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最大规模“复活名著计划”引发热议 诗人译本爆红网络

2017年03月21日15:48来源:广州参考

我国最大的“复活名著计划”启动 等了64年的海明威译本终于来了

一项自1931年以来我国最大的“复活名著计划”正在推进,该项计划在全球范围内签约顶级诗人和作家重新翻译经典。如此巨大的工程其幕后推手究竟为谁?据出版方介绍,该项计划由作家富豪榜组织名家推进。

我国最大的“复活名著计划”启动 等了64年的海明威译本终于来了

经典名著译本乱象丛生

在全民阅读的浪潮下,经典名著一直是热门类别,家长引导孩子阅读经典是当下的“刚需”,但令人气愤的是,由于巨大的经济利益,很多出版机构的名著译本是“地下写手”东拼西凑而来的。

出版界有个笑话,有人想找名叫宋瑞芬、李斯的翻译,结果多方打听,两位高人虽然通晓多国语言,一年能翻译数十本书,却行踪不定,连长什么样都没人说得清。再一打听,才知道两位翻译家是书商杜撰的,根本就没这两人,而他们署名译作则东拼西凑,有不少涉嫌抄袭以前的翻译作品。

有资深出版人透露,一些不法书商瞅准了哪本译著销量好,就雇用“地下写手”,在已有译本上改动个别字句,调换一下句式结构,便炮制出动辄成套的外国文学著作“新译本”,然后以低廉的价格大行其道。

我国最大的“复活名著计划”启动 等了64年的海明威译本终于来了

疑问一:作家榜团队为什么选择“搅局”名著市场?

“作家榜自2006年创立以来,成为全民阅读潮流走向的风向标,我们注意到各界读者对经典名著的吐槽,经典名著版本鱼龙混杂,翻译质量良莠不齐,有些读者在阅读之后,甚至会吐槽名著本身;最触目惊心的是,目前国内出版机构基本上都选择用成本最低的方式出版经典,糟糕的装帧,糟糕的译文,甚至明目张胆地抄袭。”

“中国读者,特别是千千万万的孩子们,需要更多里程碑式的名著译本。” 作家榜品牌创始人吴怀尧说,“关于竞争,作家榜团队的理解是,真正的竞争是瞬息万变的读者需求,作家榜会自始至终站在读者立场思考。”

我国最大的“复活名著计划”启动 等了64年的海明威译本终于来了

疑问二:一本让人惊叫的小王子如何诞生?

记者第一时间登陆了当当网和微博,发现作家榜版《小王子》、《月亮与六便士》、《老人与海》已经占据了当当经典名著热卖榜的前三名。

在中国已有上百个《小王子》译本,作家榜版《小王子》凭什么引爆读者疯传?

“这次作家榜邀请荣获法国政府教育骑士勋章、徐志摩诗歌奖和中国桂冠诗歌翻译奖的传奇诗人树才翻译,他译自法国伽利马出版社的权威定本;作家榜致敬名著小组联合内地与香港插画师,历时3个月突破性修复46幅《小王子》原版全彩插图,加上独创立体的扉页设计,特级护眼环保纸,随书附赠的小王子贴纸和玫瑰花书签……这些创新元素集合起来,读者自然会口口相传,有读者收到书后发微博赞叹,这是一本让人尖叫的小王子。”吴怀尧说。

傅雷翻译奖评委会主席、北京大学法语系主任董强表示:“树才不仅自己写诗,还教孩子们如何写诗。他时刻保持着一颗童心。这一次,他以他的诗才和童心,精心翻译了这部大人写给小孩的杰作,相信中国的大人和小孩都可以更好地与小王子做朋友。”

我国最大的“复活名著计划”启动 等了64年的海明威译本终于来了

鲁羊

疑问三:鲁羊译《老人与海》读者能否满意?

在中国文坛中,作家鲁羊是一个绕不开的符号人物,80年代中后期,余华、鲁羊等作家纷纷登上文坛,被评论界冠以“先锋派”的称号,余华的《活着》,鲁羊的《鸣指》,都是公认的先锋派代表作。

比起余华每隔几年推出一部新作出现在公众视野,鲁羊选择了“大隐隐于市”,进入高校执教。时隔14年,鲁羊复出了,他签约作家榜,翻译《老人与海》。作家榜打出的宣传语很简介:“海明威等了64年的译本终于来了!”

“这本书,我在学生时代就读过。其中的内容,现在几乎成了读书界无人不知的民间故事;硬汉的口号,也像汽车尾气一样,令人生厌。然而,当我拿起这本书的早期原版,译到五分之一时,惊讶地发现,这件事做对了。在一间闹哄哄的路边饭馆里等着上菜,我读着书中的一些句子,几乎热泪盈眶。”

鲁羊接受采访时进行了反思,“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以前我是个傻子吗?这样一部杰作,我竟然活生生放弃了。我竟然没有嚼出它的汁液,没有尝到它的美味,就随意吐出去。谁败了我的胃口,让我对海明威误解了三十年?”

文:广州参考·广州日报记者 吴波

广州参考·广州日报编辑 江海燕

编辑:首席编辑娄恒

相关新闻