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文化学者朱大可:何不尝试“一个人的文艺复兴”

2017年03月16日07:59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文化学者朱大可:何不尝试“一个人的文艺复兴”

  “卜知客”创作团队资料照片

  □记者游晓鹏

  核心提示丨提起文化学者朱大可,很多人都读过他的《流氓的盛宴》,朱大可以新锐的思想和独特的话语方式见长,在中国思想文化界富有影响。不过他身上的标签远不止是评论家,这些年文学、电影、音乐等都有涉猎。特别是2014年,朱大可推出古代神话专著《华夏上古神系》,认为人类的上古神话均起源于非洲,引发知识界讨论;之后,他又组建了创作团体投身类型小说创作,其“跨界”风生水起。上周末,朱大可做客郑州纸的时代书店与读者分享“中国人的文化选择”,并接受了大河报记者的采访。

  “50后”朱大可的尝鲜精神

  去年发生在上海的文化事件之一就是,知名文化评论家朱大可组建了工作室推动一项写作计划,这一计划以“谜托邦”命名,致力于“类型小说”创作,其题材涵盖魔幻传奇、历史探案和都市悬疑三种领域。“谜托邦”的集体笔名叫“卜知客”,他们的创作方式很奇特,朱大可称之为“协同式写作”,也就是集体创作。这个团队的组成也让人无法不产生兴趣,虽然人数不多,算上50后的朱大可,却涵盖了50、60、70、80、90五个时代的作者,为何以这样一个年龄结构的团队去创作在主流文学界并不算“高大上”的悬疑小说?这是那位写出《流氓的盛宴》思想文化著作的作者吗?

  其实这就是朱大可的“尝鲜”精神。这些年他身上的标签日渐丰富,正源于涉猎甚广。“我希望能在各个领域自由行走,而不是把自己固化在某个单一的区域里。这是我的生活原则,更是我的学术天性。我对文学、电影、音乐、美术、摄影和建筑都很有兴趣。”朱大可说。

  对于“谜托邦”,他并不担心年龄和经验的差异会造成摩擦,反而会产生新的文学财富。“这是一种有趣的结构,我们可以据此组合不同年龄层的文学经验。他们是截然不同的,经常会发生冲突,但又是在磨合中互补的。我认为这是一种非常有效的状态。”2016年,这个团队出了4本小说,今年还要再出4本,其中还有针对少年儿童的文学作品《少年饕餮》。朱大可并不认为眼下这个团队一定会做出“爆款”,甚至这种团队创作模式的实验可能会失败,但失败本身也是一种收获。

  为了带好团队,朱大可也在尝试写作中长篇小说。相比于“卜知客”,他自己的创作主题更倾向于历史、神话和魔幻,比如小说《忽必烈宝藏》,涉及蒙元史、文艺复兴艺术史和塔罗符号学,很多人并不知道,这些本身就与朱大可的学术研究密切相关。另一件发生在朱大可身上的“意外”也可以由此解释。2014年,他的《华夏上古神系》将研究领域指向上古神话,人类上古神话起源于非洲的观点更是引发不少争议,朱大可告诉记者,这本书耗费了自己近20年的时间,始终是自己关注的论题之一。“神话永远是民族文化的根基,而且也是文艺复兴的核心主题,一个忽视神话的民族是没有未来的。这本书只是一次学术实验,因为它打破了学术圈的藩篱。”而对于争议,朱大可认为,“它的优点和弱点可能同样引人注目。这是探险,而不是完美无瑕的书写。”

  提倡“一个人的文艺复兴”

  在小说、音乐和摄影之外,朱大可从未停止对社会思想文化的关注,此次在郑州的分享题目就是“中国人的文化选择”。

  为什么说中国人面临着文化选择?对于近年来的“传统文化热”又怎么看?朱大可认为,文化热背后恰恰是“文化饥渴症”,既往存在的跟历史文化传统和世界其他先进文化的断裂和隔膜,导致了国人的文化人格发育不良,由此产生选择焦虑。“这就像一个病者,在各种药方面前不知所措,许多人病笃乱投医,甚至有人把孩子送到山里进行封闭式儒家教育。中国传统文化不只有儒家,墨家、道家的很多思想都值得继承。这就不是选择对象过多,而是选择失当,从文化有毒和文化无用,掉进了新一轮的文化迷信。”

  相较于宏大的文化复兴,朱大可近年也一直在提倡“一个人的文艺复兴”,具体来说怎么做?他说,就是鼓励一部分个体把自己作为复兴的对象。第一是通过有效的阅读文学、倾听音乐、参观美术展览,去获得某种“文艺气质”,“一个热爱莫扎特和《广陵散》的人,不可能是拿着U形锁施暴的流氓”。第二是在平等理性的对话和内省中,实现自我人格的完善和独立。第三是人文关怀,通过阅读文化史和思想史,阅读哲学和伦理学原典等,确立人类共同价值观,不仅是中国公民,而且也是世界公民。第四是有自由思考、回忆、想象和创造的能力。“在普遍的道德文化危机里,人一旦获得上述的四种能力,就相当于实现了他自己的文艺复兴。你想把自己跟鸡群区别开来吗?那么好吧,请先把自己变成一只仙鹤。”朱大可说。

编辑:张黎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