认账,说她自己也是受害者,这事情跟她无关。我们只有通过微博去反映,但是收效甚微。”

  在刘华看来,滚屏广告与网红有着不可脱离的关系。在其所关注的直播平台中,普通游客的发言会受到限制,只有主播本人或者其授权者才有滚动屏发言的权限。“我找到网红求助时,网红先是说跟她无关,让她的助理来帮忙解决,但是我最终还是被踢出了群,不退我的钱。在我们投诉后,这样的广告还在直播中滚屏。”

  在北京京禧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洋看来,许多“网红”推荐的产品并未通过相关部门审批,缺少正规手续。在直播或者社交平台中,网友根据广告或者推荐加对方为好友,实际的交易都发生在社交平台之外。此类交易属于私下行为,而当粉丝发现上当后,网红撇清自己与此事的关系,粉丝很难维权。如果网红被封号、封房间之后,他们可以换个房间另起炉灶。

  解读

  网红经济该如何维权

  网红火爆之下,网红经济下隐藏的问题也在突显。在北京大军智库主任仲大军看来,网红经济是网红通过直播、社交平台积累了一定知名度与粉丝后,借助其拥有大规模的粉丝平台,通过打赏、广告、电商等形式形成的商业链条。

  “平台通过网红的粉丝送的礼物来提成,网红则通过广告的方式消费粉丝。”仲大军说,高颜值、懂包装的网红在平台中犹如明星一般受到追捧。粉丝在平台中关注了网红,便花钱打赏或者购买广告产品,网红也因此将粉丝的热情换成真金白银或直接变现。“新兴起的模式中,也出现了新的问题。在这个链条中,缺少约束和规范,漏洞与骗局也隐匿在其中。”

  “网红经济并不稳定。”仲大军坦言,网红的热度兴起快,但冷却得也快。因此网红更需要在热度中抓取变现的时机,这就让网红经济的持续性堪忧。“粉丝在面对网红经济时的消费还应该更加谨慎一些。”

  刘洋表示,因网红而受到了广告骗局、购买到假货的网友,虽交易通过平台之外的方式转账,但是支付平台一般都进行了实名制,可以通过支付平台查找到对方账户的真实身份。“可以以销售假冒商标商品进行报案。也可以几名受害者联合起来报案,案件涉及金额较大从而由警方查询钱款去向。如果网红与第三方恶意串通,也具有诈骗嫌疑。”

  “对于网红,粉丝应该有一定的判断能力,不能被表象蒙蔽双眼,一味地轻信网红。对于先交钱才可以兼职的行为一般都是骗局。”刘洋表示,网红经济作为新兴的经济模式,网红群体作为其中重要的组成部分,需要有针对性的政策法规出台来进行规范。(记者 赵喜斌)

编辑:首席编辑娄恒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