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成都男子庄稼地里遇濒死幼鹰 不离不弃照顾5个月

2017年03月14日13:44来源:成都商报

  一只因受伤坠地的幼鹰,一个喜欢养鸟的普通农民,在五个月的时间里,上演了一出救活猛禽又送走它的淳朴故事。3月10日下午4点,新都区清流镇同义村的53岁农民杨少福,将照料了5个月的幼鹰,交到了林业人员的手中。

  救下它

  仰面躺在草丛里

  周围全是血

  杨少福发现幼鹰大约是在去年10月上旬。和往常的每一个早上一样,杨少福骑着三轮车,要去土里收点蒜苗。骑着骑着,他突然听到田坎边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他停住车,想看看是什么情况。走近了才发现,田坎边的草丛里,一只鸟儿仰面躺在那里,全身已经湿透,周围全是血。

  “我这才反应过来,这不是一般的鸟儿,而是一只老鹰。”杨少福说,他以前也见过天上的鹰,但从没有离鹰这么近。

  杨少福一直很喜欢鸟,家里几只宠物鸟已经养了好几年,算是有些养鸟常识。看着老鹰生命垂危,杨少福起了恻隐之心,把它带回家里。到家后杨少福仔细观察它的伤口。发现它伤得很重,腿上一块肉不见了,露出的骨头都是黢黑的。杨少福拿碘酒给幼鹰清理了伤口,又抹了点红霉素软膏消炎,最后再用纱布包扎上。“小东西还很烈,包扎的时候,手腕被它抓了一下,口子差不多有半厘米深,痛得很。”杨少福露出手腕,当初被幼鹰抓伤的疤痕仍在。

  之后就是把幼鹰的身体烘干。杨少福把它抱进浴室,把所有浴霸灯打开。从上午10点,一直烘到下午4点。差不多每隔半小时,他就进去看一眼,怕幼鹰出现意外。到了晚上,杨少福又把电暖打开,怕它着凉。进门前几天,幼鹰不吃不喝,杨少福非常着急,怕它被饿死。直到第四天,杨少福实在忍不住了,就拿剁碎的猪腿肉,使劲往它嘴里塞,它才吃了一点点食物。

  “说来有点好笑,这个动作,可能让它想起了肉味。”杨少福说,从此以后,把肉放在它的旁边,它都会主动吃了,只是吃得不多。为了让它恢复得更好,杨少福又去买了牛肝,买了葡萄糖水喂它。怕它冷,晚上杨少福还是会带它进卧室里,“我看电视,它也看电视。等我睡了,它也就睡了”。

  过了十几天,它的伤势和精神都有了好转,看样子脱离了生命危险。只是还是站不住,也飞不起来,“我决定继续照顾它。”

  送走它

  我这个笼子太小

  它该去好地方

  转眼到了春节,幼鹰到杨少福家已有3个多月。除夕前几天,杨少福惊喜地发现,幼鹰已能自己站起来了。之后它的状态越来越好,每天能吃掉约3两肉。

  杨少福把笼子打开,让它下地走走,锻炼锻炼。春节后,它已从刚进门时的5两左右,长到了1斤多。杨少福像对待孩子一样,试着给它量了一下,发现它身高超过30厘米,臂展近80厘米。到了春节后,它已经能飞起来了。

  杨少福将这只鹰,看做了家庭的一分子。老婆偶尔会抱怨,说他农活都不干了,就晓得陪着鹰玩,一只鹰,有什么大不了的?杨少福就向老婆解释,鹰是很珍贵的动物,是国家保护动物,应该对它好一点。有时邻居来看稀奇,还开玩笑说鹰可以炖汤,杨少福就严肃起来: “怎么可能吃它呢?鹰那么宝贵,何况还是我救回来养活的!”

  不知不觉间,这只幼鹰到杨少福家中,已经有5个月时间了。“这几天,我也在思考,应该给它找一个条件更好更专业的地方养伤。”思虑几天后,杨少福决定将老鹰送出去。他在电视上看到,动物园可以帮忙救助野生动物,于是找到新都区林业和园林管理局的电话。

  亲自送走这只鹰,对杨少福来说,有些难。杨少福说,“5个月了,很舍不得,但我这个笼子太小了,它到动物园住,肯定要舒服些。”

  林业局说法

  “救助值得称赞,但不提倡私自救助野生动物”

  杨少福救助幼鹰的事情,引起了新都区林业和园林管理局方面的高度重视。3月10日接到消息的当天下午,他们就赶去了杨少福家中。

  该部门林政资源科科长唐君及另外两名工作人员,对幼鹰腿部和头部的伤势进行了初步检查和救治。下午6点,幼鹰被转移到成都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进行妥善安置和专业救护。

  “杨少福所救助的幼鹰是一只二类保护动物老鹰。”唐君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它的学名为“普通鵟”,是一种鹰科中型猛禽。随着近年成都附近的生态环境好转,这种老鹰开始频繁出现。

  唐君从幼鹰的伤情判断,它有可能是被非法偷猎分子用猎枪所伤,也有可能是飞到了偷猎挂网上,因为挣扎弄伤了腿。唐君说:“杨少福爱护野生动物的行为值得称赞,要感谢他5个月来对这只幼鹰的救助。”

  “但我们不提倡民众私自对野生动物进行救助,一是因为没有专业救助知识,二是有可能被野生动物所伤,同时一些野生动物可能携带传染疾病。”同时,唐君也强调了救助野生动物的正确方法:如果民众发现了需要救助的野生动物,应该第一时间拨打成都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电话——028-83516651。

  成都商报记者 王拓 摄影记者 张直

编辑:首席编辑娄恒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